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6月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

  •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许艳萍被迫害经历

  • 甘肃省白银市财政局职工李凤兰遭受的迫害

  • 孙丽艳在吉林女监受迫害事实

  • 兰州副食品公司退休职工刘兰英遭受的迫害

  •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许艳萍被迫害经历

    我叫许艳萍,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得到健康和快乐。然而在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2年3月30号,我决定去北京证实法,让世人明白真相,还法轮大法和师父的清白!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晚上又把我送到密云县看守所,有个年轻的警察非法审讯我,当时还春寒料峭,他们不让我穿鞋,在水泥地面上站着,双手被铐着。警察问我到北京来干什么,我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问我叫啥名字、家庭住址,我不说,警察就打我嘴巴子,拿四方棍子打我手和脚脖的骨头,打得手脚紫黑色,我还是跟警察讲真相,我是好人你打我对你不好,我不恨你。

    警察笑着说,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丈夫名字,交点罚款就让你丈夫把你接回去,我不告诉你当地派出所。当时法理不清我就告诉警察了,后来我明白了警察是在骗我,在看守所第四天东风公安分局老迟、长胜派出所李端和我丈夫把我接回了当地,两个警察又把我绑架到长胜派出所,警察冯凯东、胡军非法审讯我,我不配合他们,后来我身体出现病业状态,警察让我厂长作担保,东风分局和长胜派出所勒索我丈夫一万三千多元钱,晚上把我放回家。回家后我两个大拇指被北京密山县看守所警察打得麻木两个多月。

    2002年4月9号晚上9点多东风分局老迟和长胜派出所冯凯东、胡军闯到我家抄走了好多大法书,又把我绑架到东风分局,后又到长胜派出所,在看守所里我身体又出现病状,半夜把我放回来,是我小叔子把我背回来的。

    2007年10月30号晚5点多,佳东派出所冯凯东等三名警察又闯到我家抄走几本大法书,绑架我到佳东派出所,我跟警察讲真相,当晚又绑架到看守所,佳东派出所和看守所共勒索我丈夫一万六千多元钱,劳教我一年,以保外就医20天把我放回来。

    2002年到2008年,佳东派出所、长胜派出所多名警察到我家和工作单位多次进行骚扰和迫害,给家人无论在精神上和经济上带来很大压力,我丈夫每天提心吊胆的,得了心脏病,孩子2002年9月份初中毕业辍学,到外地打工,给家人身心带来很大痛苦。


    甘肃省白银市财政局职工李凤兰遭受的迫害

    甘肃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李凤兰,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后,缠绕一身的疾病都不翼而飞。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在各方面压力的逼迫下,使李凤兰放弃了修炼。可不久,李凤兰旧病复发,不得不又炼起了法轮功,却招来了居委会、派出所、单位、“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街道办的不断骚扰和迫害……

    李凤兰,女,今年五十六岁,原是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财政局职工。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患有胆囊炎、严重的鼻窦炎、咽炎、头疼病、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得法后,这些疾病都不翼而飞,三个月后浑身无病一身轻,身心均得到了健康发展。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恶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恶毒诬陷诽谤大法师父,平川区居委会、派出所、单位的恶人隔三差五的到李凤兰家中骚扰,搅得全家人不能正常生活,里外逼她放弃修炼“真善忍”,导致她身心越来越差,出现了头晕、浑身乏困无力,好多疾病又复发了。二零零三年九月,由于身体的原因,李凤兰又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二零零八年,李凤兰退休在老家帮助哥嫂收割庄稼,被平川区“610”、街道办、派出所、居委会勾结政法委恶警胡佩等到处张扬寻找、威迫家人也找她。特别是窜到李凤兰儿子的学校,胁迫学校不让儿子上学,迫使孩子求所有亲戚找李凤兰,骚扰的亲戚们不得安生,恶人达到了使众人怨恨李凤兰的目的。当时“610”逼迫李凤兰单位停发工资累计二万余元,后经多次追要,才要回来。

