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四年来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我家里的亲人很多都修炼法轮功,知道大法好,但自己没有修炼的愿望,这些年的时光就这样耗费了。甲同修(亲戚)经常给我讲大法的美好,还告诉大法是被迫害的。而且还给了我一本精致的小版本《转法轮》。七二零以后甲同修被非法关押,我那时害怕极了。在甲同修不在家的日子里,我很担心她、惦记她、想念她,每天都不快乐!因为平时她就象妈妈一样关心我、开导我、惦记我。我在心里想:“写保证就可以回家,她为什么不写呢?那本书上到底写了什么呢?让那么多修炼的人可以放下生死?”

我下决心看一遍《转法轮》看看到底写了什么呢?真那么好吗,如果好,我也修!就这样我每天晚上睡觉之前经常看《转法轮》。有一天我的嗓子很痛,肿了起来,我没想什么就坚持读《转法轮》,一会儿我的嗓子突然好了,一丁点都不疼了。但是自己也没深悟。我把《转法轮》看完了一遍,原来这是一本让人做好人的书啊!

在法中实修

不知不觉在我的生活中我会按照大法书上的要求来归正自己。甲同修三次被迫害,我似为甲同修而修,她在家我就经常看书,她不在家,我就把书藏起来,不敢看,现在想来其实这都是我要去的情啊!我是从二零零七年初开始实修的。

实修后,整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的腰肌劳损、背痛、胃病、鼻窦炎等等都好了。面相也改变了,皮肤白皙了,脸上很深的雀斑都看不出来了,心情舒畅,对人总是乐呵呵的,遇事能先为别人考虑。大法太超常了!记得有一天早上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应该好好学法了。从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学《转法轮》。在这里我也要感谢甲同修,是她一直都在提醒我、鼓励我平时要多看书,谁修谁得。而且还告诉我要把我的女儿带好,说她能成为我的女儿都不是一般的缘份,学法时不要把孩子落下。那时女儿八岁。二零零三年离婚后我一直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到现在,我在学法中去掉了怨恨心、妒嫉心、争斗心、不平衡心,利益心等。知道前夫对我的很多不公都是因为业力所致,所以我和前夫还有他的家人到现在相处的一直很好。我和甲同修、女儿经常在一起学法。现在我和女儿就是一个学法小组,女儿得法后聪明伶俐、学习好、身体好,对周围的同学好,身边的人都很喜欢她。而且还成为了我生活中的小助手,虽然现在只有十二岁,可已经会给我买菜做饭了。大家都说这小孩真了不起。

我现在正在背法。从去年十二月十二日到今天背到第七讲治病问题。背法的过程中感悟很多,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执着心,比如色欲心、贪心、安逸心、爱美心等等。我会一直坚持背法。每天早上三点五十的炼功我也是必须要参加的。刚开始炼功的时候状态不好,困,一个哈欠一个哈欠的打。第一次早晨抱轮的时候,胳膊那个酸呢,心想什么时候结束啊?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胳膊酸的想流泪。接下来的一年里我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自己也知道不对,可就是起不来。一天我看到其他同修写的修炼文章给我启发很大,觉的自己很差劲,心里有了一念,我明天早上一定起床炼功。就这样从二零零九年初到现在我每天都要起来炼功(除非有极特殊情况)。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有了这坚定的一念帮我消去了影响我炼功的不好的物质。我每天都精神百倍,容光焕发。就象师父说的:“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转法轮》)

每天除了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以外,每天晚上的七、八、九、十点我也要发正念。刚开始的时候我没什么感觉,但是我没有放弃,师父让发正念自然有发正念的道理。另外和甲同修晚上一起学法的时候,每到整点就带我一起发正念,就这样给我打下了一个发正念的好基础。后来随着不断的炼功、不断的发正念,每次发正念的能量越来越强。有时看明慧网上的文章或者是和女儿学法的时候一看要到整点了,有下一个整点再发的念头,但我一想不行,必须发正念,很多同修还在监狱、看守所受迫害,我能正念加持,同修在里面就会正念强一些。就这样坚持下来了。但是长时间发正念我做的不好,以后更加努力。

利用工作的便利条件救人

二零零七年我开始讲真相。甲同修经常及时给我送来最新的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给我看,我知道了讲真相,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就能保平安,保命。我就想让我身边的人都退出来不就平安了吗?!

