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请律师辩护 整体配合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对于要不要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一开始本地学员还存在不同的看法。但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发表后,通过反复学法,大家明白了法理,很快转变了观念,从理性上认识到请律师的重大意义,围绕请律师,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本地学员整体配合,开展了许多揭露邪恶、救众生的项目。

用“人念”还是用“神念”做事的结果不一样

过去本地学员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由于法理不清,往往带着人的观念盲目去做事,结果遇到不少干扰,走了很多弯路,也遭受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在这次请律师的过程中,我们协调人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在做事之前首先组织大家认真反复学法,只有法理清晰,才能正念正行,做的事才有法的威力,才能真正达到救人的目地。

经过反复学法,看明慧网出的有关用法律反迫害的小册子以及光碟,大家认识到以前认为“请律师没有用”;“冤枉花了不少钱,同修仍然没有救出来”;“中共是个无法无天的大流氓,即使请律师也是白请”等等观念,都是人的观念而不是神念。

师父告诉我们:“世人都敢站出来说话,世人也都认清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邪党还不解体吗?而且世人也知道对迫害者的报应,懂得邪党一倒人们会清算它,参与迫害的人也知道要面对自己将来被审判,那人不得考虑这些问题吗?这对邪恶不是震慑吗?对这场迫害不是抑制吗?邪恶怕律师给辩护,邪恶不叫律师给辩护,那不正说明更应该这样做吗?”(《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在请律师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能够救出同修或减轻邪恶对同修的迫害那当然是更好,即使不能救出同修,我们把该做的事都做到位,能让接触到此事的方方面面的人员都能够明白真相,听到对法轮功的正面认识,我们的事情也就没有白做。经过切磋、交流,大家认识到:

一、从我们学员本身来讲,如果我们都能在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的过程中,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到大法弟子讲真相,发资料,传《九评》,劝三退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是无罪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情,从而克服讲真相时的“作案心理”,做到堂堂正正。大家的认识真能象这样整体升华上来,旧势力邪恶因素就再也找不到迫害的借口,邪恶也就会自灭。那些长期因怕心而走不出来的同修,也就会堂堂正正走出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二、从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世人来讲,都能通过无罪辩护及学员讲真相,认清法轮功与中共邪党到底谁正谁邪?谁善谁恶?法轮功是好的,法轮功学员是无辜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就会站在正义的一方,由过去对学员做“三件事”不理解,认为是“搞政治”,反对学员做“三件事”,甚至诬告学员,到同情、支持大法和学员所做的一切。

三、从参与迫害的中共“六一零”官员、国保警察及公检法司人员等来讲,如果通过学员讲真相及无罪辩护,绝大多数能认识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面对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修炼群体,倾举国之力来大肆镇压,恰恰说明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中共邪党自己,而不是法轮功学员,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都将象迫害犹太人的德国纳粹战犯一样受到历史的大审判。这样,明白“善恶有报”的中共官员,就会考虑自己的后路,从而停止作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就难以为继。

请律师的过程,也是進一步把真相讲到位、继续救人的过程

在法理清晰后,我们开始成立了各种各样的项目小组,有请律师的、有发真相信的、有打电话的、有编小册子的、有刻光碟的、有做不干胶的、有近距离发正念的、有向被迫害同修家属讲真相的、有面对面向本地律师讲真相的。大家放下自我,分工协作,默默圆容整体,兑现自己的誓约。

首先,向律师讲真相。中国有十三万多律师,真正明白真相,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还是为数不多,在我们本地还是零。还有那么多的律师在等待着明白真相后,履行他们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应尽的义务,好摆放他们将来的位置。为此,我们收集了本地所有律师事务所的地址、电话、邮编和所有律师的联系方式,向当地律师界大面积的讲真相。有的同修们以法律咨询和请律师的名义主动到各律师事务所找律师讲真相。刚开始尽管不少律师声称自己是维护当事人正当合法权益的,是替被害人说话的,但由于受中共邪党“一言堂”的谎言欺骗,对法轮功仍然有许多误解。

