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返本归真路 大难之际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一九九七年,乡下的婆婆修炼法轮大法。她多次让我跟她学,我因不相信都拒绝了。但婆婆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她原是个药篓子,脾气也很坏,在家里经常发无名火,所以我们在家里都不敢大声说话,怕惹恼了她。而她修炼法轮功以后,没有吃一粒药,身体却健康了,人也变得能忍、乐观了。

我也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这让我感到很好奇,她看的那些书里到底写了什么,能让一个人的变化这么大?一九九八年的正月,我拿了婆婆的一本《悉尼法会讲法》正在看,婆婆進来说:“我给你放音乐听吧。”我不知有大法音乐,还以为她要放普通歌曲,就想:你放什么也干扰不了我看书。不知不觉,我被音乐吸引住了,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音乐。听着听着,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这让我感到很难为情,所以只要有人進来我就用书挡住脸。

后来婆婆看见了,问我怎么哭了,我说:“这个音乐跟我说,‘快醒醒吧,快醒醒吧!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还看到这本书的作者一个人在海边非常吃力的拉着一条大船。”婆婆说:“听同修说,悟性好的能悟出个话儿来,你可能是悟性好。”

看完《悉尼法会讲法》后,我又看了一遍《转法轮》,我明白这是一本修炼的书。当时想:谁要能做到书上写的那样,那这个人的素质得多高啊!我资质不好,修不了。但又想到书中写道:“同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其实你已经会做一个好人了,下去以后,你也能做一个好人。”(《转法轮》)于是我就想:那我就只看书做个好人吧。

一九九九年正月我回婆家时,有一种很强烈的要修炼的愿望,于是就让婆婆教了我炼功动作,等回县城后就开始修炼。回城后的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已经四点了,我连忙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准备去附近的炼功点炼功,又一想:太早了,天也太冷了,算了,还是明天再去吧,就又躺下了,但起床后心里很难受,就想明天一定去炼。

第二天早晨醒来一看,又正好是四点,我从被窝里爬出来后又躺回去了,这次我睁着眼睛,也没关灯。突然,在我对面慢慢升起了一个红彤彤的大太阳,太阳说:“一杆子高了,时间到了,你该起来了。”我心里对它说:“我刚才起来凉着了,暖和暖和我就起来。”我刚说完,李洪志师父的法身就显现在我的床边,叫了一声我的名字,虽然只有两个字,但那种慈悲、威严、祥和、爱护……我真的无法用恰当的语言表达出来,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叫过我的名字。我突然觉得: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人把我当人看了。我激动的赶快下床,这时,李洪志师父隐去了。我赶紧穿好衣服,向炼功点走去。

在离炼功点很远的地方,我就听到了炼功音乐和李洪志师父的口令声,泪水又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心里说:我可找到回家的路了。从此以后,我就真正的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大难之际师呵护

在我修炼法轮大法还不到半年的时间,邪恶的魔爪就开始挥舞,但我坚信李洪志师父和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我决不向邪恶低头,所以虽九死一生,但我仍坚持修炼。

一次我骑自行车去同修家,在过马路的时候,我明明看到没有车,但当我骑到马路中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一辆摩托车,向我直冲过来,把我撞的从自行车上弹起来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我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除了裤子裂了一道口外,居然什么事都没有,那要换成一般人,说不定筋断骨折还是轻的呢,我知道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

还有一次是在二零零九年夏的一天早晨,我骑着摩托车去给妹妹送煮熟的玉米。马路上没有几个人,前面也没有十字路口,所以我车骑得很快,谁知,前面不远处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突然急速的横向马路倒车,我想刹车已来不及了,摩托车“哐”地一声重重的撞在了轿车的尾部,巨大的冲力将我从摩托车上弹起后又越过轿车的顶部重重的摔到了轿车的另一侧。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手上流了很多血,将我身上披的白色披肩都染红了,却没觉的疼。别的地方也都没事,我知道是慈悲的李洪志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从轿车里下来两个人,吓的脸都蜡黄了,问我怎么样,还行吗?我说:“我没事,我是学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我师父要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知道你们不是故意撞我的,所以我不会讹你们的。”

因我的摩托车已被撞坏,不能骑了,我就让他们把我送回家。但他们害怕我家人不能轻饶他们,就执意送我去修摩托车,然后又强扔下一百元钱后走了。后来,我又托人把这一百元钱给他们送回去了。

其实,这些年来,每个真修的大法弟子都遇到了许许多多的神奇事,见证了大法的慈悲与威严,也坚定了修炼的信心。愿世人都能早日从谎言的迷惑中走出来,赶快了解大法真相得福报。

叩谢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