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连恶人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谁也逃脱不了。无论弄权者多么猖狂,历史的这一页都会翻过去。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对善良民众恃权作恶的坏人,会得到天理的衡量和惩罚,事实证明,恶报从现在已经开始。

近几年来,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人员、警察、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应的越来越多,他们很多人年轻力壮,却突然得怪病或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有更多的是得了绝症,还有的是突然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仅在国外明慧网上公开曝光的已有一万多例。纸张有限,仅摘编明慧网近期发表的大连地区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几个实例。

辽宁瓦房店公安局局长雷树青恶行恶报殃及亲人

雷树青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任辽宁省瓦房店市政府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任职期间共发生二十九起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案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属约四十九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奴役、家属被迫罚款(有的高达上万元)、被非法劳教的,超期非法拘留,非法抄家,财物被抢劫,被迫流离失所,遭到上门威胁、恐吓、骚扰。法轮功学员倪翠侠的女儿就是被以刘军为首的警察纠集一群黑社会的形式进行恐吓与暴打。这些罪行都与雷树青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雷树青在任期间,李店派出所骚扰绑架大法弟子邴陆连,以致被迫流离失所,由于过度惊吓,导致身体极度虚弱,并每况愈下,生活无法自理,多次住院,多次被骚扰,使其不得不离开医院,最后在含冤中离开人世,年仅三十岁。

由于雷树青不听劝告,追随中共邪党参与指挥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殃及了亲人,雷树青的妻子现已患病在身。而雷树青本人在工作中的所作所为更是不得人心,失去民意,其下属都不愿听从他的分配,最后不得不调离瓦房店。

原瓦房店“六一零”头目孙敏患膀胱癌

孙敏,男,曾任辽宁省瓦房店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已退休,现患膀胱癌。

从二零零七年五月份至退休,孙敏在任瓦房店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目期间,瓦房店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六一零”、公安局警察跟踪、监听、骚扰、抄家、勒索,多人被非法劳教、酷刑折磨。这些迫害,作为瓦房店市“六一零”头目,孙敏罪责难逃。

在孙敏指使下,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瓦房店祝华办事处、“六一零”人员祁富国等在众目睽睽之下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林凯。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上午,王林凯的妻子抱着一周岁的幼儿到瓦房店市政法委找孙敏讲理、要人,孙敏的手下恶警态度蛮横无理,拿出电棍恐吓王林凯的妻子,并扬言:“我知道你丈夫没犯法,我也知道他是好人,我们就抓了,就不放,你又能怎么样!”最后将王林凯的妻子推、拖出市委门外,王林凯妻子的鞋被拖碎,其幼儿坐在水泥地上哇哇大哭。

二零零五年九月上旬,王林凯的亲人去孙敏家里讲真相、要求放人。孙敏恼羞成怒,叫来三名恶警将王林凯的亲人推出门外。

另外,孙敏利用权利经营桑拿浴(原瓦房店日月潭桑拿浴),提供色情服务,败坏社会风气,沦丧人的道德,发不义之财。

孙敏后一度任瓦房店慈善总会秘书长。但是再戴上多少“慈善”的伪冠,也涂抹不了实质的罪责。孙敏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现已患膀胱癌。如再不知醒悟,下场悲惨。

南关岭监狱警察患各种癌症十几人

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二零零九年年初体检,一共一百多名警察参加体检,结果检出各种癌症十几人,有人检出癌症,当场就吓瘫在那里。警察们私下议论:怎么一百多人就有十几个得癌症的?真是奇怪。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曾非法关押过许多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狱警大多参与了迫害。

赵振金迫害大法遭恶报

赵振金,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黄海路派出所教导员。他曾经指挥王培栋一行人逼迫大法学员交出大法书籍及音像制品,不准炼功,写出“保证”,不从者绑架到派出所威逼利诱。同时,他以开除工职相要挟,威逼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法轮功;收买利用社会闲散及街道不明真相的老年妇女充当奸细,监视大法学员的行踪。

赵振金明知法轮大法好,学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但还是要迫害,只为一己私利,铤而走险。最终因和妻子吵架,一气之下跑到办公室,在办公室内突发性心肌梗塞死亡,遭了恶报,死时年仅五十五岁。可是中共为了掩盖事实,将其包装成“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赵振金同志因过度劳累引起突发性心肌梗塞,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于当晚九时二十三分不幸因公牺牲。”并追授赵振金为“英模”欺骗世人,成了中共的殉葬品。

