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中共国家恐怖主义组织“六一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中共的“六一零办公室”全称是所谓的“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因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得名。它是江氏集团为专门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一个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和一切政府机构之上,操纵、策划和参与了十二年来所有对法轮功栽赃污蔑与血腥迫害,类似于文革期间的“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而海外人士普遍认为它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是一个国家恐怖主义组织。

挂靠政法委的非法组织

政法委即党委政法委,从名称上看,“政”在“法”前,显示了中共政治、权力大于法律的事实,是中共违背“宪法至上、司法独立”的全面操控公、检、法、司、国安的非法机构。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以其个人意志成立了专职迫害法轮功的 “六一零办公室”, 未得到中国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未得到国务院任命,由前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和现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担任负责人,自中央以下遍布各省市、乡村、企事业单位的“六一零办公室”大都挂靠于同级政法委,多数的各级“政法委书记”同时也担任“六一零”的主要负责人。

“六一零办公室” 不见于中国任何公开机构名单的组织,不见于任何公开的政府文件与正式的法律文件,从成立到系统实施迫害法轮功的整个过程都是非法的,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揭露,江泽民曾与罗干有一个秘密谈话,其中就有这么一条:“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可见迫害元凶自己也知道是见不得人的,怕留下迫害证据。

操控喉舌媒体对法轮功诽谤诬陷

在迫害初期的几年里,为了给不断升级的迫害制造借口,煽动人们的仇恨心理,“六一零”操控一切官方媒体与传播媒介造谣诬陷法轮功及修炼人,包括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其漏洞百出的拙劣表演在海内外曝光后,被海外人士揭穿完全是中共一手导演的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更令中共难堪的是揭露天安门自焚造假的纪录片《伪火》获得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据不完全统计,迫害的头三年中,在江泽民和“六一零”的指挥下,中共不法人员制作的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品包括:

l)几万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和报导;
2)几十万小时的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和电台宣传;
3)耗资几十亿元人民币的诽谤法轮功的宣传运动;
4)几百万册的污蔑法轮功的漫画书籍。

斥巨资在各地成立洗脑班

“六一零”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持续在全国各地举办多如牛毛的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在高压和封闭的环境下放弃信仰,据明慧网资料馆不完全统计,全国各地在 “六一零”的统一操纵下,动用大量财力、人力资源办洗脑班,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已达数万人。二零一零年一年被非法劫持、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计二千多人,其中半数以上被劫持到洗脑班。因为中共网络封锁,这个数字仅仅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山东龙口市洗脑班,隔着铁丝网大铁门,可以看到骗人的牌子“法制教育中心”。
山东龙口市洗脑班,隔着铁丝网,可以看到骗人的牌子“法制教育中心”。

洗脑班费用主要来源于中共财政专拨,有些地区洗脑班每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还要向当地政府、或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属榨取一笔费用,可谓花老百姓的钱迫害老百姓。明慧网通讯员报道,四川各地“六一零”二零一零年以来企图用三年时间将全国各地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洗脑“转化”,不“转化”的非法判刑;每一名“转化”名额的经费,由当地财政支付三万八千元至四万八千元。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山西省汾西县“六一零”头子、政法委书记张俊奇与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长田俊平,欺骗劫持法轮功学员十人,到阳光大酒店二楼办洗脑班,经费为“上边”拨款十万。中共当局把通过强制、欺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为“转化”。

操控公、检、法、司,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

“六一零”凌驾于法律之上,对一切公、检、法、司系统拥有绝对的权力,十二年来,“六一零”执行江氏集团和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血腥政策,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数万人被判刑、劳教,截止到目前,突破重重封锁得到证实的有343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绝大部份死于公检法的酷刑折磨:怀孕的法轮功学员遭强行堕胎,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遭受高压电棒电击、钉竹签、老虎凳等上百种酷刑,零六年经证人曝出法轮功学员在秘密集中营被活体摘取器官,手段极为残忍,被称为这个地球有史以来最怵目惊心的罪恶。

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随年份的增长,统计区间为1999年7月至2011年5月,这是通过突破中共信息封锁得到的不完全统计。
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随年份的增长,统计区间为1999年7月至2011年5月,这是通过突破中共信息封锁得到的不完全统计。

“六一零”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处处干涉司法公正,还表现在打着法律的幌子无证抓人、抄家、阻挠正义律师介入,秘密庭审、直至内定刑期,任何一个环节都是非法的。许多法庭庭长都表示:法轮功的案子他们作不了主,都得听“六一零”的,有辩护律师指出,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非法行为是对法律的亵渎。例如不久前阜新市法轮功学员高连珍女士被非法判刑,在法院对高连珍女士做出判三年缓五年的非法判决后,阜新市“六一零”组织嫌迫害不够,干脆直接插手,直接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中共河北省石家庄市委“防范办”(“六一零”的变身)下发一个秘密通知,除了一贯对法轮功的污蔑之词之外,要求“提前协调”,要市中级法院和各县(市)区“防范办”在法轮功案件开庭前三日将庭审计划报市委“防范办”,“有苗头性倾向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对法轮功“法律维权”、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及时制止”、“全力以赴做好涉法轮功案件的审理工作”。要各级“防范办”“牵头建立由法院、检察院、公安、国家安全、司法等有关部门参加”的协调机制,审理法轮功案件和掌握“维权”律师的活动动态,“统一工作步调”等等。这个秘密通知赤祼祼的表明其凌驾于法律之上,操纵公检法的不争事实。

害人害己的死亡职位

这个肆虐中华大地十二年的恐怖组织“六一零”,疯狂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受到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中共中央“六一零”头目罗干、周永康及许多省市的“六一零”头目相继被告上国际法庭,最终难逃正义的法网。同时我们注意到另外一个现象,虽然中共严密封锁消息,但全国各地“六一零”头目意外暴死或患绝症的消息不断传出,仅海外明慧网上关于“六一零”人员遭恶报的报道就有近五百条之多,许多地方的“六一零”正副头目双双死亡,因其多发性和普遍性,人们称“六一零”是死亡职位,普遍认为是作恶多端招来的恶报。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山东莱阳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跃进突发脑溢血死亡,年仅五十四岁,据悉于跃进自九九年升任“六一零”主任后,带手下四处绑架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于跃进开办洗脑班长达九年,亲自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如揪住年轻的眼科医生马青春的头发,狠扯,打头、脸、胸部,边打边嚷:“我整死你。”

海南省定安县“六一零”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们说报应,报应在哪?我抓了你们不少人,我还是潇潇洒洒、白白胖胖,没看到有报应。”此言不出一个月,他的独子在广州因液化气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妻子跳井自杀身亡。就是明显的一人作恶,殃及家人的恶报。

这样的事例还有许多许多,湖北黄冈市首任“六一零”主任张石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突发心肌梗塞身亡,年四十八岁;第二任“六一零”主任王克武患了肝癌,于二零零五年清明节前三天死亡。

内蒙古牙克石市“六一零”主任李群死于癌症。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吉林省梅河口市“六一零”主任王福年和“六一零”成员周某、刘鹏等去抓捕法轮功学员。途中车翻入桥下,王福年、刘、周三人当场身亡,另一人受伤住院。

甘肃省庆阳县“六一零”主任门懿镜、白维权,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轮功的强制“转化”工作时翻车,双双身亡。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组织“六一零”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团体所犯下的罪行天理难容,同时,“六一零”作恶者也将承担所有恶行的一切果报,如不悔改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