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几次发正念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

(一)

二零零六年,上班所经路口旁,竖着一幅宣传画,上面画着邪党的三代领导人画像,写着一些发展目标之类的话语。一开始并没有把这幅画当回事,后来当稀罕事和同修讲时,同修严肃的说,这是为中共邪灵招魂,毒害世人的东西,一定要清除。我曾经想用墨水泼,但画太大了,长约二十多米,宽约十几米,一点墨水根本不起多少作用;再者这是路口,人来人往,又有人看护,直接干不行,经切磋后,我们决定发正念清除。每次路过时我都会发正念让这幅画倒掉,持续一周后,没见效果,画依然树立着。我的心开始浮躁,难道发正念不顶用?那就加大发正念力度,不仅路上发,在家里也发,联系其他同修发,又一周过去了,画的顶端开裂了,我们很受鼓舞,继续发正念。后来此画被明慧网曝光,有更多的同修加入進来,不到两个星期,此画在一次大风中被掀起,自此消失了踪影。

(二)

二零零七年,单位组织邪党成员去山西大寨参观,顺便重温入邪党誓词,特意强调不许请假。出发前同修提醒我,要发正念,不能让邪灵毒害众生的阴谋得逞。车一上高速,我就开始发正念,让车子拥堵,大寨去不成。没过多久,对面路开始堵车,我们这边也不很顺畅,好不容易到大寨出口了,猛然发现出口外的路堵得水泄不通。等了二十多分钟,收费站的人过来告诉,已经堵了一晚上了,掉头回去吧。我们的车只好重上高速,到另一个景点,大家玩的很开心。返回的路上,邪党书记又想去大寨,结果如前,在正念下,大寨路依然堵车严重,邪灵的阴谋破产了。

(三)

二零零九年单位组织邪党成员和新加入的去延安重温邪党誓词。因不准请假,我想既然不能推掉,我就去那发正念。邪党书记为了看到每个人的表现,也为了向上级邀功,想用摄像机拍下整个过程。为了不漏掉任何一个成员,甚至不让同事拍摄,而让同去的导游给拍。当时所在地是中共开代表大会的地方,墙上挂着马恩列斯毛的画像,主席台上悬挂着邪旗,整个场给人阴森森的感觉,邪灵气势很盛。我根本不怕,这些假相只能唬人,恶党穷途末路了,只能靠这些撑门面了。我虽然也和别人一样张嘴,但念的却是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导游手举摄像机,缓缓的绕着我们这群人走着、录着,镜头划过每个人的脸。我不为所动,也不想结果怎么样,只是念正法口诀。所谓的“誓词”重温完后,相关人员检查录像结果,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录上。邪党书记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组织一次宣誓,这场闹剧就此告终了。我明白邪党书记为什么不再搞一次的原因,那是因为在出发前的晚上,单位一棵碗口粗的梧桐树被风雨硬生生拧断,单位的人都认为此事不吉祥,这其实是上天示警,但邪党书记没有取消行程。前后联系起来,他当然不敢再逆天行事了。

(四)

有一次单位升邪旗,同修们同时发正念,结果邪旗到半空就升不上去了。也不是每次发正念都有这么好的效果,主要取决于当时的心态。心态正,就是要窒息邪恶,破除邪灵对世人的毒害时,正念很管用;但当处于走过场完成任务时,就不起作用。所以提醒各位同修,发正念一定要心态正,目地明确为窒息邪恶,救度世人。

(五)

有位刚学法近两个月的同修,在家带孩子学,孩子很认同大法,有次老师让她们唱邪党歌曲,大家都唱时,她用书挡着嘴,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不一会儿她两边的人都没音了。

写出这件事,主要想和在校的同修交流一下发正念的重要性。因为很多学校都在星期一早上七点半~八点升邪旗放邪党歌,我们在校同修把这时间固定下来作为集体发正念时间,清除所有在场师生背后共产邪灵,清除他们头脑中对法轮大法不好的观念,解体另外空间共产邪灵对众生的毒害。因为每个人背后都有无数的众生,救度他们是我们的责任。还有我们在上学的孩子,明白真相后,就不要随着听或唱下去,在那配合发正念或者念正法口诀,念法轮大法好。这也是做救度众生的事。平时我们要注意清除自己周围的环境,多学法修好自己是发好正念的保证。就是新学员师父都给了我们清除邪恶的能力。我们还可以针对学校的邪党书记、校长、管理层、普通教师写真相信,劝说他们不要再做助纣为虐,毒害众生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