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路悠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十几年了。下面是自己经历和耳闻目睹的许许多多大法弟子身上的神迹。

一、显现舞场真实的污浊于我,走上修炼道路

得法前,我对修炼一无所知,对气功又有一种偏见,觉得只有古板又缺乏现代爱好的人才练气功。自己能歌善舞,琴棋书画也略通,可以把自己的日子安排得很好。所以,虽然已经知道《转法轮》是本好书,但还是不想炼功。于是我给修炼大法的丈夫说,你炼你的功,我还是去跳我的舞。第二天,我还是去街心公园跳舞去了。

师父在讲天目的问题时说:“开到慧眼通,你不具备隔墙看物、透视人体这种本事,可是你却能够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景象。这有什么好处呢?它能增强你炼功的信心,你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会觉的它是真实存在的。”(《转法轮》)我知道那天我的天目还没开,但那天我确实感受到了舞场与平日的异样。远远的就发现路旁舞场的上空乌糟糟的,我还以为天不好,可抬头望前方,太阳都升起老高了。

到跳舞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人舞姿都很不顺眼,不仅不顺眼,简直有点难看了。播放的舞曲也不象以前能打动我的心,不仅不能打动我的心,简直是有点不入耳了。舞伴也发现了我的异样,说你怎么总走神,老踩我的脚?我知道是昨天看的书起作用了,我什么也没给舞伴解释,只说了一句,以后我再也 不跳舞了,就离开了舞场。

正象师父所说:“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转法轮》)师父知道我对舞蹈的痴迷非同一般,于是便把舞场真实的污浊显现给我,让我真正从心底里告别对舞蹈的痴迷,选择修炼的道路。

就这样,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随丈夫到了炼功点。那是一九九八年的仲夏,我真正得法了!得法后,那种无病无忧、舒服自在乐逍遥,是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出来的。十几年来,虽然也有不精進和懈怠的时候,但从未放弃过修炼。因为仅从我个人得法的经过,就可以看出师父在救度我们时的良苦用心!

感谢师父把一个满身业力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来,又给洗净,手把手把我们扶上天梯,登上神路。所以我们没有理由回头。即便在七二零以后最黑暗的日子,尤其在不能上明慧网的头几年,我也常告诉人们一句话:走入人心底的东西,谁也拿不走!我一直是自己这样要求自己的。

二、消业中的神迹

在修炼的路上,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经历了各种状况的消业。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种种痛苦。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的:“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

“如果师父的威德很高,也就是师父的功力很高,他可以给你消业。师父功高可以给你消去很多,师父功低只能消去一点。”“过去有许多传道的人,他只能教一个徒弟,他维护起一个徒弟来还差不多。可是这么大面积的,一般人就不太敢做了。但是我们这里跟大家讲了,我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的确是这样,每个大法弟子都深深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1.我记忆中最清楚的消业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尤其是许多去执着心的状态都是在法中自动就体现出来了。比如得法初,多次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我按摩腰和后脖梗子;我是从小就吃辣酱咸菜拌饭长大的南方人,口重。修炼前的几十年,平均半个月就得感冒一次,鼻窦炎连带偏头痛常年不愈;顽固性的便秘险些要了命,可能与我吃辣吃咸有关。修炼后,不知不觉的就不吃辣的了,吃东西也淡了。因为只要一吃辣和咸的东西,马上就感到不舒服。所以很自然就不吃了。

举个例子,我过去很爱吃一种叫开口笑的小点心,一天从路边的小贩那买了一斤。第二天早上,我刚吃一块,马上就觉得肚子隐隐作痛。当时我就意识到可能这东西不是好油炸的,便不吃了。我不认为强吃下去就是节约,因为我想到在《转法轮》中师父讲:“因为我们往正路上带你,在世间法的修炼过程当中一直在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净化身体,直到被高能量物质完全转化。你还自己往身上整那些黑东西,你怎么修炼哪?那是业力呀!根本就不能修炼了。给你弄多了,你承受不住,吃苦吃的太大你就不能修了,就是这个道理。”“度一个人很难,改变你的思想很难,调整你的身体也是很难的。”

