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劳教院孟立新、郑凯的暴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本溪市劳教院管理科科长孟立新,男,自从当上科长以来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副科长郑凯,男,身高1.95米左右,在抻房“上班”,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尤其在抻房内更加肆无忌惮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孟立新与郑凯狼狈为奸,为金钱、名利完全丧失人性。

一、抻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杨满志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下午,孟立新到六大队进行检查,当检查到法轮功学员杨满志身上时,杨满志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我没有罪,不接受搜身检查。”当即孟立新说:“你怎么特殊、怎么的。”随即拿本夹子朝杨满志的头上砸了五、六下,然后叫来几个警察将杨满志关进小号。杨满志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二十一日早上八点多钟,由管教副院长刘士本签字,以及管理科长孟立新、警戒科长、教育队大队长和法制教育大队郑凯等人组成迫害小组,将杨满志拖至本溪市劳教所卫生所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内,将杨满志下身衣服扒光(目的是便于恶人接屎接尿),呈大字形捆绑在由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的床上,进行抻床定位酷刑迫害(也叫死人床)。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施暴上刑后,恶警就不再松绑,包括大小便、灌食等。然后由三个普教轮番看守,喂饭,接大小便。之后恶警郑凯威胁逼迫杨满志写三书,写转化材料。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从二十一号到二十九号,杨满志在抻床被抻八天,二十九号上午他们才将杨满志从抻床上放下来。在以后的一个多月里杨满志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八日恶警将杨满志送到所谓的“法制教育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所成立的大队),首恶刘绍实立即安排恶人丁会波进行迫害,反复播放恶党迫害大法及诬蔑师父的录相。这期间,郑凯几次找杨满志谈话,威胁杨满志:你要是反复就再抻你一次。恶人丁会波(只是一个工人,以工代干,想通过此方式获得警服。)多次找杨满志谈话威胁,在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就对杨满志拳脚相加。

二、用电棍迫害法轮功学员岳乃明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岳乃明被非法绑架到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劳动教养所直属队后遭到四、五个人毒打,脸被打变形,嚼食困难。警察郭宝刚等两人在旁边,办完手续后接到所谓的法制大队,因绝食抵制被恶警刘绍实领到纪委张书记处问话后,叫岳写被打经过,还声称:在这里百分之百“转化”。刘绍实还轻描淡写说在后面(刑事犯那里)叫人打了两撇子,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何必计较,钻法轮功学员善良的空子。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回到所谓的“法制大队”两天后,狱警丁会波和杨队长就把岳乃明送院内卫生所二楼将两床相拼捆在床上呈大字型,插管灌食,管子被固定在食管里十七天不给拨,灌的是玉米就烧心,卫生院长郭雪松告诉岳乃明一会儿张书记来取笔录,实际卫生院迫害是一条龙的,结果来了两位管理科的科长孟令鑫和郑凯将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岳乃明的肚子,上下来回串,电了半天。电完以后岳乃明的肚皮变了色,消肿后半个月还在掉皮,好了以后肚皮是黑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后来恶警又把岳铐在床上,白天晚上不给松开,早晨醒来的时候胳膊肿,大便干燥,便不出来用手抠,肛门脱肛用手自己推回去。半夜铐着不给放下来,只好有尿尿在床上,白天再晾干,屋里味很大,遭了很多罪。

恶警郑凯恐吓岳二年时间也得扒三层皮。包夹王刚、夏伟、于春海、房国军在谈话时说照顾岳乃明。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岳乃明被接回到法制大队,恶警苏正伟等和帮教轮番灌输、洗脑、强迫看录相,郭铁鹰满口污蔑大法,一天早上在有监控众目之下,举手就打;不放弃信仰到处找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谁跟自己说话都加期,接见不准谈里面的生活和劳动超时,还声称他们太“人性化”了,要在二零零零年一天找人打你八遍。

