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退休教师郑玉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郑玉,女,六十三岁,她是抚顺市石油一厂的技校退休教师。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遭受到多次绑架、关押,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面对邪党诬蔑、诽谤法轮功,郑玉到北京去为法轮功鸣冤,在天安门的广场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十月三十一日送到抚顺市戒毒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郑玉到抚顺市南站同修家学《转法轮》,被站前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当时被绑架的还有侯淑华(被迫害致死)等十五人,依次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看守所,南阳小学、抚顺教养院强改班学习,当时那里的洗脑班的人数有三十多人。五月十六日才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郑玉回河北省承德市老家探亲。抚顺市公安局的一个姓刘的局长带队五人坐火车去承德绑架郑玉。并伙同承德当地公安局一局长带领多人同时非法搜捕郑玉的母亲家,还有郑玉的两个妹妹家,两个弟弟家,五家同时被搜捕。郑玉当时在她的弟弟家中,她的弟弟拒开门,恶警们用消防梯架到三楼从窗户入室绑架郑玉。后由承德带到北京,由北京带到抚顺市教养院强改班学习班。在体检郑玉时,血压高拒收,将郑玉送街道呆了两天,并将郑玉锁在床上。当时是街道、派出所,还有政法委、“六一零”头目王宪庭(“六一零”是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等人的决定,让郑玉晚上在这住,白天由郑玉的两个儿子,陪同她去抚顺教养院的强改班学习。不让其儿子上班。半个月后,儿子压力很大,后来郑玉不断的讲真相,并讲大法的美好,政法委勉强同意放人。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郑玉和儿子、儿媳、孙子在家。街道、派出所一个姓刘的,还有武装防暴警察多人非法闯入郑玉家中,强行绑架郑玉。郑玉拼命抓住固定物不放手,从晚上六点钟骚扰、折腾到晚上九点,也没有把郑玉带走。后来,那些人让郑玉的儿子写一份出事他们负责的保证书签字后,才结束绑架。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郑玉坐公交车回家的途中,在抚顺市前葛又一次被葛布派出所的四人绑架,后被关押到抚顺市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之后,体检血压高拒收,又送抚顺市顺城区的学习洗脑班,逼迫“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信仰),但没有达到结果。后被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由吴伟带队)二十多天后逼迫郑玉写了“转化”书,才放人。当郑玉到家后,被勒索了三千元钱,说是洗脑班的费用,无收条。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四人在郑玉家楼下监视其居住。一个月据听说,监视的人每脱岗一天罚款四十元。

二零零九年,郑玉去承德老家探亲。顺城国保乘机两次在郑玉不在家的情况下,撬门而入,见没有人又把门带上。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清晨,郑玉在家。抚顺市顺城区国保的焦臣带队,街道、派出所的一帮恶人冲进室内,抄家抢劫,将郑玉家翻个乱七八糟。将郑玉家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私人物品及现金一千四百元,全部洗劫走。郑玉又一次被带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四月八日之后,郑玉在洗脑班,家中无人情况下,恶警焦臣非法多次闯入郑玉家偷走三个存折。四月二十八日下午,焦臣带一个警察、街道办事处人员,三人到罗台山庄洗脑班,见郑玉逼郑玉说出密码。焦臣公开说,这三个存折必须给他一万元钱,不然三个存折都没收,还给郑玉判刑。郑玉老伴去世十几年了,这存折是她节衣缩食积攒的生活费。郑玉在焦臣的邪恶的威逼下无奈只得告诉焦臣一个存折的密码,焦臣当天取了一万元。第二天,在街道放郑玉时,焦臣还了她存折,但少了一万元。这一切都没有收条。六月八日,焦臣又带三个人闯入郑玉家,针对存折一事旁敲侧击,得知郑玉没有给他曝光出去,才溜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