    二零零八年九月,恶人恶警曾广贵、石守深、苏宗前闯进李凤兰家,将李凤兰非法绑架到白银市洗脑班迫害了十天。在这之前,育才居委会主任苏宗前经常带人上李凤兰家中骚扰、威胁。苏宗前还当着家人的面打了李凤兰两拳,致使原本身体健康的李凤兰的丈夫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胡佩为了晋升发财,经常暗中跟踪、盯梢李凤兰。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居委会的一王姓恶人守在李凤兰家要“转化书”,未遂。晚上六点,气急败坏的打电话叫来了居委会、“610”、国保大队的陆登云、刘俊瑞、苏宗前、冯月丽等人行恶,强制李凤兰写保证放弃信仰真善忍,在僵持过程中逼得家人放弃对李凤兰的保护,把李凤兰劫持到白银市吴川洗脑班继续迫害。之后,又来了自称是省市的心理学家、法治专家、教育学家,他们用伪善的手段来“转化”李凤兰,逼李凤兰写保证书。遭拒绝后,他们又来强制手段,在审讯中多次手指着李凤兰的脸,挑衅性的逼着骂师父及大法,事发旦夕,当时李凤兰若稍有反驳言辞,就有下毒手的气势。李凤兰冷静之后,平静的问恶人:“信仰真善忍有什么错?我亲眼看到、体悟到炼法轮功中出现的神奇现象你们能解释得了吗?”他们无言以对……其中白银市法制学校的恶警、打手杨育清,一姓魏的用十分恶毒的污言秽语辱骂大法师父、大法及大法弟子,威逼李凤兰违心的放弃修炼真善忍。


    孙丽艳在吉林女监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蛟河松江镇法轮功学员孙丽艳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七日,因为参加法轮功学员们之间的修炼体会交流,被蛟河公安局刑警队恶警绑架至蛟河看守所,八月四日被蛟河法院非法枉判四年徒刑,八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迫害。

    开始孙丽艳被关押在入监队,每天被逼坐小板凳,从早到晚十几个小时,一坐就是五个月。

    二零零四年一月,孙丽艳被转到八大队迫害。因为她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恶警先把她绑在死人床上,断食断水,四天后把她关在一间小号,由两名包夹犯人监视,强行逼看《世上只有妈妈好》的影片,想用情毁掉她的意志。

    见上述招数无效,监狱长武则云亲自带队,与八大队队长张燕、郭队长、恶警倪笑红、翟某、张某等人组成的迫害小组,对孙丽艳进行车轮战术洗脑,每人轮番对她进行软硬兼施的“谈话”,期间每昼夜只允许睡半小时的觉;然后每昼夜用高音喇叭对她播放诋毁法轮大法的宣传。

    见无效,恶警就指使包夹犯人用暴力折磨她,如用膝盖顶她的小腹,用木制扫床刷打她的两臂,直打到两臂变成紫黑色,用冷水从头往下浇,还将她的头反复浸在水池里窒息……后来,孙丽艳难以承受的情况下违心写了恶人要的所谓“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然而迫害并没有结束。二零零四年六月,孙丽艳又被转到教育监区迫害,每天遭洗脑十五小时,经常被逼写每周思想汇报或每日思想汇报。参与迫害的有:监区长曹红、周影、魏丽慧。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孙丽艳读法轮功的经文被恶警发现,遂遭迫害,每天被罚站十九小时,从早五点到半夜零点,下肢肿的无法下蹲,期间不让上厕所。

    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孙丽艳才从吉林女子监狱回家。


    兰州副食品公司退休职工刘兰英遭受的迫害

    甘肃兰州副食品公司退休职工刘兰英,女,67岁,1996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2000年6月去北京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在兰州市桃树坪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底,她又一次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却在甘肃陇西被强制截回。兰州市城关区东岗西路派出所恶警经常骚扰她,刘兰英被迫东躲西藏,精神压力很大,也无法正常修炼法轮功,致使身体慢慢恶化,于2007年起腰痛,后骨质疏松,腰无法直立,于2009年6月20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