师父给咱们清理身体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只要是自己悟到对身体有危害的,我都一概不用。好多年了,我一直不染发、不烫发;不用化妆品;就是防晒霜、护肤霜、护手霜,也一概不用。即使在连续两年冬天双手几十处皱裂的情况下,我都坚持没用。二零一零年冬天,我的手不但没裂口子了,皮肤还出现了光泽,扁平的指甲也鼓起来了,由原来的苍白变得红润了。

2.一次左颈肩消业打出的都是牛黄的味

因为过去总吃辣椒,总上火,后来又加上四肢麻木,左边乳房和手臂萎缩,大夫给我看病时,四、五寸的银针扎下去,按摩时大夫一百多斤的身子压下去,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时大夫告诉我,五十多岁时就会高位截瘫的。诸如牛黄解毒、牛黄清心之类的药更是吃的真不少。一天晚上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掰我肩膀,只听到轰的一声,我震醒了,觉得床都在颤。我大声叫醒在对面房间住的丈夫,问是不是地震了,他说没感觉到。这时一股牛黄味非常刺鼻,我们俩人都说,是师父在给消业呢。从那以后,我的左肩再也没有麻木的感觉,动作也准确自如了,左边身体萎缩的部位都恢复了。

3.在背法过程中,明显感到的消业就有三次

我是属于脑子有病的人。从上中学就开始头疼,特别是偏头痛。在痛的厉害的时候,左边太阳穴的筋好象都看得见在跳。一九九八年第一次在大礼堂看师父讲法录像,自己就一直是睡着的,那时我的脖子几乎是支撑不住自己非常沉重的脑袋。每天睡觉都在做梦,白天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第一次听完师父讲法后,头感到明显的轻了,以后睡眠也好了,头不痛也不昏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那种舒服劲儿。虽然自己都感觉很好了,随着自己层次提高的时候,师父还会继续给清理身体。尤其是在背法时,更是明显。

说来惭愧,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就能够背《论语》和《洪吟》。七二零以后,除了每天坚持背一遍《论语》,别的都没背了。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又从新开始背《洪吟》。第一天背了四首,就觉得左边太阳穴很不舒服,就放下了。第二天背了一-八首,第三天背一-十二首。当背到《变异》这一首时,我感觉到有手在左头顶上象退螺丝钉一样慢慢的拧,当抽出了个黑乎乎的栓状的东西后,头脑突然既是非常清亮而又满卷起来,背过的诗中好些景象都在脑子里展开了。如《论语》一样,《洪吟》、《洪吟二》现在都能熟练的背诵。

因为从小就头疼,背书的功夫很差,所以一直就没有敢背《转法轮》。后来看明慧网上介绍很多精進的同修都在背《转法轮》。我才于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开始背《转法轮》。背《转法轮》显然难多了,而且总是背了后面忘了前面。我发觉每次背的时候,在左头顶上象退螺丝钉的脑袋里那个点都发痛,还随着向脑袋四周弥散,弄得人又晕晕乎乎的。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在干扰,每天坚持重复前面,然后再新背一个自然段。开始这样还行,背的内容多了就不行了,以后就以一个小标题为复背的界限,还要时不时的从头反复,進度很慢。就是这样,师父也给我很大的鼓励。

一次,明显感受是在我背法背得脑袋发胀时,突然一股力量把我的整个头皮抓起来从头的右上方拖出去了。我这个人很容易起欢喜心,每次感悟到或看到什么,总是一高兴一激灵就没了。这次也是一样。过了不久,师父又再一次给我清理脑袋。第二次的感觉是慢慢的将头皮提起,还象拧螺丝转儿似的轻轻的绕了几下,然后呼的一下,抽出去了。经过师父多次清理之后,我的脑袋非常清亮,连表面的一点紧绷感都没有了。由此后,有时在炼功时还能体验到自己身体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美好,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只是师父这样给我清理了脑子,自己还是受旧势力的干扰,以修炼和生活中的事太多为借口,因为当时我们很需要宝书《转法轮》,于是我和丈夫同修就开始花大量时间抄书,法背到第三讲就再也不能继续往下背了,而且再重复背前三讲时,也会落下很多。当时头脑那种清亮的感觉也只有在心性好的时候出现。直到这次写稿时,自己又才从新重视起来,我和丈夫同修各抄了两本《转法轮》,校对和修改也作完了。今后,自己一定要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在巩固前面的同时,还要抓紧往后背。

