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不正的一思一念 挖出潜藏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修炼很多年之后,我才学会了去严格要求我的每一思,每一念。当我能够坚决的用“真、善、忍”去衡量每一思每一念,并牢牢抓住那些不正的念头,我发现我就能顺藤摸瓜找出那些潜藏的,我从未意识到的执着。我想分享一点点我的修炼历程,与同修共勉。

我一直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能够顺从自己认为的“被强制”。 在工作中我知道要服从第一协调人,因为我选择了做这个工作,就应该服从。可是在我认为不属于工作范围内的事情,我就难以接受强制的方式,总有一颗不平的心。

在我参加的一个证实法项目中,协调人要求大家必须定期参加会议讨论工作。有一次,协调人又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在会议前讲自己最近的修炼心得,并且一个一个的点名必须要讲。我一听,心就开始不平了。我就想,修炼不是工作,修炼中没有强制,一年一度的法会,师父都没有说每个弟子必须把心得体会谈出来。我应该如何学法,如何交流,完全取决于我,谁也不应该强制我,这简直就是党文化嘛。我很生气,却无计可施,只好无可奈何的想,我怎样才能够不参加这个会。

接着我又想,生气不符合真善忍,是不正确状态。我应该向内找。我就想韩信受胯下之辱,难道是他情愿的吗?可他却无怨,无恨。相比之下,我碰到的事真是太小了,我的心胸真是太狭窄了。我需要修忍。这样一想,我的心就平复下来了。但过一阵子,我的心又不平了。然后我又试图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我就想,确实,一个好的修炼环境会使我们的工作做的更好,而要形成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每个人都经常参与交流,分享心得是很重要的。那么协调人要求我必须分享体会,出发点是好的,要求我做的事情也是好的。我应该看问题的主流。虽然我很多时候不太爱说,但主动的去努努力,克服克服,也还是能够说一说的。这样一想,我的心又平复下来了。但是好景不长,我的不平的心还是时不时的翻上来,不能根除。

为什么我的心总是抵触,总是不平。我仔细想了想,找到了根结。我有一个观念,就是修炼会使我们的工作受益,但修炼不是工作,不可以有强制。我认为我的观念是正确的,因此不会放弃。所以,无论我怎样看这个问题,我的心难以完全平复下来。

我应该怎么办呢?一方面,我知道生气不符合真善忍,另一方面,我认为我的观念是正确的,不会放弃,可我的观念使我的心不平。我怎么办呢?

每一次我努力找,找不到的时候,师父总会点化我。这一次也是。对师父说不尽的感激。

早上学《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讲,“讨论事情时谁在里面老是呛呛来呛呛去的,谁在耽误着做事,谁就有问题。”(《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突然悟到,我就是那个呛呛来呛呛去的人。我在着眼于小处,阻碍着大事的向前推进。创造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是一件大事,而我却因为协调人采取了命令的方式,不愿配合,在阻碍着这件大事的推进。师父又说,“在会议中讨论事情时谁老是在那里顶牛,以意见不稳妥、考虑不全面为由把事情给顶黄了,谁就有问题。”(《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就是那个顶牛的人,虽然没把事情顶黄,也一直在起着消极的作用。我不应该将注意力放到协调人做的不够完美的地方,忽略了更重要的事。

我悟到什么是正念,当我在消极的想怎样才能不参加这个会议的时候,我不是在正念对待,想到的不是责任,整体,而是执着于自己的观念。执着于自己,没有从整体的角度看问题,就是没正念。

我找到了我的症结,我的心彻底平复下来,从此不再反复。从那以后,我积极配合分享心得,也认真的听别人的体会。以前因为我怀着不平的心,从来没有静下心来去听,所以感觉别人的交流对我没什么用处。当我静下心来听的时候,别人的一点小体会常让我看到我的差距。而我自己的一些小体会也出乎我意料的能够对别人产生一点益处。当我分享向内找经历时,同修会告诉我他对同一问题的不同理解,我真的是受益匪浅。我真的体会到,当我们都用正念对待时,“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