经过面对面讲真相,虽然本地律师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不敢接法轮功的案子,但最起码律师们普遍都认识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无理的,即使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是站不住脚的。

其次,向司法人员讲真相。司法界直接听命于中共“六一零”,将法律作为迫害无辜的工具,面对即将开始的人类最后的大审判,这些助纣为虐的迫害者恰恰是面临被最终淘汰的人。于是,我们又从新收集整理参与迫害的本地公、检、法、司及有关人员的信息,将一些正义律师为法轮功辩护的真相信和劝善信寄给这些人员,并将海外各国起诉江魔头和美国国会605号决议案等制作成语音电话,呼吁他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他们明白参与迫害法轮功无论是出自于什么理由,或为了执行上级的命令,或为了自己眼前的饭碗,都是在犯罪,都逃不脱正义的大审判。事后,在对本地几位同修非法开庭审判中,一些明白真相的法官面对正义律师的无罪辩护,大多一言不发,或敷衍了事。

不过,大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对极少数执迷不悟,怙恶不悛的法官,我们一方面加大力度揭露其恶行,另一方面又将其罪行提交“追查国际”予以立案,震慑了恶人。

再次,向家属讲真相。在聘请律师的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本地有些被迫害同修家属出于对中共邪党的恐惧或当地“六一零”的威胁,而不敢请律师,或认为请律师没有用。大家意识到这是由于被迫害同修过去对自己身边的亲人讲真相不到位造成的。正好利用这一契机,弥补同修过去所做的不足。于是熟悉同修家属的学员便主动上门、或打电话跟其家属讲真相,告诉其家属同修炼功做好人并没有错,同修所做的一切都完完全全是合理合法的,目地是叫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导致目前同修及家属的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由于中共邪党非法迫害法轮功所造成的,如果中共江氏流氓集团不发动这场迫害,也就不会出现眼前的一切。

有一位同修用手机讲真相被恶人绑架后,其父亲开始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法轮功身上。后来经过学员反复上门讲真相,又请律师在法庭上作无罪辩护,这位同修的父亲很快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并积极主动配合当地学员到各级信访部门和中级法院为同修申诉。另一位同修一家五口人,除一个十来岁刚上初中的儿子外,其余全部被迫害,为了帮助这位同修请律师,我们通过各种途径、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她的姐姐和弟弟,结果均以各种理由回避。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气馁,而是把它当作一次继续向同修家属讲真相的好机会,锲而不舍的讲明之所以请律师的各种道理。最后,同修亲属不仅同意请律师,还亲自参加开庭旁听。

请律师不能执着表面的结果

有些同修由于对时间和结果的执着,一看请了律师,讲了不少真相,花了不少精力,结果,同修仍然没有营救出来,便又产生了埋怨情绪。

其实,正法是有一个过程的,是需要时间的。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关键是如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在这过程中让该救的人都能得救。就结果而言,是早就定好了的。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虽然大法弟子遭受了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迫害,甚至不少同修失去了宝贵的人身;大法弟子的家属也受到牵连,承受了各种魔难和痛苦。

从表面上看,请律师在法庭上作无罪辩护,有的同修仍然被非法重判,甚至外面的同修到法院去帮助被迫害的申诉时又遭恶人的绑架。但我们不要被表面的、暂时的假相所迷惑,这不是常人在“打官司”,更不是我们在与法院争输赢。大法弟子能否兑现自己的历史使命是以众生能否得救为衡量标准的。

从当初中共邪党不准大法弟子请律师,到正义律师主动站出来为大法弟子做辩护,从为大法弟子做有罪辩护到做无罪辩护,直至要求当庭释放。这也是一个渐進的过程,这也是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和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深入,在逐步的不断往前推進。

为此,我们一定要始终以法为师,整体配合,锲而不舍,持之以恒的坚持做好“三件事”,一如既往的揭露邪恶,制止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直至法正人间,邪恶彻底解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