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每一天该做的 不要留遗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转眼间得法已十五年有余,一路走来其间有着无数的坎坷、辛酸与艰辛,更多的是走过之后的幸福,一路上充满了对师尊的无限感激,人类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之情。感谢师尊对我的厚爱,让我有幸得法,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谢师尊一路对我的慈悲呵护,让我走过邪恶疯狂迫害的十一年。

我于一九九五年三月八日得法,那时刚刚二十岁的我正在上大学。得法的原由很多,谈起来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感触,我是在无意间就得法了,我那时不是为了祛病,好象这就是我生命中等待的。在经过十几年的修炼后才知道,我们得法看似很偶然,其中倾注了师尊无数的心血,师尊为了我们得法,在历史久远时期就在看护我们,走过了无数次的转世,今生才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生命,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两次進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开始迫害大法。我虽是一个平凡的人,但生命中知道我是为法而来的,我们去了省政府,接下来曾为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泪流满面,在无助的日子里,每日在心里跟师尊说着话。忘不了九九年九月九日那个日子,我走出去为大法鸣冤。在我离开公司的那一刻,我看着自己的双脚,我想到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悉尼法会讲法》)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進京上访护法之路。

在北京的日子,每天都能见到许许多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在那里听到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身心每天都在升华着,那段宝贵的时光也为后来证实法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记得有一位东北同修说:“我们八人在被关押期间,有一天一个警察叫我们每人写一句对大法的认识,我们写的‘真金不怕火炼’、‘修炼就如大浪淘沙’、‘坚修大法心不动’,反正写的一个比一个坚定。”当时警察看完后笑了,说:“你们记住今天这一刻,这一刻将在历史上停留很多年很多年。”同修们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借警察的嘴在说。在九九年“十一”前我们顺利去了北京信访办,在那里我们表达了我们的心声,为师父、为大法鸣冤,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无条件释放所有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又一次踏上進京之路。这时我身怀六甲,我们辗转反侧,到达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喊出了大法弟子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我们打开横幅,有很多不相识的同修也上来了,喊着大法好,保护着横幅 ……我们的声音响彻宇宙。邪恶象疯了一样抢我们的横幅,有一警察对我说:“松手,否则打掉了孩子,我们不管。”我们被强行推上了警车。在通过地铁口时,他们准备换一辆车,想把我强行拉下去,当时不知原因,同修也不让我下去,我紧紧的拉着同修,为此有几个同修还挨了打。他们把我们一起拉到了天安门分局,那里聚集了很多同修,看着同修们被打,我哭了。在检查无果的情况下,一个警察想把我弄出去,我还是紧紧的抓着同修,他们无奈只好将我和一位阿姨一起放出了分局,还对那位阿姨说:“你是一位母亲,你把她安全护送回家。”放出后,我们不走,使劲敲着门,我们和同修一起来的一定要一起回去。在很多人的劝说下,我们离开了分局,想着里面的同修,我们走着哭着。此时天也下起了豆大的雨,这哪是雨呀,这分明是神佛的泪。那一天北京广场温度高达四十多度。那一次我的心非常的平静,师父的慈悲,同修的保护,让我安全的回来了,还让一位阿姨送我回家。

当孩子长大一些时,我给他讲起天安门广场的故事时,他居然说他也去过天安门,他还说:“妈妈,那时邪恶肯定不敢迫害你。”我问:“为什么?”他说:“邪恶一看来了这么一个大觉者,都吓坏了。”的确,那次我没受任何的迫害,可那时孩子还在肚子里呢。

三次被非法抓捕

在邪恶恶毒的攻击大法的日子里,我们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真相。在孩子满周岁时,我被绑架到劳教所,每天听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叫声,我才真正知道大法弟子所受的苦难。我想用生命为大法弟子开创一片环境,在高压迫害下,那种生不如死的苦难,我请师父让我走,邪恶未将我肉身夺走,师父的慈悲让我又活过来了。在那巨关巨难中我没有听任何一个犹大的游说,我只是尽自己的所能做的更好。

在那里有一次清楚的看到了迫害者的下场,在一个盛大的类似游泳馆的房子里,上面有一个天窗,下面是滚烫的沸水,我看见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被人用绳子套在脖子上,从天窗上掉下来,落入沸水中,听到了他的惨叫声,很快又被提起,不想让他很快死去,就这样被来回提起放下,最后只剩下脑袋和骨架子,一点意念让他知道这是迫害大法的下场。当我告诉那些包夹时,她们说再也不敢参与迫害了。

回家后,我无法忘却同修们那期盼的眼神,我回来时她们一再说,回去后一定要曝光这里的邪恶。回想起在劳教所的日子,没有做好的地方与大法弟子们所受的苦难,每日都泪流满面。直到有一天,也就是把所有的曝光材料上到网上的那一晚,师父的新经文下来了“大法徒 抹去淚 撒旦魔 全崩潰”(《洪吟二》〈清醒〉),这不是师父在说我吗?原来师父什么都知道,我止住了泪,充满了对师父无限的感激。

那时很多资料点被抄,我在送揭露材料时又被守在那里的邪恶抓了,他们看到了揭露的材料移交到当地的公安,当地的公安与我当时的单位领导也都看到了劳教所的种种罪恶。那一次也许因为揭露邪恶做的好,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留在公司里,时隔不久顺利回家了。

零四年由于传递资料,我又一次被邪恶迫害,在公安局里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把我的包套在脖子上,拉着走,恶人叫嚣着:“扒光衣服,倒挂起来。”在他们刚刚酷刑折磨完我之后,我还被绑在老虎凳上,他们把饮料和吃的放在我前面,强行要给我照相,并且说把这也照上,看看我们对法轮功多么关照。在法庭上我为自己做了辩护,我将公安局对待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全部曝光,《在公安局的三天三夜》、《给公安局的一封信》,还有一份辩护材料共二十多页一起交于法官,法庭的刑警都不敢相信公安局如此对大法弟子使用酷刑。我义正辞严的说:“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修炼无罪。”我突然听到空中两声巨响。后来我无意上网时看到了一条新闻:当时在向检察院的人员讲清真相后,案件被打回原局,邪恶不甘心,三次上诉,三次被检察院打回,依法三次驳回。

稳步做好三件事

如今我依然走在修炼大法的大道上,稳健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利用各种方式救度众生。做好每一天该做的,不要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我悟到,修炼的过程也就是与众生结缘的过程。过程中有许许多多的感动,每做好一次,都双手合十,向师尊表达敬意。没有师尊的精心安排,我什么都没有。

有时走在街上,脑中想着大法,浑身充满了热量,大法给我力量,大法让我变得如此坚强,大法让我的身心坚不可摧,谢谢师尊!

很多年来,一直想写一篇文章,表达对师尊深深的敬意,这也是我第一次投稿,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