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我是从一九九七年四月下旬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十二年来,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走过了一个个关卡,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是师父在保护我!”

九八年夏天的早上,我用高压锅做大米稀饭,高压阀突然“呲”的一声窜向屋顶,又砸在地上,稀饭一下子窜起多高,向四周洒落。当时,我被吓住了,不知所措,拿起高压阀,想从新盖上,结果锅没盖上,稀饭都喷在脸上、胳膊上。丈夫被高压锅的声音惊醒,从卧室的床上一跃而起,见此情景,也呆住了,轻声问“烫着没有?”我摸摸脸,看看手臂,向他摇摇头说“没有。”这时我感到腿发软,心发慌。我仔细看看手臂,连稀饭烫过的红印都没有,我看着丈夫说;“是师父在保护我!”

零七年春,我去姐姐家,从市场上买点水果,就骑着自行车准备拐个弯,上二零五国道。谁知拐弯拐大了,一下子骑到了将近路中央的位置,有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急速驶过来,我急忙向边上骑,卡车如排山倒海般压过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时一股力量一下将我的车把拐向了路边,卡车错过我的车把,斜着从我身边驶过,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我吓的全身无力,眼泪流了下来。一路上我不停的流泪,心里向师父说“谢谢师父救了我。”回到家后,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丈夫,我说:“没有师父,我今天已经没命了,是师父替我还债了。”

(二)师父就在身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鬼发动对大法的全面迫害,十月,同修们开始進京上访,我与两位同修一起打的進京。到了邻县,我们换了当地的车。上车后,司机问:“你们有没有带身份证?前面有卡,正在抓法轮功上访的。”男同修听后下了车,想回去取身份证。我说:“上车吧,我也没有。”当时我心里很平静,心想:“请师父安排,该过就过,不过就回。”司机出主意说:“你们就说是我们厂的客户。”谁知,车到跟前,司机与值班警察认识,一点头,一挥手,放行了。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

我们到了京城外围,又换了一辆车,由于修路,车必须绕行,这辆车怎么也不好好走。我说,咱们仨人谁心里有东西?女同修说:“是我,我想家了。”当我们向内找到不足时,车突然欢快的走了起来。

第二天,我们去天安门广场准备去西华门,被便衣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那警察把大法弟子带的书籍等物都搜走了,我腹部有一本小本的《转法轮》看着警察搜别人,我心生一念:“她只摸两边。”果然,她两手只向我两边摸了一下,《转法轮》没有搜走,我激动万分。

(三)一切师父都有安排

零六年,儿子考高中,他知道学习,但是脑子笨,成绩平平。担心考不上,我对儿子说:“别发愁,你是大法弟子的孩子,一切师父都有安排。”儿子平时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数学考完后,儿子蹦着進院的,“妈妈,我数学考九十多分,妈妈,脑子不是我的脑子,手也不是我的手。”我说:“儿子,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呢!”

儿子平时模拟考试最好成绩三百八九,中考分数下来以四百九十一的成绩進入重点中学的私立班。校长说:“超常超常发挥啊。”

(四)正念足,邪恶除

九九年以后,我看到、听到大法弟子被恶警打、斥责、逼着写悔过,我心里很难过。我的家人、单位领导、县六一零、片警从来不敢“转化”我。回想起来,那时我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大佛,坐在那,光芒万丈,谁想“转化”我,想想就把他们化了。

一次,我被非法关在单位,上边要“转化”我,那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把我对大法的美好认识告诉人们,劝告人们不要参与镇压。所以,无论从北京拘留所的警察到县洗脑班的人,还是各级领导、亲朋好友,没有一个不听我给说的。我从大法与社会道德说起,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讲现实社会的道德沦丧。所有人只是默默的听着,我说的时候,泪流满面。就听单位领导拿着手机边转圈边说:“不行啊,‘转化’不了她。”派出所所长找我谈话,我问他:“你辨别正误的标准是什么?”他沉思一会儿说:“我以执政者说话为准。”我严肃的告诉他:“你错了,你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一肩为天子,一肩为臣民,你现在只为天子不为臣民。江××昏庸无道,镇压善良民众,迫害佛法,罪恶滔天,你身为公务人员,拿着人民的纳税钱参与镇压,这是助纣为虐啊。我有儿子,你也有儿子,你睁开眼看看,道德沦丧、河水污染、土地贫瘠、网吧不上学的孩子,你给他们亿万家财,不如给他们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现在贪官污吏腐败成风,只有大法弟子还做好人,被你们镇压了,你们良心何在?将来你们去哪里?”他沉默了良久问我:“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说:“在你职权范围之内,保护大法弟子。”在我离开的时候,他执意给我打的送我回家。那年的八月十五晚上,派出所副所长和管迫害法轮功的片警给我送来面粉和鸡蛋,他们说:“我们理解你们。”

这么多年,我们镇管迫害法轮功的片警从来没有到各村骚扰过。对于这个片警,我从来没有敌视过他,从心里把他当兄弟,每一次见面都给他讲真相。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实例,尤其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丢失都能引起他的共鸣启发他的正义感。

在两边的大家庭中,我关心每一个人的生活,他们精神上的痛苦。从赡养老人、发送老人,到接待亲友,多干活多付出。人们对我都很尊敬。

其实,说到大法弟子的神迹,我最深的体会是宇宙中的一切都不行了,师父来正宇宙,我们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三界与宇宙对应存在,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言行能够使我们范围中的一切都在归正,这种归正是不知不觉的,是润物细无声的。大法是主线,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在因为我们归正而归正。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坚定信念,对正法修炼清晰的认识,对众生的慈悲,对不同时期正法進程正确理解和对待,对三件事同时做好的重要意义都在改变着我们身边的一切。我现在对于师父讲的相由心生、大法弟子与所对应范围的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