三、“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二零零六年腊月二十八,本溪市凤城法轮功学员梁运成刚被劫持到本溪劳教院的直属队,即被恶警李炬指使普通劳教人员(以下简称普教)滕勇明扇两个耳光。当晚又被卢贲等普教殴打。次日,梁运成炼功时,被恶警张毅照额头猛击一拳。受警察的指使,梁运成被两、三个普教昼夜监视,其中一个叫刘晓杰的(五十三岁左右),因打爹骂娘被劳教的。一天夜里在梁炼功时,遭到刘晓杰殴打,用拳头打梁的头部,又狠命地推梁的头往墙上撞,并被多名普教辱骂。为抗议酷刑迫害,梁运成开始绝食。

大约是正月十一下午五点左右,管教大队长米洋和管理科科长孟立新等唆使普教人员将梁运成送到教养院医务所绑在抻床上,孟立新当时边骂梁运成,边打他的耳光。在将梁运成绑牢后,教养院的大夫先是输液,后是灌食。轮流监视梁的还有三个普教:谢大伟、佟玉南、王向光。

到正月十二早晨,孟立新看梁运成还不放弃信仰,就对三个普教递了个眼色,三个普教心领神会地把梁绑在两张床上(原来是绑在一张床上的)。他们将梁运成按在两床中间,把其两只手的手脖子用白布条分别绑在床头的两边,把两个脚的脚脖子也用白布条绑在床尾的两边。白布条绑的越紧,遭受的痛苦越大!一直就是这样“大”字形的绑着。美其名曰:“定位反省”。

在医务所定位反省的原因是恶警和恶人们可以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恶警是指使普教用刑强、弱的幕后黑手,医生主要是为了怕恶警担责任,保证别抻残或抻死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向劳教所提供被抻学员的忍耐极限资料。恶徒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用布条拧成的绳子将法轮功学员绑在他们自制的双人床上,把法轮功学员的两条腿劈到极限固定到床上,屁股下垫个胶圈,再把两只胳膊成一字形固定,除头和脖子能有点活动余地之外,全身都不能动,对绝食抗争者进行野蛮的灌食时也不松绑,二十四小时如此。

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这种酷刑时间有的长达一个月甚至更长,不限时间,无论“转化”“不转化”,即使“转化”了也不放下来,直到其生命到了极限才放下来。小便时,普教用塑料瓶子接,大便时,普教把白布带松开点,将两张床掰开,在两床的中间地上放一个盆,躺着大便,目的就是让你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让你难受! 此酷刑造成法轮功学员筋和肌肉拉伤,非常痛苦,精神崩溃,多名法轮功学员因遭受此酷刑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过程中刘绍实和郑涛、赵世春又经常来观察学员身体和精神状态,拟定進一步迫害计划。

第一次梁运成被抻了十五天!第二次是刘绍实等要开所谓的揭批法轮功大会,叫梁运成参加。被他拒绝,恶徒们便将孟立新找来。孟立新见梁运成看其进屋不起立,就开始打他,足足打有三、五分钟。看梁还不屈服,便命郑涛、丁会波等人将梁运成押入小号。看小号的恶警打梁一个耳光,并将小号中的被褥拿走。小号没有被褥,只是冰冷的瓷砖地面,梁运成双盘打坐。孟立新看梁还双盘,就领着很多普教将梁再一次绑上了抻床,这一次一抻就是二十九天!第二十九天从抻床下来,便昏倒在地!

在本溪劳动教养院,因梁运成炼功并拒绝干活,被三大队管教大队长赵广利殴打,左眼被打得流血,至今视物不清。

为防止法轮功学员的手脚被抻出伤痕,恶警郑凯还研制出胶皮垫(护腕)用于大抻法轮功学员(身体悬空)。还时常为自己的发明创造而沾沾自喜,恶魔一般。

管理科科长孟令鑫和副科长郑凯的恶行远不止于此,为达到迫害的目的有时甚至同时抻七名法轮功学员,令人发指。

'本溪市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孟立新'
本溪市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孟立新

本溪(威宁)劳动教养院
本溪(威宁)劳动教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