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有这样的好师父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

一、多好的师父啊!

我今年六十四岁,修炼法轮大法十二年多了。一路过来,我总觉得师父对我太“偏爱”了。

我五岁时出疹子,差点丧命,之后嗓子出白喉,用土偏方治疗保住了命,却留下了咳嗽的病根,一直靠打青链霉素维持。一到冬天就不敢出屋,怕冷、怕凉、偶尔有时出家门,也是包裹的特别严实,只露眼睛能看路就行。丈夫挣的钱都给我买药、营养品,花去了家里的大部份收入,我还专门到香河住院治疗一个月,结果不但没治好,还用反了药,差点死在医院。为了治病,我还练了其它气功,还是没管事。

一九九八年底,一个女大法弟子知道我身体很不好,劝我炼法轮功,说效果特别好,我就问:“要钱不?”她说:“不要,义务教功。”我就和这位大法弟子到外村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一看师父就觉得特别亲,觉得师父讲的太有道理了。我伸着脖子、竖着耳朵,眼睛都不想眨一下,坐在电视机跟前听着,唯恐落下一个字。晚上回家,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一直拉肚子,随后肚子就特别舒服(我以前肚子总是胀胀的),我激动的在被窝里直哭,自言自语:“哪儿有这样的好师父啊!”

二、修心性

我看完师父的九讲讲法录像,还学会了炼功,接下来还要看书学法。有人说:“就你那点儿文化,还想看书? ”我想:“不认识的字我问,改坏毛病做好人,我还不会?”丈夫教会了我念《转法轮》。随着学法修炼,我的心性在提高,儿媳妇因为点儿小事儿对我破口大骂,还砸我的玻璃,我不动心,照样给她烙肉饼吃,我知道这是给我提高心性呢;以前我有病时,亲戚朋友拿东西看我,我明白不能白要别人的东西,就找机会加倍偿还给他们;两个女儿买来好吃的,我坚持让丈夫吃,说:“以前我欠你的太多,你都吃了吧!我炼功身体这么好,不需要再增加营养了。”

随着心性的提高,原来冬天咳喘不止不敢出屋的我,学功后三九天骑车满街跑没事儿,驮着六十多斤重的大白菜给离我家三十来里路的亲戚送去,这在过去连想都不敢想;我学法时,眼睛看到哪一行,哪一行字就变大;抱轮时,看到两只胳膊都是象灯管一样的颜色;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从下身拿走很长条状的东西,从此身体一身轻,十二年不用吃一粒药;我家的儿女考上学后,村里要收回地,从我家地的两边各抽走一条分给邻户人家,他们看我好说话,就想多要两尺多宽的地,我就说:“那就给你们吧,分剩下是我的。”结果,当年的夏天刮大风时,邻地两家的玉米秸向两边倒,就我家的直立,秋上我家的收成最好。这使我更加明白了“失与得”的内涵。

三、维护大法 救度有缘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邪党利用媒体疯狂诬蔑法轮功,乡里的邪党人员强迫我们法轮功学员到乡里進行所谓“学习”(即洗脑),我抱着三个月大的孙女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我怎么受益,一警察说:“你说的头头是道,是不是当过老师?”其实,我只上过三年小学,还都忘了,只是我想证实法,师父就给我智慧。结果警察没迫害我,还翻看《转法轮》,和我探讨“三花聚顶是怎么回事儿”,最后管事的说:“大热天在这儿多遭罪,你快回去吧!”

我用实际行动证实法,处处与人为善,为别人着想,凡接触到的人我都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我把印有“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贴在电线杆上、一中的外墙上,好长时间没人撕。我在村里撒真相小册子,狗也不叫。

因拆迁,我住到城里的楼上,儿子告诉我:“散发资料让年轻人去干,你别去!”我悟到:准是自己在这方面有欠缺,师父借他嘴点化我。我就和师父说:“师父,我要去散发真相小册子救人,让有缘人得救,恶人看不见!”结果,当晚七点多钟,我散发了两栋楼,竟一个人也没碰到!

四、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近几年来,我家事事顺,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比如:

1、农村人盖房子都要看日子,提前看天气预报。我就相信大法,其它什么都不信!结果,上梁那天,还有打焦子那天,天阴沉沉的,眼看要下雨了,可就是下不起来,而且天气凉快,民工出活多,邻居都说:“真是有高人保着你们家!”

2、我儿子年纪不小,就是好玩儿。一天,他在算账时,将一个大头钉含在嘴里边,不小心咽了下去,我说:“没事,你妈是学大法的,师父会保护你的!”第二天,儿子就把大头钉便出来了!

3、有一次,儿媳妇骑着电动车带着孙女从西向东刚上马路,就和从南向北行驶的汽车相撞,她们娘俩被撞出几米远,电动车摔坏了,孙女毫发未损,站起来给我打电话,我不慌不忙,在电话里告诉她们:“你们千万别讹人,准没事儿!”司机过意不去,给两千元钱让买新电动车!

4、二零一零年春天,由于家里活多,我将近三个月没好好学法,整点发正念也没坚持,被黑手、烂鬼、共产邪灵钻了空子,从身体上迫害我,我连续吐了几天血,血量还很大,家人劝我上医院,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我千万不能上医院或者这样离去,因为全村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不能破坏大法,不能因为我让世人对大法产生误解,从而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我抓紧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快恢复了正常,而和我有同样症状的病人到医院花了两万多块。家里人又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5、一次,我到市政府附近发正念,回来的路上,突然从头部到腰部感觉胀、痛、麻,脖子不能转,我马上想:“这都是干扰、假相,我不承认你,我还要回去做工作呢,解体一切干扰迫害因素!”结果一会儿这种症状就彻底消失,前后不到十分钟。

回想修炼历程,师父对我的洪恩真是难以言表,其实何止是这些,我从小到大多次遇大难不死:一次,被河水冲走,不会游泳的我,肩头朝上始终漂在水面上,冲出四五里地远才冲到岸上;还有一次,我坐在拉豆秸的车上,由于道滑,旁边又有水沟,车翻到水沟里,可我却神奇的坐在了车轱辘上。修炼后我才知道,这是师父早就开始保护我,让我等到大法开传时候得法、救人。

师恩浩荡师恩重,唯有精進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