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伴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老伴在一九九六年冬喜得大法。在这十五年漫长的岁月里,老伴尊师敬法,处处以“真、善、忍”为标准,不怕酷暑寒冬,天天学法炼功,走遍了我们家乡的大街小巷,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十五年如一日地虔诚学法,称得上是法轮大法的老年弟子。自然而然整个家庭处在祥和健康的环境之中,我也自觉不自觉的遵循“真、善、忍”的标准生活着。

记得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九日,老伴拖着病弱的身体要去法轮功辅导站学炼法轮功。那时我们家乡道路坑坑洼洼,连个路灯也没有,天黑路滑,又数九寒天,我家住北江沿,离辅导站很远,我不放心老伴一个人走夜路,只好天天傍晚陪老伴一起去辅导站学法。在辅导站看学员们手捧宝书《转法轮》,每人朗读一段,每晚都读几个小时。

当时我吸烟的瘾很大(每天吸二至三盒),吸起烟来一支接一支的吸,戒不掉。因为我去辅导站只是陪老伴学法炼功,所以别人学法读书时,我就光想去外边吸烟。就这样日复一日,约一个来月的时间,不知不觉我就一天比一天吸烟少了,最后就不想吸了,甚至别人在我面前吸烟也感到不舒服,我心里明白,这是陪老伴去学法炼功现场受益了。

自一九九六年,我家开始招食宿生。来我家的各个学校的学生络绎不绝,老伴感慨的说:“别人招食宿生都招不着,咱家不用贴广告,来的学生多的住不下。凡来咱家的学生都是有缘人,是师父安排来得法的。”

中共迫害大法后,老伴对食宿生们讲了法轮功真相,劝他们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尽管学校里诽谤污蔑法轮功,对学生们施加压力,但住在我家的食宿生都不怕学校的威胁,并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有好多学生还跟别的同学讲明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组织的团、队。晚上做完功课后,学生们还跟老伴读宝书《转法轮》和《明慧周刊》,还认真的打坐、学炼五套功法呢!在我家的食宿生都能和睦相处,个个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告诉您,有五位已经大学毕业啦,成为有用的人才,他们每次回来探亲,都来找我老伴畅谈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师父的威德!

记得在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家住宿生小波手扶栏杆玩时,冷不防被另一学生拽腿从炕上拖下,当时小波的右胳膊摔在地上成了麻花样,在场的人都吓傻了,只有我的老伴心态祥和,当即双手合十,求大法师父加持弟子,救救孩子,让孩子胳膊平安无事。随即老伴用手抚摸着小波受伤的胳膊,就听孩子受伤的胳膊“卡卡卡”连响了三声,眼瞅着孩子的胳膊立马恢复了原样,随后老伴拿来两支竹筷,做了个简易托板,让孩子把胳膊托平。告诉孩子不要害怕,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大法师父呵护,保你无事。你说神奇不?只用了不到两个星期,小波摘掉了简易托板,胳膊完全恢复了正常,完好无损。

在二零零八年夏天的一中午,我家的食宿生小健,急忙下楼去上学,他刚跑到路边,一辆夏利出租车逆向急速行驶过来,就听“轰”的一声,小健被车撞了个正着,车门的玻璃被小健的脑瓜撞碎了,车门的下部份被小健的膝盖顶進去一个大坑,小健却安然无恙,那旁观者都惊呆了。

我老伴闻信赶来,查看孩子有无伤情。孩子笑着说:“姥姥啊,幸亏您给我讲大法真相,给我退队啦,我有法轮大法师父保护着,要不然,我的小命早就报销了。谢谢大法师父啦!”孩子说完就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现场的人们无不为之惊叹:法轮功太神奇啦!

还有一个更神奇的真事:我家有个食宿生莹莹,才十三岁。有一天,莹莹下巴长了一个小脓包,她用手抠了,就感染化脓连成了一片,到诊所,大夫说是黄水疮,并说难以医治,就是治好了难免留下疤痕。莹莹当场就吓哭了。回来后,我老伴和气的告诉她:“别怕孩子,你只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敬请大法师父保佑,定能逢凶化吉,一切会好的。”莹莹诚恳的点了点头,她上床后一夜没睡,反反复复、真心默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默念到天亮,奇迹真的出现了,满下巴的脓包全定痂了。到第四天中午,痂皮全部脱落,连个小疤痕都没留下。莹莹照着镜子,美滋滋的,别提多高兴了。随后拉起我老伴的手,笑嘻嘻的跪拜在李老师像前,双手合十道:“谢谢法轮大法师父的呵护!我一定维护大法,报答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