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机缘:大法弟子如何认识神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神韵项目从二零零六年的圣诞奇观开始,师尊亲自带着大家做。自从推广以来,每年大家都是处在忙碌之中,几年来,可能都很少有机会真正冷静下来想想,从法上真正的去悟一悟。

看了近期同修关于神韵推广的各种交流,我也想来说一说自己现在的看法。

很多的同修,其实都没能真正认识到神韵的意义。表现在,参与的不积极,过程中的应付与得过且过,执著自我,放松修炼,甚至有的同修根本不参与,还存在各种怀疑的想法,等等。

大法弟子,说自己是来助师正法的。那么,不论师父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所讲的法,是否应该不折不扣的按着去做呢?师父毕竟不是以神像行于世,但人间的一切不应该迷住大法弟子。国内大法弟子见不到师尊,想过他们会如何对待师尊说的每句话,讲的每句法?他们会把师尊的话当作自己的性命一样珍惜。可海外的大法弟子,很大程度上,还是没那么重视。其实,能够见到师尊,看到师尊的那一刻,就足以让人忘记尘世的一切。

从法中我们知道,我们都是为大法而来的。如今,师尊要按照某种特定方式办神韵,大家也都知道,那么应该如何去对待?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从心里回答这个基本的问题,推票就会出现根本的改观。

大法弟子发愿助师正法,今天才能够有资格出生在这个世上啊。是不是这样?那么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又应该以什么为中心呢?历史上,我们为了得法,可能掉过头,吃了很多苦。那么今天,我们千万年所等待的机缘到了,大法洪传,救度众生,我们终于可以去兑现自己的誓约了。那么,大法弟子,今天还在等什么?犹豫什么?执著什么?如果我们没能按照史前誓约去救度众生,那么违约的后果意味着什么呢?毕竟修炼中的人,有人心在,但是毕竟我们是得了法的大法弟子,怎么能象常人一样,执迷于世间的什么,而忘了自己的洪誓大愿和本份呢?

正法到了今天,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有幸听了师父近期讲法,个人悟到,每场如果有一个空座位,那么大法弟子就要对没能得救的一个众生负责,大法弟子,如何面对因为自己的失职而没能得救的众生?!还有,如果世人买票的钱是师父给的,那么降价意味着这个众生还没到剧院之前,就欠了大法的。换句话说,只要办,要求就是满场,原价。

以前,听同修总说,每个座位都订好了观众,觉得悟得好,如今明白果真如此。那么,师父为什么在我们签订剧院合同后,为每个位子都定下了一个要得救的生命?我认为这其中体现了师父对众生的慈悲,也体现了师父对于大法弟子的信任。但是大法弟子,并没有真正的这么想,或者觉得那是个难以实现的愿望而已,而不是实践中真的达到要求。更有甚者,在票卖的不好的时候,还在说,自己已经尽力了。如果真的尽力了,就应该满场才是啊,就不应该是空座一大片了。真的尽心了吗?我们的表现,对得起师尊的期望和众生的期盼吗?

正法中,我们能否想象到师父为了救度大法弟子,为了众生,付出了多少?那么,今天得了法的大法弟子,为了实现师尊挽救大穹的愿望,为了兑现誓约,是否更应该不畏生死,为了挽救众生的生命,而不惜一切呢?我们真的尽心了吗?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是在被动的应付,或者目地不明确,看别人怎么做就怎么做。或者在神韵开始后,匆忙就進入了紧张的推票中,来不及想什么。其实,很多同修交流如何卖掉票,如何谈成赞助,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抱着纯净的救度众生的心态。遗憾的是,这样的交流却不多。做事的心态不对,这也是导致卖票不理想的一个重要原因。有的同修可能觉得,我们都知道啊,神韵是在救人啊,我也去做了啊。可是,同修都知道“真善忍”,那为什么还有果位的高低,还有修成修不成的呢?!不是说,知道神韵是救人,我也参与了,就行了的。

大法弟子如何认识神韵,涉及到如何从根本上认识大法,正法,修炼,救人。决不是大帮哄,或者糊弄一下,就能蒙混过关的。过程中,每个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神都看得见,也将永远留在宇宙的历史中。那么,我们想给宇宙众生留下什么样的历史呢?

正法到了今天,大法弟子不仅仅是走出来,救一个人几个人的问题,还要真正做好。作为将要成就未来大穹主位的大法弟子,我们有能力救度众生,我们也要为穹体的一切负全责。历史上与师父结缘中,为了师父我们可以不惜粉身碎骨;那么到了今天,为了兑现对师尊的誓约和众生的性命,我们还有什么执著要保留的呢?

二零一二年的巡演推票就要开始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是否都要给师父一个满意的答卷呢?如果由于我们修炼放松,导致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我们如何对的起师父,如何对得起将生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而来到人间的众生,更如何对得起自己下世时的誓愿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