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施加在刘益明身上的有形和无形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四川省都江堰市映秀湾电厂的法轮功学员刘益明不幸离世的消息传来,让人在震惊之外感到痛心。尽管前段时间,刘益明的健康状况一直不好,但谁也没有料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会来的如此突然。在刘益明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近几天来辗转传出且得到证实的消息,为我们简单的勾勒出这一惨剧的发展过程。

修炼前的刘益明疾病缠身,身体患有很多种疾病。刘益明在修炼法轮功后一年,他的身体状况和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人也红光满面,精神十足,走路健步如飞。刘益明沐浴在佛法的慈恩浩荡之中,因此也积极参与炼功和洪法活动,好几个有缘人经他的介绍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出于一个小人的妒嫉,与中共邪党的邪恶本性一拍即合,互相利用,悍然发动了一场对完全以佛法‘真、善、忍’为宗旨的修炼群体的严酷迫害。神州大地阴风肆虐。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刘益明陷入了悲苦、彷徨、抑郁的心理之中,但内心又知道‘法轮大法好’,矛盾的心理使他精神和健康状况不太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刘益明看到了师父的新讲法和法轮大法明慧网的各类真相资料,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修炼,继续向周围民众讲述法轮功的事实真相,身体也迅速恢复到迫害开始前的良好状态。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刘益明借参加退休职工联谊活动之际,骑自行车数十公里到彭州市农村散发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随即刘益明被中共邪党恶警劫持,并被押回送电厂家属区住处搜查。在搜查中,恶警翻出了大量法轮功书籍。这群不法人员更来劲了,为了邀功请赏,又汇报了省公安厅,于是各类中共警察、国安、“六一零”人员走马般穿梭于电厂家属区中,把整个电厂生活小区搞得人心惶惶。恶徒们不仅威胁要将该厂各主要领导降职降薪一级不说,还要对企业罚款若干万元,据说把罚款平摊给每个职工约有三千元左右。中共邪党这种“挑起群众斗群众”的一贯做法还真的迷惑住了很多人,他们因一己之私受到侵害而迁怒于实质上是在拯救他们的法轮功学员。

刘益明被劫持和抄家后,紧接着被送到了位于成都市郫县境内的成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刘益明受到了什么非人的虐待,现在还是一个迷。人们只知道刘益明被非法迫害四个月之后,从看守所被释放之时,人们几乎都快不认识他了,原本一个昂首阔步、走路生风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目光呆滞、走路颤巍巍的老者。

在看守所里,刘益明受到的身体和心理创伤是如此之重,以至于他出狱后,厂外的法轮功学员找到他,要请他回忆一下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以便揭露迫害,他却不敢吐露一个字。法轮功学员猜到他在狱中或许有被“转化”的言行,叫他写严正声明,声明在看守所里的一切不利于师父和大法的言行作废,但刘益明非常恐惧邪恶的报复,不敢写。最后,法轮功学员只能大致写了一个声明,叫他抄了一遍。

刘益明虽然已退休(退休前是映电会计),但他的两个孩子都在映电多经公司小水电工作。四川省电力公司对映秀湾电厂出了“法轮功事件”非常恼怒,狠狠训斥了电厂领导,说再出这种事,就要摘掉他们的官帽子。映电领导又转过来压刘益明,说如果再发现他有类似事情,就要开除他的孩子。孩子也对他大吵大闹,不准他出去讲真相。出于单位的压力和对孩子的顾虑,老刘一时间真的走不出来了。

由于长期放弃修炼,刘益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还于二零一零年摔坏了一条腿,躺在床上起不来了。法轮功学员们不断去看他,给他发正念,让他看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刘益明也在缓缓从新走入修炼,然而,在亲情的缠绕和人心的执著下,刘益明始终摆脱不了恐惧的梦魇。

二零一一年二月,不知道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躺在床上,刘益明连续三天打电话给他的一个最信赖的亲人,要求要见一面。这位亲友去见他时,他躺在床上流着眼泪告诉亲友:“我在看守所里,可能被打了毒药了。在劳教所里,几次稀里糊涂的睡着后,醒来就头晕眼花,如同严重缺氧一般。恶毒警察威胁我绝不能说出去,如果我说出去了,就会加倍的报复我。我也怕连累我的亲人,特别是害怕两个孩子失去工作,一直不敢讲。”

仅仅又过去了九天,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凌晨,人们还没有完全忘却传统新年的喜庆时,传来了刘益明离世的噩耗。一个修炼前病业缠身、修炼后焕发青春,被迫害后一时失去修炼的勇气、最终被拖走宝贵生命的故事,告诉我们中共邪党歪曲法轮功、迫害大法修炼者是对广大中国人民最实质、最恶毒的迫害,也印证了中共邪党是中国大陆人民的真正大灾星。刘益明健康状况在修炼与不修炼状态下的反复表现,生动的说明法轮大法的美好与威力、以及被剥夺信仰与修炼权利是一个人最大的不幸,也告诉修炼人,修炼是最严肃的,任何怕心与执著不去,都会断送一个修炼人的美好前程。

希望人们能从这个不幸的故事中辨明孰正孰邪,认清大法真相。远离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就是远离灾祸;认识法轮大法的真相,就是走入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