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身体干扰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跟随师尊正法修炼十多年,有苦有难更有甜。我虽然另外空间什么都看不到,但我能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身旁看护着我。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从未改变。几次魔难都能坚定正念,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所以比较平稳的走到今天。

前段时间,我经历了一次比较重的“病”魔干扰,坚定正念,比较顺利的排除了。现写出与同修交流。

原来我左边有一颗坏牙,就到医院去拔掉并在医生的建议下,种植上一颗义齿。过程中打了麻药,为“防感染”打了几针抗生素。过后就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干扰状态:开始表现咽喉肿痛、频繁咳嗽、咳吐很浓稠黄痰等。虽然也向内找心性原因,也不断发正念否定邪恶干扰迫害,但由于并未引起足够重视,正念也不强,三、四天后的下午,又出现更严重的症状:左耳内胀痛厉害,并且“呜呜……”作响,好象什么也听不到了,真有要失聪的感觉,这时才意识到邪魔钻空子迫害的严重性。

我退休后被返聘继续工作。当时工作比较忙,我一边强忍疼痛继续工作,一边发正念彻底否定邪恶迫害,不断背诵着《洪吟二》〈师徒恩〉,坚持工作。稍有点空闲时就背诵师父的法。师尊的法理坚定着我正念除恶的决心,这样一直忍痛坚持到下班。

下班后回到家,立即打坐发正念,并在意念中把我的功调到耳朵周围,把邪恶生命和因素彻底清除、解体,化为原始之气为我所用。正念中感觉精力集中、念力很强,真有一种能捣毁一切邪恶和唯我独尊的气势。此时就听耳朵里就象宇宙正邪大战一样:一会“咕隆咕隆”作响,象开水沸腾之声;一会“咔嚓咔嚓”象劈裂木头之声;一会“呜呜”作响,象十级台风在刮,就这样不停的轮换着响,简直是闹翻了天。

持续发正念一小时,响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但耳朵仍胀痛。我停止了发正念,想用手掌搓揉一下左耳。没想到,左手刚放到耳朵上,耳朵里立刻胀痛难忍,从里向外鼓胀,立即放下手掌,只听“砰”的一声,从耳朵里崩出来黄米粒大的一个小黑豆豆,很黑很硬,这大概是排除的业力毒素吧,我没在意把它扔掉了。又用手指挖挖耳眼,里面又出来几滴黄水。当时我意识到,这场大战可能对耳朵有点损害,就用左手掌捂住左耳,意想发出法轮和能量把耳朵修补好。几分钟后,又到了晚上六点全球发正念时间,继续发正念。此时,耳朵已不那么胀痛了,只有轻微的“呜呜”作响,象刮小风似的,但听力仍有影响。

第二天早上,耳朵里又流出些黄水;感觉整个脑袋全是空空的,象只皮鼓似的。吃饭、说话,头和耳朵一齐共鸣;用水漱漱口,头耳口里一块呼隆呼隆象打雷似的。我没有丝毫顾虑,师父讲:“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就把它看成是好事。耳朵以后会怎么样,根本不去想,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就不受干扰的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就这样几天以后,不知不觉的一切完全恢复了正常。

从这次过关中,我進一步悟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邪魔无时无刻不在虎视眈眈!修炼人稍一有漏,修炼中稍微加点人的东西,它就会钻空子迫害,甚至把你置于死地。

我知道,这次魔难中,师父又为我承担了许多,真是师恩浩荡难言报啊!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弟子的感恩!谢谢师父!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