我自己开了一个小店,经常有顾客、同学、朋友来。我知道我修大法了,空间场纯,身体有善的能量,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来。只要有机会我就和她们讲真相。我的顾客有各个学校的老师,市政府、区政府、各个银行、做生意的、反贪局的,安全局家属,派出所家属、还有周围居民区的人等等。我把顾客当朋友,亲人。我不看她们的职位,我知道她们来到这就是来听真相的,我和她们都是有很深缘份的,我要救她们。我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我对每一个顾客都实实在在,只要来的顾客通过和我接触后基本就不去别人家的店了,说我人好,厚道。我抓住和顾客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经常适时的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疑点等等。然后再讲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有的一次不行,找机会再讲第二次,不好劝的,我也让她们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

这四年来有很多顾客、同学(同学的家人)、朋友、来我这打工、实习的女孩很多都三退了。另外在讲真相之前,我和她们聊的很多,比如:当今社会的腐败、天灾人祸、信仰、家庭生活、服装衣帽等等。说到服装,这几年看神韵晚会,在服装、颜色搭配上给了我很多灵感,顾客说我会搭配,穿着得体,也经常向我请教。她们都很信赖我:有时顾客没吃饭,我就给拿盒牛奶、或者在我家吃、有时我包好的饺子请顾客品尝、有时顾客来的晚,我怕她饿,就拿一块糖、有时顾客心情不好我就给她宽心等等。顾客都很感动,给我讲真相做了很好的铺垫。   
                                 
另外我和女儿的老师,同学的家长、同学相处的也很好,有时家长忙来不及接孩子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照顾,我就和女儿智慧的给他们做三退,让他们知道真善忍好!假恶斗坏!现在老师、家长也很多三退了。其实我只有初中文化,可是顾客都以为我的学历很高呢。说一个人带孩子、再开个小店,不容易呀。我会说:这是因为我修大法了,按照真善忍做我才这么好的!有的我说:我有信仰,人有信仰好,善良,不做坏事!有神佛护佑,多好啊!有的我只是淡淡的一笑!不同的人,我就用不同的办法,一直讲到今天。我知道我的这些智慧、言谈举止都是来自大法,谢谢您伟大的师父!

在讲真相中修心性
  
其实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法学的好,真相就讲的好,法学的不好,带着怕心、顾虑心、面子心,完成任务的心等效果就不好。比如有一次由于心态不稳,带着怕同学说我的心给同学的同事讲真相,同学就给我的父亲打电话说了一些担心之类的话,我父亲暴跳如雷在电话里把我骂的很难听,而且马上给甲同修打电话,让她看护好我,别怎样怎样。甲同修很快来到我家,跟我说一定是有什么心在,找到它,在法上归正,我说没事,我不怕。但是心里很难受,然后我就整点发正念“清除我父亲及同学和她同事空间场中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与中共邪党文化的一切毒素,解体一切阻碍他们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决不允许邪恶操控他们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有一天晚上父亲来了,看到我的女儿他就乐了,态度很平静,和气的和我聊了一会,我安慰他。现在想来还是对父亲情太重,没有在法上去和他谈,而是人中的敷衍。父亲带着微笑回家了。

第二次我给同学的丈夫劝三退。因为她丈夫是我前夫的好朋友,所以给他讲一直有顾虑。这次我请他们一家三口吃饭,我想我给你讲,你也不会告诉我前夫。其实这已经就不在法上了。在回来开车的路上我劝他,他不相信,这时车上静静的,我的怕心乎乎往上冒。下车后我问女儿:“你说他能不能和你爸爸说?”我女儿说:“能。你是急心,你都没和他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你就让人家退,你没站在人家的角度想问题。”晚上回家发正念,担心。结果可想而知,没几天我前夫就给我打了电话说我,孩子的爷爷也从外地打电话给我父亲。我父亲跟我在电话里说;“你再怎么样怎么样,人家就要把孩子接走,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我心里想:“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说你别激动,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我什么事情都没有,有时间见面谈等等。为了安全起见我把电话挂断了。这时候甲同修关键的时候来到我家,我把事情和她说了一遍,我说我爸打了多遍电话都没找到你,可能得去你家,怎么办?当时我感觉我的空间场不好的物质越来越浓,我压力很大。

甲同修说:“出现这事不是偶然的,说明咱俩有要去的心,咱俩不要承认它,我今晚不走了,咱俩好好学法吧,在法上提高。”我俩还学了两遍《精進要旨》。学的过程中有一段话,我看了几遍:“不管什么人或什么社会力量,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给它修的吗?它们会给你正果吗?对它们的心理倾斜就不是迷信了吗?其实这才是愚昧。而且我们不是气功而是佛法修炼啊!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進要旨》〈为谁而修〉)是啊,我是为谁而修呢?一有压力就害怕了,委屈了,我不要这些变异的观念,不管谁怎么说我,骂我,我一定坚修到底,不动心!我是修炼人,我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同时也找到了我对女儿、父亲、前夫的情、依赖心、面子心、刚修的时候心想我在家修,别人也不知道的人中的奸猾的心等等。

