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否定“病业”假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二零零四年十月的一天傍晚,突然感到胸闷上不来气,憋的我急忙跑到屋子外,同时有上厕所的感觉,这时已感觉要憋过去了,一张口直喷出两口鲜血,又便了一些胶皮状的紫色的东西,我迷迷糊糊才喘过气来。可是身体剧痛让我倒在地上,但脑中有一念很清晰:“师父救我!我不能这样死去,给法造成负面影响,我的生命师父说的算,来去由师父安排,师父留我,我就留。”

此念一出,我就站起来走回屋子里,感恩师父救了我,回屋后我不停的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共党邪灵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从晚上六点多钟一直到半夜十一点多钟,又便了五次血。此时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丈夫把我扶上炕,我躺着,胃疼的很,觉的天旋地转,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天亮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能下地走动,星期一上班去了。可是一个星期内我每天都便两次血,那时嘴唇发白,浑身没有一点血色,身体很虚弱走路都很慢。可自己从来没想到危险,该上班就上班,没有把自己当成病人,下班回家连饭都不能做,就请师父加持发正念铲除迫害。那时胃痛经常是彻夜难眠,晚上我就炼静功发正念,在行动上彻底否定邪恶因素的干扰,没有倒下。

一个半月后的一天早晨炼静功,我忽然感到胃部剧痛,胃象被揪下来一样,在那瞬间,整个身体都蹦起来了。这一下过去,我的胃再也不疼了。师父救了我,闯过了病业关,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出去发资料救人了,有师父的呵护我是多么幸福!

在助师正法路上,由于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执着于情的心不放。被旧势力钻空子,又出现了一次“病业”假相。那是二零零九年三月份的一天,我觉得腿疼,开始并没在意,觉的以前那么大的病业关都过来了,腿疼算什么。我没能及时正念否定邪恶因素的迫害,结果越来越重,不能正常走路了,觉的腿疼的各个关节都松散了,腿不听使唤,只要脚一触地,立刻从脚尖疼到大腿,不能上班了。

这天中午,眼前出现了一个个黑点,我就感到要上厕所,一下地腿疼的我要晕过去了,就在这时,我又一次的喊师父救我,丈夫把我扶起来躺在炕上。醒来我已是一身冷汗,一个在外地同修得知情况后,从几十里地赶到我家后。与我切磋找出我存在的问题,一是我不能及时否定迫害;二是学法不静达不到效果;三是同修情重;四是邪党文化太多没有清除。找到这些不足后我静心学法,从法中归正,在行动上也正念否定腿疼的病业假相,我不能躺在炕上,穿上鞋子,用手把住关节向下踩去,不管多疼也咬牙踩下去,练习在地上走几圈,揣上资料去救人。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了三里多路,把三十多份真相小册子送完了,走回来也没感觉到剧痛。第二天我骑上车子去上班,虽然腿还疼,但是能坚持住,就正常走,不给大法抹黑,一周后完全好转。感谢师恩!现在我能谨记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