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配合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我地的大法弟子较多,近些年每当新年将至,同修们总要张罗着做些挂钱和对联。去年的挂钱背景图案都是用“十字”做连接点,经同修们切磋觉得好象有些不妥,今年研究着想改改。

于是同修甲来与我商量,让我琢磨着设计设计,同修相信我有这方面的能力。经同修再三鼓励,我也想在这方面尽一点自己的微薄之力,所以就试着画出了两款图案。同修甲也有一定的审美观点,稍加修饰后把样品拿回家去,很快就把刻好的成品拿给我看。当时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效果很出乎意料。这下我信心大增,同修也高兴的了不得,我们相互告诫不要生出欢喜心,这完全是法赋予我们的智慧。

真的是这样,师父看弟子们有想在这方面做好的愿望,总是千方百计的为弟子提供方便,在常人中的表现就是好象什么都为我们准备好了,不经意间就有了画图用的笔、尺子、圆规,就连孩子参加画展去超市买素描纸时,不挑大的不挑小的,就认定了八开大小的那一种。买回家时我突然想到能不能它来做样板,拿出一比,大小宽窄正合适,而且软硬适中,真是感谢师父的良苦用心。

于是我就着手设计,同修甲再加以修饰补充,另有两名同修负责样品把关,很快就做出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三退保平安”、“世界需要真善忍”等十余种图案。这些图案主要以莲花和梅花为衬托。莲花出淤泥不染,象征大法弟子圣洁而高贵;梅花不畏严寒,暗喻大法弟子不畏邪恶、坚强不屈。后来同修甲又精心设计出一朵层次分明的莲花,使得图案的整体效果更富有立体感了。

整个做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性去执著的过程。其中有同修们配合成功后的喜悦,也有达不成共识时人心的摩擦与碰撞。比如说我把“真善忍好”那款图案给同修看,同修提议说按古人的习俗,四个角上的“真善忍好”应该按竖版从右向左排列。于是按同修的建议我修改了一遍。随后又接到反馈说中间的福字太大了,突出不了“真善忍”,这就得把整个图案从新排尺再画一遍。虽然自己心里也明白大法的东西拿出去必须是端正的,否则世人就不会珍惜,救人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可心里就是隐隐的有那么一点不舒坦,责怪同修早干什么了。当看到同修们对我的样品很认同的时候,心里不觉会感到很惬意,因为那时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理得到了满足。

有一次我画了一张“佛光普照”的图案。刻出一些成品之后,同修说字小了点,让我把中间的字连同周围的图案一起扩大。由于白天忙,这些基本都是赶在晚上做,那天我改到了很晚。看着改完后的效果确实比原来好,心想:还是人多眼睛亮啊。第二天同修甲来取样,我兴致勃勃的拿给她,也想让她感受一下大字体的与众不同。谁知同修看后却执意要求我把圆里面按顺时针排列的“佛光普照”四个字顺序变动一下,理由是怕别人看不懂。当时我的兴致一下子就被打消了,心里很是认为同修的这个要求是随心所欲、没有道理。就这一个不必要的改动会白白浪费掉我昨晚熬的几个小时。我的心开始愤愤不平起来,这接二连三的要求一下子把我以前在心里隐隐作梗的不平衡的心、抱怨心、自以为是的心、嫌麻烦的心、执著于自己的看法一股脑儿都勾了出来,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紧接着一大堆不管不顾的话扔向了同修:谁研究的按顺时针方向排列不行啊?这不太正常了吗?钟表上的指针在顺时针方向走,就连咱们转动法轮都按顺时针方向推呢!怕常人看不懂?连我家孩子一看都明白,这昨晚好不容易刚改完的又得作废,说改就那么好改呀……。

对于我的不理智,同修甲也开始反观自己,说只怪自己没早些来,否则就不至于这样了。之后她用象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商量着帮我一起改。同修甲的时间安排的更紧,因为她是刻成品的主力,白天晚上忙的不可开交,甚至几天都顾不上洗脸梳头,抽空还得买纸、订纸、取送成品,跑前跑后的协调。看着同修红肿的眼睛,(因为同修刻挂钱时整天一个姿势,低着头,一手抡锤,一手拿刀,累的颈椎、脖子都疼,眼睛也熬肿了)又听着同修用师父讲的大法弟子在配合、协调这方面的法理来开导我,我冷静了下来,不觉为自己刚才的表现而汗颜,想到这,我立刻向同修道歉。

