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抢走了我约十五万元的工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我叫史敬文,是佳木斯人,现年五十七岁,曾在佳木斯地质队工作。在单位我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在家里我宽容忍让、善待他人,是亲戚邻里公认的好人,可是我却被迫失去工职,被无理抢走了约十五万元的工资。

一、按“真善忍”做好人 屡遭迫害

在遇到法轮功之前,我的身体还不错,家里有善良的妻子和乖巧的儿子,日子过得挺舒心。可是,进入不惑之年后总觉的人活着应该找一条回家的路,于是我开始学气功,想在那里找到答案,可是最终失望而归。直到一九九六年,我终于遇到了法轮大法,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博大精深的法理和李洪志师父的谆谆教诲,使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从此我踏上了一条真正的返本归真之路。

我努力实践着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原则,不仅身体越来越健康,更是逐渐学会了如何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正当我和千千万万的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之中,生活的越来越快乐充实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泽民互相利用,动用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从此,我屡次遭到佳木斯公安的骚扰,四次被非法抓捕还被非法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遭受迫害,并于一九九九年末被佳木斯地质队非法开除。

在迫害之初,我以为中央领导人对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不了解,于是依照中国宪法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非法关押两天。回来后单位不让上班,保卫科长和科员天天逼我“报到”和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再次去北京告诉人们法轮功是被诬陷的,后来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迫害,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公安局勒索家人三千元钱(佳西公安分局姓汪的私吞了)。在劫持我们回佳木斯的路上,一个叫李明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在火车上就扇大嘴巴子,连续扇一个人十多个嘴巴子,女的也不放过。佳木斯“六一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上我单位勒索五千元钱,说是去北京劫持我回来的费用。我当时的工作单位佳木斯地质队以此为借口把我开除了,至今未给任何手续。现在和我同年龄还在上班的人月工资已近三千元,近十二年的迫害造成我直接经济损失约十五万元(不算各种福利待遇)。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想到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回想起九九年七月之前全国各地到处都能看到炼法轮功的身影,于是大家商量第二天早上还象从前那样出去炼功。头天半夜,松江乡政府“六一零”的李明伙同两个警察来我家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迫害,两个多月才得以回家。我和妻子的身份证被李明非法扣押了,至今不给。

二、绑架、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佳木斯市公安局和松江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在晚上九点多钟将我家楼前屋后包围后非法闯入我家,又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当时管我这号的号长叫赵琴,大马牙子姓姜(被看守所警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在我刚一进屋,大马牙子就指使犯人给我从头上猛浇三十八盆凉水,意思给我来个下马威。又把矿泉水瓶灌满水,用瓶盖把十个手指和脚趾垫在炕沿上使劲砸,逼我说不炼,直到砸的手指甲、脚趾甲脱落,流血不止。还把牙刷夹在我的手指丫里,用力捏紧手指,然后使劲拧牙刷,边拧边逼问我炼不炼了。他们把我放在关有死刑犯人的屋里十八天,市“六一零”来人,提审我,让犯人先揍我逼我不炼。

酷刑折磨:泼凉水
酷刑折磨:泼凉水

二十多天后又将我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佳木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口号是:“教育感化,铁把镐把。感化不了就转化,转化不了就火化。”我在劳教所被打骂,被体罚坐尖板凳(电缆厂缠绕漆包线的那种线轱辘,很矮凳面上有木楞,凳面上有突出的螺丝帽),天天坐,夜晚不许睡觉。还被强制劳动。头一个月坐小板凳从早到晚,后来又把我弄到另一个屋,天天把我们弄到走廊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一帮邪悟者(张铁忠、赵海洋、李琴、杨文军、宋宇、方X华等)给我们灌输污蔑法轮功的歪理邪说,目的还是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在劳教所吃的是很脏的冻白菜,馒头一咬到嘴里直碜牙。

酷刑刑具:线轱辘,即使穿着棉裤坐在线轱辘上三、四天,臀部会皮开肉绽,行走困难。


一年后我被保外就医,家人去接我时,劳教所姓刘的医生勒索家人三百元钱,说是我的医药费。

回家后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南岗派出所新上任的指导员兼邪党书记还到我家来检查我炼不炼法轮功了。

三、一心只为他人好

从劳教所回来后,家中儿子正上学,还有老父亲住在家里需要照顾,妻子独自一人挣钱养家不太容易,我努力做一个好父亲、好儿子和好丈夫,于是我白天干一份工作,晚上还给一家药店打更。无论何时我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多年不见的亲戚朋友看到我都很震惊,他们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史啊,还是那么年轻,这些年你可遭罪了。”我淡淡地回答说:“不苦不难,因为我们修大法的有师父管呢,该是我的什么也不会丢。”朋友们都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很多老朋友亲眼见证了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事实,但惧怕于邪党的迫害,就劝我自己在家炼就行了。我告诉我的朋友和所有的百姓,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为了他人好,那么我自己受益了当然也想将这份福祉告诉身边的人,让他们也受益。还有,所有曾经加入过邪党组织(党、团、队)的人都曾举着拳头发过毒誓说要为其奋斗终身,就好比人在邪党控制的即将坍塌的危房中还不自知,那么我告诉人们“三退”就相当于让人从危房中赶快摆脱出来,这真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啊。因此我真诚的希望所有人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党、团、队保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