当一位出租车司机对大连市公安局的一位女警察谈到此事时,这位女警察愤愤不平的说:“大连公安都在议论此事。”其实对这个伪装的“英雄”大连公安没有一个相信的。中共恶党将赵振金包装为“英雄”,掩盖其因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事实,用以欺骗更多的公检法人员对大法行恶。

刑警于永祥迫害大法遭恶报

于永祥,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分局刑警大队重案二中队探长,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十三时十分,心脏病突发去世,年仅三十七岁。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当时甘井子公安分局正在筹建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于永祥是主要参与者,因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报死亡的,他死后这个洗脑班就解体了,没办成。中共却把他包装成“在一次追逃行动前夕,于永祥突发心脏病而牺牲,年仅三十七岁,被包装为刑侦战线的‘拼命三郎’”。于永祥死后,先后被区委、市局和市委包装所谓“模范党员”称号,二零零二年,公安部包装他所谓“二级英模”荣誉称号。

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教授方永刚诬蔑法轮功遭恶报患结肠癌死亡

方永刚,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每次作报告都诬蔑法轮功,为了个人的一点私利,不听善意劝告,最后得了结肠癌。方永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一直处于昏迷和在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中挣扎着。中共为了欺骗更多的世人,二零零七年六月,中央军委授予方永刚“忠诚党的创新理论的模范教员” 的所谓“荣誉称号”。二零零七年九月方永刚被树为所谓的“全国道德模范”,二零零八年一月列入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二零零七年度人物”。方永刚的形象每天都在中央《新闻联播》中出现,最终因癌症丧生,成了中共的殉葬品,死时年仅四十五岁。

国安特务周风武遭恶报

周风武,据说是国安特务,曾被派往国外。二零零一年末至二零零三年四、五月份,在辽宁大连教养院,自称法轮功学员,骗取法轮功学员信任,其人阴险狡诈,先哄骗学员在“转化”书上签字,以达到消减学员的意志,后利用邪悟的人围攻洗脑。对不“转化”的张口就骂,伸手就打。二零零三年,周风武离开大连教养院后,在大连地区纠集一批邪悟人员破坏大法、干扰法轮功学员。大连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都与其有关。

二零零三年八、九月份,周风武又回到大连教养院,在市“六一零办公室”、市司法局、大连教养院恶警的操纵下,领着一帮“犹大”企图利用法轮大法来转化法轮功学员,达到他们破坏大法的邪恶目的,这就是他们的所谓的“以法破法”

周风武自称:在教养院他亲自转化了五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他每天组织犹大和被关在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学习法轮大法经文,然后对大法进行肆意歪曲、断章取义的破坏大法,企图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在这次恶毒的“以法破法”罪恶中,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转化,有七名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这次所谓的 “以法破法”的罪恶中,有机会看到大法师父的经文,在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巨大威德和慈悲感召下,他们本性觉醒,识正邪,公开发表“严正声明”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以法破法”的罪恶彻底破灭,周风武灰溜溜的逃离教养院。

周风武还领着邪悟人员搞“安利”等,且口出狂言,污蔑大法。

这个恶人及其同伙在二零一一年前被公安机关抓起来了。“卸磨杀驴”是中共恶党的一贯做法,等待周风武的是天理的惩罚。

大连法官、检察官频遭恶报

自二零零九年七月,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网上曝光之后,近日一位检察官说:“哪只两名,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很准。法院的人说检察院丧门,检察院的人说法院丧门。这次搬家,两院分开了。”

甘井子区法院、检察院,原来在同一个办公楼内办公,一家一半楼。这几年,法官、检察官得癌症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得肝癌的最多。而且人死的很奇怪,法院死一个法官,紧接着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法院紧接着就死一个法官。人死的也很有规律。当法院死一名法官后,法院的人就幸灾乐祸的说:“下一个,该检察院死人了。”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的人就说:“下一个,该法院死人了。” 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法院就死一个法官,几乎每言必中。