同修走后我反省自己:每当问题出现时先向外推,而后再回来找自己,并不是一下子就抓住自己执著心的根源毫无保留的去掉它,修了这么多年总这么拖泥带水的不见长進,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又害的同修苦口婆心的为我操心。这时,我头脑中突然闪现出刚才同修开导我的一句话:“就算你对,你也得放下。”当时听完这句话心里怎么就平静了不少呢?想下去是因为这句话符合了自己争执的这个理是“对”的这个想法,所以心情才能平静下来。这不是意识中还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没有错吗?表面看是把这事放下了,但放下的目地不纯啊!这一念隐藏的真狡诈。

在同修的相互配合之下绘制样品告一段落,我也开始正式加入刻制成品的行列。我们采用的是最原始的手工刻制方法。工具很简单,一把锤子,几把刻刀,一张垫板和一百张一沓的彩纸。这可是需要耐心的细致活。图案哪部份去哪部份留必须看好,刀与纸必须垂直,稍一偏就会使刻出的轮廓粗细不均,或者把连点刻断,甚至整沓纸报废。最长的刀只有二、三厘米大小,最小的只有一毫米左右(都是同修自制的),所以整个图案刻下来不知要拿起放下的换多少回刀。显而易见这种方法效率很低。周围的同修虽有不少,但能参与其中的只有寥寥几人。再加上同修们追的很紧,而且还供应百里以外的周边地区,所以工作量是相当大的。有一位同修乙也承担了大量的刻制任务,而且任劳任怨,全身心投入。她的家庭环境很好,就连不修炼的丈夫和儿子也能助她一臂之力。还有两名同修也各尽所能,有空就来帮忙。那段时间我们几个忙的热火朝天,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每个人也克服了不少困难。就这样挂钱做出来了,可是由于某些原因,今年的对联没有做。有同修说,宁可自己写也比贴常人那些东西好,而且对联起到证实法的作用也是不小的,一贴就是一年。于是同修甲想出了一种简易的做法,与我商量能否试着做一做,哪怕少量的也行,至少让同修们能贴上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有些犹豫,就凭我们两个人,而且只是预想还没有实践。……当我看到同修那股信师信法的劲头,我打消了顾虑,迅速行动了,因为时间也有些不允许了。

我们找来不同的材料试验模板,最后还是选择了质地较好的地板革,又买来金色的自喷漆。同修甲请技术同修下载了对联内容并打印出大小不同的字体,我把字排列好粘在模贴上再刻下来。刻字也是一个很费工夫的活,拿刀的手指划破了皮就戴上手套刻,有时赶上字体大字数多的,经常一刻就是几个小时,刻到很晚。

记的我刻出的第一副模板是一副大门对,同修告诉我做成一米二长的。同修看后说字与上下两端之间留的距离大了。我仔细端详端详是大了些,第一次没什么经验,排尺的时候把这给忽略了。于是我建议把上下两端各剪去五厘米变成一米一长,看上去就精致了。可同修说往年都做成一米二的,非坚持这个尺寸不可。看到同修这么固执,我的争斗心就起来了,干脆和同修较起劲来:这一米二又不是师父给咱们规定的尺寸,况且各家的大门垛长短也不一样。短十厘米也差不哪去,下一副再做成一米二的不就完事了吗?要不昨晚那几个小时就白忙活了。话一说完感觉自己又不对劲了。什么是配合?为什么总在自己这配合不了呢?平时嘴上都会说无条件配合、圆容,一遇到事就变了。如果同修们在一起做事时都象我这样积压各自为政能行吗?同修必定有同修的道理,我为什么这么坚持自己呢?于是我果断的说:“今晚我从新刻,明天你来拿。”就这样,大大小小的模板就出来了。当然这期间同修也帮了不少忙。

做完模板如释重负,可却忙坏了同修甲。她和她的丈夫(同修)就在自家屋里完成喷字这最后一道工序。可想而知,十冬腊月,门窗封闭的很严,满屋都充斥着呛人的油漆味。由于屋子小,连她家的盆上都溅上了油漆点。就这样白天做、晚上做,临近年底,二百多副红底金字的对联终于成功的赶制出来。

过新年了,走到街头巷尾,每当看到挂在、贴在房前门侧的那些与众不同的挂钱、对联,欣慰之余感慨颇多。其中凝聚着多少同修们无私无我的奉献、信师信法的正念、一次次相互配合与圆容、一颗颗人心的暴露与魔炼……正如师父所说,无论大法弟子做什么,都有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边。是啊,如果救度众生中需要我们以这种方式走出一条路的话,那么我相信,明年,我们一定会把这一切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