忆参加两期师父广州面授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师父五次到广州传功传法,我参加过两次,分别是广州第四期班和第五期班。今天回想起来真是幸运至极了。同时,我还觉的得到这个法也不容易的。

广州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举办于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九日至七月二十五日。那时也不知道什么叫考验,什么叫干扰,只是认为常人的工作没有准备和安排好。第四期开班前通知在市总工会上课,上课那天到了总工会后,才说要改在市委礼堂上课,这时我们只好急急忙忙又乘车到市委礼堂。第二天又转到军区礼堂上课。

广州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结业证

师父讲的都是从来没有听过的功理功法,所以我们听起来就觉得很新鲜。后来听见师父说,给我们下法轮了,叫大家把手抬起到前额,做抱轮动作。正当我把手抬到头前时,旁边一人问我:走不走?否则搭不到末班车(二十公里,要走两个多小时)。当时真有点担心,不知什么力量使我作出决定,我很坚定的说:我不走了,我要听老师讲课,我要法轮。我仍做着抱轮动作。

师父说,我现在给你们下法轮了。师父话一出口,我立即感到整个身体周围有一种很强的能量,我的小腹马上感到有东西在转动。稍停几秒钟,我小腹又感觉有东西在转动,两条腿明显感觉到有一阵阵的凉风往外冒。因我有风湿骨痛病,我知道师父在给我调理净化身体,真是感谢师父。过了一会儿,师父给我们开天目了。同样是做着抱轮动作,我的两眉中间马上又非常明显感到有东西转动。我知道是已经把我的天目打开了,很高兴。师父给的,我都得到了,我想真不枉我要留下来听法哩。

师父高大魁梧,穿着白色的恤衫,脸色红润,常带微笑,面容慈祥,每天讲课不用带书,不拿本子,坐好了就从上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放在台上,不用看就讲课了,讲完把小纸条拿回,讲两个小时也不喝水,中间休息也不喝。师父每天讲课都叫学员不要做笔记,静静听就行了。师父教我们要怀大志而拘小节,叫学员不用扇扇子,起来时凳子不要弄得啪啪响,上课前一定会告诉大家上课不要迟到,迟到会影响别人听课的。师父都会提早到会场,有时甚至早半个多小时。

我记的很清楚,有一天师父在大厅里闲走时,有一位学员走到师父跟前,说:老师我坐在楼上最后一排,看不清师父您,我能否与您握握手呢?师父马上伸出手与那位学员握手了。当然这位学员很高兴,我也为这位学员高兴,这么有缘份能与师父握手,真是难得啊。

广州第五期班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广州体育馆举行,我们全家都参加了。当進到会场时,只见人头涌涌,座无虚席,到底有多少人当时我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有五千多人),整个会场好象有一个罩罩着一样,现在想起是能量场。师父开始讲课不久,我整个人开始感到全身发热,随后就坐不端正了,身体象往下滑似的,头就靠在椅背上,时而会歪到一边,时而头又垂下,整个身体放松了,眼睛也闭上了,象睡觉一样。女儿坐在我旁边,她说:“妈你不要这样呀,太难看了。人家都没象你那样坐的”。我没有听她的劝告,我还是无动于衷,照样睡觉,但我听的清楚师父讲什么。这正如是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转法轮》)

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听课证
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听课证

我没炼功前有严重的头痛头晕病,当头晕头痛发作时,就要呕吐,不能吃饭,失眠,难受极了,真是苦不堪言。这病一直折磨了我有二十几年,幸有师父帮我把这病清除掉了。我修炼十六年来,再没有发这种病,现在我真是无病一身轻,非常舒服的感觉,精力充沛。

十六年的修炼,难表我内心对师父的感恩,弟子无以为报,唯有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才不负师父慈悲救度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