甘井子区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的儿子,在甘井子区检察院当检察官,最近得癌症死亡,年仅二十八岁。这个政法委书记老年丧子,也是自食恶果。此人在中山区任政法委书记时,积极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指挥中山区的公检法等部门,疯狂的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中山区政法系统的人讲:“他一天五迷三道的,见到钱财就来精神了。他任职期间就有人砸他的车。”他调入甘井子区当政法委书记后,更是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他指挥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专门机构)、甘井子区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等部门执法犯法,狼狈为奸,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有的被判重刑。

可悲的是,有的法官、检察官还甘当恶党迫害老百姓的工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停止做恶,为自己,也为你们的亲人想想,不要让悲剧重演。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赎回未来。衷心希望你们早明真相,选择好自己的未来。◇

大连中级法院副庭长于明被勒令退休

于明,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男,五十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他对大连所有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将他们的刑期定的从高不从低,象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洪波、佘钺、刘俊鹭等均被非法重判,各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刑期年限都请示于明审定。于明生活腐化,包养二奶,为其买房子,二奶还为他生了一个小孩。二零零八年末,于明被告发包养二奶,丑行败露后,被勒令退休,灰溜溜的回家了,落得个可耻的下场。

大连市中级法院刑庭副庭长刘晓明遭恶报死亡

刘晓明,曾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任副庭长。因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大约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份,刘晓明突然患败血病,两月后死亡,只有四十一岁。

大连金州法院院长陈洪涛遭恶报患心肌梗塞

陈洪涛,男,大连金州新区法院院长,曾任瓦房店市法院院长。陈洪涛在任瓦房店市与金州新区法院院长时,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冤案。其主要犯罪事实如下: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六日,瓦房店法轮功学员谷连芳因坚持信仰、讲法轮功真相,被大连市公安局、瓦房店市公安局绑架。谷连芳被瓦房店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中共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二监区。时任瓦房店市法院院长的陈洪涛是制造这起冤案的主要责任者之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大连市金州新区法轮功学员吴淑琴,因讲真相被金州新区拥政派出所绑架到大连姚家看守所。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金州新区法院对吴淑琴非法开庭,家属还没到现场,就已经开庭了。吴淑琴家属刚进门,就被警察蛮横地安排到法庭的后面就座。公诉人冯喜祥一再用邪恶的语气诱导吴淑琴承认被非法罗列的所谓证据。金州新区法院审判长闫善雱草草宣布休庭,全过程不足三十分钟。吴淑琴的大姨说:“做好人没有罪”,被警察恐吓。警察不让吴淑琴的家属说下去,并推出门外。

吴淑琴被金州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吴淑琴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陈洪涛是制造这起冤案的主要责任者之一。

陈洪涛因参与迫害法轮功,现已遭恶报,患心肌梗塞,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派出所干警孙学忱突发脑动脉血管破裂死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出谋划策协助所长绑架法轮功学员,致使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罚款、抄家。对法轮功学员的慈悲规劝,孙学忱横加挑剔、百般辱骂、拒不悔改,并曾多次在公共场合污蔑大法,谩骂大法师父,丑化法轮功学员,诽谤“真善忍”。孙学忱在八年多的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扬言:“这个报应,那个报应,怎么就不报应我。我这不是很好吗?””并还扬言:什么“三退”,我就不退,看他能把我怎么地,我就跟定共产党。在极端的狂妄之中,孙学忱遭到了上天对他的惩罚,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孙学忱死亡之时口不能语、目不能视、手脚不能动,极度痛苦。死时五十七岁。

金州区巡警于卫东突然得不治之症,年仅37 岁去世

金州区巡警于卫东 ,2003 年7 月非法绑架大法弟子苗俊杰,苗俊杰在被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当时苗俊杰的女儿才三岁)给苗俊杰的妻子、女儿、父母及亲朋好友带来了不可弥补的伤害,而于卫东在同年年底突然得不治之症年仅三十七岁就去世了。

大连教养院中队长姜涛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病死

姜涛,大连教养院警察。二零零零年大连教养院成立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八大队时,姜涛被调去任中队长,积极参与迫害。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刘永来生前就被非法关押在该中队,刘永来死后姜涛被调走,后在新收大队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期间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其讲真相、劝善,姜涛不听。据悉,姜涛已得急病而亡,做了中共的殉葬品,时年不到五十岁。

