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本溪市教养院“抻床”摧残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本溪市教养院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教养院医务所内使用设置 “抻房”,使用“抻床”(俗称“死人床”,见下图)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抻床)

参与实施“抻床”酷刑的人员

本溪教养院设置在医务所中的“抻房”由警察郑凯主管。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抻床”酷刑时,一般有警察郑凯、医务所中一个医生、还有三个普教轮流监视。医务所共有四个男医生参与轮流监视,他们分别是院长井大勇、院长郭某、齐焕岭和张涛。他们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地对法轮功学员监控。

本溪教养院医务所的医生刘绍实谋划“抻床”迫害、“饥饿”迫害、灌食等迫害的极限,以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以及“不会出生命危险”。例如,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刘绍实指使恶警先不采取任何行动,“饿着他”,四天后灌一次食等迫害。

刘绍实为了避免参与迫害的恶警担责任,保证别“抻残”或“抻死”法轮功学员,但却要使法轮功学员在“抻床”的痛苦中,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同时,他还向劳教所提供被抻法轮功学员的忍耐极限资料。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也有直接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医生。例如,本溪法轮功学员姜虎林因抗议恶警“抻”他而绝食,医生故意给其灌食、灌水分开进行,先灌完食,将管拔出,再插进去,给其灌水。一天内,插、拔管六次,以此故意折磨他。

另外,恶警还指使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

“抻床”酷刑的细节描述

恶徒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用布条拧成的绳子,将法轮功学员绑在他们自制的双人床上,把法轮功学员的两条腿劈到极限,固定到床上,屁股下垫个胶圈,再把两只胳膊成一字形固定,除头和脖子能有点活动余地之外,全身都不能动,大、小便全在床上,对绝食抗争者进行野蛮的灌食时,也不松绑,二十四小时如此。

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这种酷刑时间有的长达一个月甚至更长,不限时间,无论“转化”“不转化”,即使“转化”了也不放下来,直到其生命到了极限,才放下来。(中共恶警把通过强制、欺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为“转化”)小便时,普教用塑料瓶子接,大便时,普教把白布带松开点,将两张床掰开,在两床的中间地上放一个盆,躺着大便。目的就是让受刑的法轮功学员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让他难受。结果,造成法轮功学员筋和肌肉拉伤,非常痛苦,使人精神崩溃,多名法轮功学员因遭受此酷刑,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

“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过程中,刘绍实和郑涛、赵世春又经常来“探视”学员,观察学员身体和精神状态,拟定进一步迫害计划。

遭“抻床”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曾经被抻床迫害、现已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本溪市法轮功学员邱智岩和本溪市法轮功学员李庆环。

本溪市教养院曾一次同时抻六人;一次同时抻七人。盘锦学员高东被连续抻数月,导致精神失常;本溪市法轮功学员赵成林被悬空抻起之后,暴打致双股溃烂;本溪市法轮功学员王继才被“抻刑”抻的脊椎错位;法轮功学员宋月刚被抻起,身体悬空,恶警就用一万八千伏的电棍电,后来又拳打脚踢,最后满脸是血,脸部变形;盘锦法轮功学员王雪飞被抻的两手腕皮肤破裂长好后仍留有黑色伤痕。更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抻达十天、二十天、三十天,甚至四十天不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与教养院的“中共领导们”直接参与下发生的,罪责难逃,而那些直接参与者:所谓的狱医们,等待你们的是“绞刑架上纳粹护士们”的悲惨下场。

本溪市教养院法制中心大队长刘绍实,警号2152071
本溪市教养院法制中心大队长刘绍实,警号2152071
本溪市教养院医务所狱医齐焕岭
本溪市教养院医务所狱医齐焕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9/辽宁省本溪市教养院“抻床”摧残法轮功学员-242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