没几天,我正在认真学法,一抬头看到父亲来了,我马上起来迎接。父亲坐在沙发上说:“你可真得注意点安全啊!共产(邪)党狠啊,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呀,你不缺吃、不缺喝、衣食无忧,孩子又这么好,好日子不想好好过了是不是?”父亲流泪了。我心里一直发正念:清除我父亲空间场内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与中共恶党的一切毒素,决不允许邪恶操控他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同时求师父加持弟子。我想你既然来了,我就堂堂正正的和你谈谈大法有多好吧!我说:“爸,你的心情我理解,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惦记我,心疼我。可是你看我现在多好啊!我离婚前和离婚后你也看到我的变化了,我心情好、身体好、不怨不恨、不争不斗、孩子我带的好、我也孝顺你们、周围邻居,顾客,家长,同学,朋友都说我好。我为什么这么好呢?我都是因为学了大法了,我处处按真善忍去做去修,爸,你不替我高兴吗?你有我这样的女儿你不应该骄傲吗!你说我修了大法不思進取了,没有抱负了。就我这小店开了快十年了,周围还新开了好多家,要不是我按大法真善忍去做,我的店不知要关几回门了。我处处为顾客着想,不强买不强卖。顾客说到我这里心情好,身心、心灵都能放松、净化,都愿意来。如果不修大法,骗人,那我现在还不知什么样了呢?你自己都说怕我离婚后承受不住得精神病呢。结果你看我现在多好啊!现在大法受迫害,我不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还是什么修炼人。就拿你来说如果有一天你受迫害了,我也会在你身边,告诉所有的人我父亲是个好人,他对我有多好,他是受迫害的。爸,你说是不是。”

随着我一边说,我父亲一边点头说:“那你也不要看到谁都说,人坏呀。”我说:你放心吧,修大法开智开慧,我会智慧的,理智的去讲的。我爸还说:是不是给你什么官当啊,这么发展你?我笑着说:“你说错了,大法洪传,人传人,心传心,没有组织、没有职位,想修就修,不想修就不修,修师父就管!还有你不要什么事情都去找甲同修,她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关心我、安慰我、鼓励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我身边,咱要感谢人家,你怎么还怪人家呢?她让我做一个好人不对吗?”我父亲还说:“共产(邪)党给我发退休金,挺好的,别总和人家对着干。”我说:“爸,不是跟它对着干,它现在就是一个烂苹果,没救了,你不要对它还有希望,它杀人太多,坏事做绝,是老天爷要灭它,谁也挡不住,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平安呢!再说你挣的退休金是你工作了一辈子应该得的,我失业的时候它怎么不给我,它怎么不给大街上要饭的呢?”父亲不住的点头。就这样父亲高兴的回家了,走之前还给我留下五百元钱说让我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我知道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根本的执着与自己坚修大法的一念,师父又一次为我化解了魔难!

建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九年末,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学法,在这半个多月的学法时间里,我的收获太大了。我一直有发真相资料的愿望,师父就为我安排了。有一天学完法,同修乙从包里拿出一些资料说:“看你有心发资料就带回去吧,我惊喜的如获至宝似的放到了自己的包里。”过了几天,有一次学完法,同修丙说:“你为什么不买个电脑自己上明慧网呢?可好了,你和你女儿可以每天看到同修写的文章,多好啊!”我说我正想呢!就这样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买来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我和甲同修也开了一朵小花。甲同修教会了我上网、下载、打印、发三退声明、打印资料、打印不干胶、真相纸币等。这样我能发多少就打多少。

做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也是修心的过程,太严肃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打印机总出故障,有时一道一道的,有时打不出来字,有时颜色浅,有时机器不工作,暴露出了我的干事心、急心、埋怨心、不平衡心、欢喜心、色欲心等。我和女儿经常出去发资料。有一次我和女儿发真相资料时,我总觉的后边有人跟着我俩,我就回头一看也没有人啊,原来是自己的影子,唉,自己吓唬自己,真惭愧!我俩现在配合的可好了。有的时候我俩从楼上往下发,有的时候她在低层等我,给我发正念、或者她自己配合我发,或者拿个粉笔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她拿胶水给我涂好后,我粘、有时我贴不干胶,拽下来的纸随手给她,然后她迅速的放在自己的衣服里或衣服的袖子里。记得有一次,我从楼上下来,她还没有写完,我说:“你快点,女儿说你不要着急,我们之间要整体配合,你知道不。”我很不好意思的笑了。有一次发完资料我问她:“你发资料的时候你害怕不?”她说: “我不怕,我什么也没想就想着救度众生来着。你不是告诉我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吗?!”

发资料快一年了,一直都很平稳,有几次也是有惊无险,回来后就向内找,在法上归正自己。上街买菜,到商店、超市买东西我也经常花真相币,现在越来越随意,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其实就象同修说的你只要有心做大法的哪一个项目,师父就会帮我们,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以上是我这四年的修炼体会,我知道自己做的很不好,还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一定会在大法中精進!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第一次写交流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