三、正念中的神迹

1、正念走好大道无形的路

七二零以前,我从来没有和别的同修单独联系过,七二零以后,我和丈夫同修一直是独修。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只知道要没有怕心。丈夫胆子比较小,刚面对邪恶的迫害,非常害怕,每次派出所的片警一让去派出所,就害怕的腿都哆嗦。每次都是我给他壮胆。由于自己的心很正,在周围的同修都受到迫害时,我们也能坚持在家里修炼。难过的是当时我们都象对待历次邪党的运动一样,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先是丈夫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交出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后我们又违心的在谈话记录上签了名(当时看记录上没有写不炼功,就签名了,没认识到这也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这些后来都在明慧网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

后来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自己在家里建起了资料点。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学习同修讲真相救人的经验,聆听师父的教诲。自从能上明慧网后,我们再不感到孤独和迷茫。每次自己都是坚持发了正念以后才上网,几年过去了,我一直没被“封锁”过。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常人网有好几年上不了,可明慧网一直能上。这一定是师父知道我不懂技术,帮我建立资料点的同修又在很远,所以在师父的护佑下,坚定正念使自己在大道无形的路上越走越宽广。

2、正念制止了来自邻居噪音的干扰

师父讲:“最普遍的一种炼功招魔的形式,就是你没炼功的时候,周围的环境还比较静。因为学了功,总喜欢炼,可是往那儿一打坐的时候,突然间就感到外边不静了。汽车喇叭也响了,楼道里有走路声、说话声、摔门声,外边的收音机也打开了,马上就不静了。”(《转法轮》)

有一段时间,魔指使常人利用噪音对我的干扰突然剧烈起来了。我们住房的隔音效果很差,有的邻居家整天开着电视,音量开得非常大;有的邻居家弹钢琴一弹就多半天。楼上邻居几乎每天在楼上踢踢嗒嗒到夜里一两点。我修炼了好些年了,对常人的这些东西本来就很不习惯了,面对这样剧烈的干扰,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就想用常人的办法去报复他们。在修炼的路上,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正在这时,那个外地同修来教我电脑技术了。看到这种情况,马上批评我,切不要有常人一样的报复心,一定要用正念清除。于是我们就一起发正念清除。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环境有了明显的好转。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正念的作用。

3、正念化解了片警的干扰

在明慧网上,看到很多派出所警察对同修的干扰,自然而然就对片警的造访有一种不好的心结。有一次片警由街道干部陪着来我家敲门,我一看是他们,就没给开门。可他们就一直在外边不停的敲,并大声的喊着我们的名字,说开门吧,没有关系。明慧网上有文章说“警察找上门来就是来得法的”,这时,“一定要让他们明白真相”的正念马上闪现在我们脑海,我们便打开了门,很自然的解释了一下,他们就進门来了。他们照例是说一些不让我们做好三件事的话。开始态度很硬,当时我们根本没听他们说些什么,心里求师父加持,解体他们身上的邪恶,同时给他们讲我们都从修炼前的百病缠身,到修炼十几年,连一分钱的药费都没有报销过,他们惊讶的问,连感冒都没得过?我们给了他们肯定的回答。到这时,明显的看到他们态度温和了,针对他们开始说你去打麻将、甚至赌博,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看《转法轮》的邪说,我们讲,《转法轮》这本书通篇都是教人做好人的,你们应该看看就明白了。还不断的给他们讲,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的真相,最后他们态度有了明显好转,连连点头,离开了。

又有一次,也许是他们认为的什么“敏感日”吧,也是一大早就来敲门。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很快就给他开了门。这次我的正念很足,他可能也感觉到了,進门环视了房间,又想开始老调重弹,我没有由他打开话匣子,就开始给他讲六道轮回和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一看我是有备的,也顾不上多说,就走了。以后我们每天每次发正念都带着社区和邻居,情况一直就比较好。

