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梅遭河北蠡县教育局、电大不法人员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市蠡县教育局和电大中共不法人员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就一直对本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进行迫害。赵丽梅在劳教所被强制双手举过头顶铐了三十多个小时,手腕落下残疾。

二零零一年五月,受教育局不法人员指使,电大校长李海良、张永春等人非法住到赵丽梅的家中有十几天左右。晚上他们和赵丽梅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给赵丽梅丈夫造成严重的心灵摧残。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前夕,电大校长李海良在知道赵丽梅的丈夫已提出离婚的情况下,又给赵丽梅的丈夫打电话骚扰,让他监控赵丽梅,造成赵丽梅夫妻离异。

赵丽梅依法控告自己受到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李海良授意电大总务主任王力军给“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打电话,四月六日上午十时左右,蠡县“六一零”王建英、徐永刚、田丽辉伙同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将赵丽梅从单位绑架。恶人把赵丽梅的手从身后背铐上,长达几个小时,由于手铐很紧,双手腕都被勒破,几个月后还有疤痕。右手大拇指麻木了几个月,医生说是神经受损害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电大校长李海良等人把赵丽梅骗到单位,教育局法制股股长庞建通和朱克州也在场。然后“六一零”和公安局的人突然绑架她企图送她到洗脑班迫害,教育局和电大领导都说他们也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有人要绑架赵丽梅,这不是实话。其实当时李海良早已让休暑假的会计也到单位去了并准备好了六千元钱“转化费”准备交给“六一零”。他们不让赵丽梅骑车而是让坐他们的车去单位,这些都说明赵丽梅被绑架是单位领导们早就预谋好的。

赵丽梅被迫害致心脏病复发,出现昏迷,送医院抢救,李海良为了推卸责任,竟然逼迫赵丽梅没成年的女儿在母亲的出院书上签字。当天晚上,李海良等人还到赵丽梅家非法搜查并抢走赵丽梅的身份证交给“六一零”,三个多月后才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曝光谴责下归还给她。整个一个暑假李海良都在非法监控赵丽梅,并多次到赵丽梅家中骚扰、恐吓赵丽梅女儿和其他亲属。致使赵丽梅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把腿摔坏。

从此以后一直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赵丽梅被公安恶人绑架并非法劳教,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李海良每天都非法监控赵丽梅,并一天两次向教育局法制股“报平安”。法制股再一天两次向县“六一零”汇报。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向单位请了一天假,单位立即向“六一零”汇报了。致使当天赵丽梅回家后,发现家中锁被撬坏,恶人到家中骚扰。换上新锁之后,恶人又用万能钥匙经常进家骚扰和恐吓,给大门锁眼里和屋内门的锁眼里插东西,直到她被非法绑架的前几天还有人偷偷进家。

对于赵丽梅的被非法劳教,李海良还是说他不知道,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其实恶人这次大规模的绑架法轮功学员是经过长期预谋的,与李海良的长期监控、非法举报、上报黑材料、像片、身份证复印件等是有直接关系的。而且赵丽梅被绑架的当天晚上,电大领导们就在公安局。而李海良却说他还不知道赵丽梅为什么第二天没去上班呢?李海良可以说是非法劳教赵丽梅的直接责任人之一。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赵丽梅在劳教所由于不配合强制劳动,被双手举过头顶铐了三十多个小时,手腕落下残疾,骨头错位,不能干重活了,活动多了骨头就突起来了,手神经受损,右手臂几个月之后还不能正常抬起来,而且一点劲也没有。由于不配合报数得蹲下等侮辱人格的行为,并坚持信仰,被关禁闭室十三天,人已经严重脱相,血压高达220,三次心电图显示都是严重的心脏病。赵丽梅只剩一口气时,恶警王昕才让她出禁闭室,第二天两个人架着她上厕所,她都走不了了。

赵丽梅从劳教所回家后,蠡县教育局和电大李海良等人继续迫害她。在二零一一年两会期间骚扰她,之后还企图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李海良三次指使人给“六一零”打诬告电话,想借“六一零”和公安之手加重迫害赵丽梅。为了要赵丽梅的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他们让全体电大教师都交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随后别人的都发回去了,就唯独赵丽梅的上交给了“六一零”;奥运期间为了非法监控赵丽梅,他们让所有教师都放弃休暑假而到单位听电脑课;现在为了逼迫赵丽梅接受他们的非法监控和绑架,他们又让有事休假的教师去上班。教育局和电大领导还上报材料企图停发赵丽梅的工资。

区号0312
邮编071400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电大学校
校长李海良 手机:13630863431 办0312-6228863 6217070
庞建通:保定市蠡县教育局法制股股长  办6211556
朱克周:法制股副股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