大连教养院中队长雍鸣久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

雍鸣久,大连教养院警察。2000 年到 二零零二年间,雍鸣久任大连教养院中队长,为了私利不择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毫无人性电击老年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雍鸣久在教养院内骑车,一头摔在石头上死亡。知情者都说他的死亡是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了。

大连市教养院警察李亮殴打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瘸腿

大连市教养院原二大队(现七大队)分队长警察李亮,副营职转业军官。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善恶不分,积极参与对修炼法轮功的好人的迫害。迫害开始后,二大队当时非法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李亮曾动手打过法轮功学员。

李亮,一米六零多一点,身体很单薄,但对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行起恶打起人来却非常凶狠,根本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劝告。

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后,李亮和妻子回河南老家探亲。一天晚上,李亮和亲属一帮人从饭店出来,马路很平坦,他却突然摔倒在地,右脚踝骨上一点被摔断骨折。在当地医院,李亮住了二十来天院,花费八九千元医疗费。回大连后刚一个月,他岳父病故,他妻子回老家奔丧,李亮在家休养了好几个月,最近刚上班不久,很明显的能看出腿瘸。教养院明白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干坏事遭的报应。一位警察的女儿说:“瘸大了,警察也当不了了,你看有瘸腿警察吗?”

李亮打法轮功学员之后,其父患病死亡,他的一个妹妹四十岁左右患病死亡。一人做恶,殃及家人,害人害己。

李亮打法轮功学员已近十年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可是不变的。正应了一位明白真相的派出所所长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对他的两个下级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

大连保安于勇璞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身亡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大连市甘井子区一大法弟子被大房身派出所片警赵万林为首几人绑架,送到大连戒毒所,非法关押了五天。

回家后,大房身派出所与大房身村委派保安于勇璞监视、骚扰这位大法弟子。每天两遍,让这位大法弟子立即从大房身消失,一天都不能等,说是上级的命令。有大法弟子劝于勇璞不要参与迫害,会遭报应的。他拒不接受,一意孤行。大法弟子无奈之下于九月二十八日从大房身搬走。

第二天,于勇璞在酒桌喝酒,遭恶报立即死亡,给自己的亲人带来无尽的痛苦。

恶告大法弟子,全家遭恶报

辽宁大连开发区松岚村村民王义,女,五十七岁。二零零一年,王义向开发区“六一零”诬告一名大法弟子,致使该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由于她的恶行使其自己及家中多人遭受恶报。王义本人于二零零九年膝盖上长包,住医院手术,回家四十多天后,在家摔倒,死亡。其丈夫二零零一年得脑血栓住院四十多天,花了两万多元,回家后,由家人护理至今未好。她儿子骑摩托车摔到沟里,胳膊摔断。她哥哥也同她一样反对大法、毁坏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七年遭报死亡。

大连市金州区街道组长参与迫害大法 遭恶报死亡

常莲荣,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拥政街道古城甲区的一名组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她看见法轮功学员粘贴的真相资料就撕毁。这些年,有不少人劝她别干这种事,免遭报应。常莲荣还诽谤法轮功,骂骂咧咧的。有一次,在步行街,她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给别人讲真相,她把那位法轮功学员直往派出所拽。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十,据说她在做理疗的地方唱歌,刚唱了一半,就一下子倒地不省人事,被送往医院抢救,诊断为脑溢血。几天后死亡。死时六十多岁,遭了恶报。

金州区园艺村治保主任王臣夫妻遭恶报

金州区园艺村治保主任王臣,紧跟中共迫害法轮功,收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资料,退休后仍坚持迫害法轮功,并烧毁大法书和资料,二零零一年与妻子去山东参加亲戚的婚礼,发生车祸夫妻二人当场死亡。

金州区园艺村村民王洪忠遭恶报

金州区园艺村村民王洪忠,男,四十八岁,在抓一个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给五百元的诱惑下,积极参与迫害,撕毁大法传单、粘贴,别人都不参与他还去,结果在二零零二年撕大法粘贴中被车撞死。

金州区园艺村宋春芝癌症身亡

金州区园艺村宋春芝,主动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蹲坑、跟踪、诬告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患癌症死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