4、正念清理邪党东西的干扰。

我们几十年都生活在邪党文化中,家里邪党文化的东西自然非常多,到处都是。清理一次又一次,也不一定清理干净了。这些东西不清理,对修炼人的干扰很大。在此仅举两例。

一天我发现孩子们的房间里有一个陶瓷的青蛙,一个青蛙妈妈背着小青蛙,在一片荷叶下。也许就是这造型吸引了孩子。因为我平日里总给他们讲不要随便买这些东西回家。等他们晚上下班回来,我问明了情况后,告诉他们,不管怎样都要把它们销毁了。孩子们同意了。我便把青蛙打碎了,放在垃圾袋里,摆在楼道窗户下,想第二天早上与垃圾一起扔。晚上十二点多钟,我刚迷糊,就感觉有双手死死的卡住我的脖子,还有人拽着我的双腿,拼命的往楼道的窗户外拽。当时我几乎都透不过气来了,我马上意识到是江鬼索命来了,立即大声喊:师父救我!这些烂鬼立马就不见了。

还有一次是接连几天我睡觉老大喊大叫的说梦话。平时我不是这样的。我便告诉丈夫同修,说床底下肯定有不好的东西。他说床下已清理好多次了,我说还得清理。果然我们很费劲的抬起床清理时,发现了一个很旧的塑料袋里装着毛魔头文革时期的一卷照片。这个魔头真的是死缠烂打,阴魂不散啊!把这些东西销毁了,晚上睡觉就又安静了。

5、近距离发正念能量很明显

我知道,很多外地的同修,都千里迢迢的来北京近距离发正念,我想我们就住在北京,就更应该做好近距离发正念这件事。可能有的同修认为一俩个人,管用吗?师父在《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说:“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的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所以几年来,我们一直坚持着在相关地方近距离发正念。北京的三九天是比较寒冷的,有几次赶上大风天, 开始我觉得很冷的时候,就一遍一遍的背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慢慢的不但不冷,还觉得一股股热气从脖子里往脸上冒。有时半小时下来,身上还会出汗呢。

四、发生在选择三退的人身上的奇迹

1、汶川地震他们安然无恙

我有个做了三退的朋友,五•十二汶川大地震前在都江堰旅游。在地震前两天,不知为什么非要回家不可,这样就躲过了这场灾难。过后她跟我说,我真信三退保平安了!就在地震那一天,都没有受到惊吓。他们家住在六楼。平时每天她都要睡午觉,那天,他们破例去转街了,地震发生的时候,正在公共汽车站等车呢,所以一点惊吓都没有。

2、车祸骨折神奇痊愈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朋友,给他讲三退时,虽然不很明白,也很快选择了退党退团。去年,他推着车和我丈夫同修在大路边走。一辆小卧车从前面倒车把他撞倒在地,他面朝天躺在倒下的自行车上,小卧车从他左脚边压过去。我丈夫同修一边搀扶一边在他耳朵边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照着念了,在去医院的路上,他一直都在默念。到医院检查,左脚外侧脚脖子骨折,医生让打石膏,绝对卧床休息三个月。当时老朋友家里还有重病的妻子需要照顾,他就没有治疗。这时那个司机妻子也从银行取来了钱,老朋友婉言拒绝,司机很过意不去,执意留下电话号码,说以后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找他。出了医院,一路步行回家,下午仍然遛了公园。以后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直到现在家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美国特种部队全体西人大法弟子向李洪志师父拜年》这篇报道中, 一位特种部队的法轮功学员说:“每次我看到您在另外空间,以坦然的尊容为弟子们无偿的亲手拿掉如天如山大的业力,看到您的双手因此像血葫芦一样,我感动于您的承受和慈悲!当我看到您在另外空间为大法弟子们所做的一切,我知道我们无论用尽什么,都无法报答师父的恩德!”这位同修说出了所有大法弟子的感受。是师父把我们从对神佛一无所知和在邪党文化奴役下拯救出来,又一点一滴的教导我们走上修炼的路,再把我们推向神路。大恩不言报,唯有在神路上更加精進,抓紧救人,让更多的世人沐浴浩荡佛恩!

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