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不足 更加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静下心来想一想十几年来所走过来的路,无不是在师尊呵护下,在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同时也走出了自己的路,虽然坎坷但是毕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对照大法,找出过去一年多修炼中的不足,今后要学好法,更加精進。

一、配合讲真相 闯出魔窟

在二零零九年的“十一”过后,我再一次被恶警绑架。而绑架的原因是我所在地的区级公安局610在“十一”放假期间监听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庭电话,另一名大法弟子的孩子在北京郊区读大学,她想送孩子回学校,当时邪党害怕老百姓去北京上访,就唆使我单位对我们两个大法弟子从十月二日至十月七日期间监视居住。我们将这一邪恶在明慧网曝光后,同修做成了传单,進行了散发,参与者的名字在真相传单上曝光出来,其中有我们科室主任的名字,他不思反省,反而报了警。我被绑架后,高喊“法轮大法好”,走到哪里就将真相讲到哪里,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被送到拘留所,在那里给遇到的人讲真相,劝退了几十个人。

在拘留所中,由于开始没有做好,被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刑拘了,那意思是要判刑。我進一步找自己的执著还是安逸心、色欲之心在作怪,一方面我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我的邪恶,一面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殴打的嘴中冒血,都不能使我有任何的动摇,我将这些痛苦返回到邪恶身上。我就这样喊了一通宵。而外面的同修得知我被绑架后马上通知了我地区的同修共同发正念,并动员我的父母去我们局公司的公安分局要人,因为绑架我的是我们局公司公安分局属下的派出所,我的父母在同修的劝说下,去了好几趟公安分局。后来,邪恶说我的案子被送到上一级了,没有办法了,只有等着判刑了。我的父母有些退缩了,同修们又多次去动员我的父母,让他们不要相信邪恶的谎言,接着去要人。我的父母在继续要人的过程中,就讲我是怎样的孝顺,怎样是个好孩子,而我们局公司公安分局国保科的警察在这几年中被我们不断曝光他们的邪恶行为,他们已经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不想参与到迫害中来,他们也在向上级汇报过程中保护我,从他们的行为中看到他们也在选择他们的未来。所以就在这样一个大形势下,几天后我被无罪释放。

回到家,我的父母也改变了态度,被大法弟子的无私精神感动了,回来后跟我说你们谁谁谁,那么冷,在公安局门口发正念,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发正念,但是知道是为了我好。看到大家心那么齐,父母很感动。我的父亲说你们的谁谁来咱们家好几趟,还有谁谁,可见如果我们做的好,家里人会配合去要人,如果被关押的同修再正念足,人是完全可以要出来的。同时从中可以救度同修的家人,使他们進一步明白大法真相,所以这个过程也是救人的过程。我们做的好就会救度更多的人。从表面上看是我的父母一趟趟的去公安分局要人,七十多岁的人了,感动了公安分局的局长,因为得符合常人这一块的理,实际上是我们共同配合解体了另外空间的迫害我们的邪恶。我们单位的国保科的警察最后还开了个总结会,从他们的角度说为了社会的和谐,为了我的家人考虑,还说让我自己保护好自己。

这样的结果是我们这里同修们这些年来共同揭露邪恶产生的。这些年来,我们这里只要有邪恶迫害发生,哪怕一点点小事都要曝光出来,然后国外的同修就会打电话讲真相,我们大家再共同配合发传单、贴不干胶等震慑邪恶,由于揭露邪恶揭露的好,这些警察已经明白了真相,不会主动参与迫害了。我们这里现在只有一名同修还在劳教所中,也快出来了,而当初她再早一次被劳教(零八年),都被送到劳教队了,我们当地的公安分局国保科的副科长对劳教所的医生说她身体不好,结果劳教所不收给退回来了,后来她在零九年再一次被迫害是区级公安局办的。

通过我这件事同修们又去给那个副科长讲真相,给他退了党,最近他又主动调离了那个岗位,都知道那个位置造业,他常说的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我回到单位上班后,我的室主任找到我,改变了原来的态度,原来给他讲真相,他不听,通过这件事他已经收到几十条劝善的短信和电话,对他触动很大,他也说我们都是好人。

通过这一魔难,我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的漏洞,在此前我总是将邪恶迫害我的理由说成是我的色欲之心,我修炼路上的所有的魔难都是因为这个,而没有真正的正念去破除它,而邪恶也总是抓住我的这颗心不放,你承认它,不就是默认它的迫害了吗。它就有理由来管你、来迫害你。而这不是师父要的,师父让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连它们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就是对旧势力的全盘否定。而我们自己做的再好些,做的再正一些,不要让它们抓到把柄。通过这一年来接连发生在我身上的问题,我深深的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一念不正,就会毁了自己。我也在反思,为什么在正法的最后时期还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一个是法没有学好,没有重视发正念,师父说的三件事有两件都没有做好,那讲真相的效果可想而知了。

现在我们本地同修为了针对邪恶的最后疯狂(现在全国很多地方在办洗脑班),每天晚上八点到九点用一个小时的时间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也积极的配合,每天参与其中发现效果很好。原来由于没有重视发正念,邪恶就在我的空间场存在,不但迫害我,还会迫害其他同修,这么重要的事做不好,怎么说助师正法做的好呢?

二、摆正搞技术与修炼的关系

近两年来我为当地同修在技术上提供支持,一直以来大家在技术上对我有了依赖心理,这可能也是邪恶重点迫害我的一个原因,我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觉得老这样下去也不行,同修们走不出自己的路,应该让资料点独立起来,现在外面维修机器也是很方便的,没有了最初的安全问题,外面电脑维修店,打印机维修店很多。再加上我连着两次出问题,对同修的内部也产生了不稳定的因素,原来一直认为我修的还不错呢,怎么出这么大的漏子呢。那么如果机器出了问题,首先找自己的心性,然后如果还解决不了,在安全上没有问题后完全可以找外面的维修店,而往往问题都是出在打印机上,这跟同修在使用自己的法器时的心态也有很大关系。

我也在找自己的问题,在技术上总是大包大揽,还有了钻研技术的心,耽误了学法和发正念的时间,如果做资料的同修都能够独立了,那么大家在使用自己的法器中就会精心仔细,就会减少问题的出现。同修在这个过程中心性又提高了,因为考虑了技术同修的安全问题。如果没有技术同修的概念,邪恶也不会死盯在技术同修的漏洞上,而如果技术同修出问题,可能牵连一大片。

现在我从搞技术中脱离出来,用更多的时间来多学法、炼功、发正念,家庭也更和谐了,现在妻子对我也更放心了,不再有事没事往外跑了。而我看明慧网上别的地区的同修做的好的,早就在这样走了,资料点早就独立了,这样技术同修也不用成天钻研技术耽误了学法炼功的时间。在有些方面还是需要技术同修。比如说安装新唐人大锅,真相语音电话的技术问题等等,这些技术都不难,参与的人越多越好,让技术分流,也就会更加安全。

三、手机讲真相救人

讲真相我还是以用手机讲为主,主要围绕着法轮大法好的基本真相,信仰自由被迫害,人权啊这些,人都容易接受,还有告诉人们看《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邪恶,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为了防止邪恶的拦截,每条短信采用竖排七行七列这种方式,都能够发出去,每条短信发一两百条,然后就从新修改,这样一个月下来能够发几千条。

前些时候邪党说的实名制根本没有实施,买的联通卡还是不用身份证,可见邪党的政策什么的都是有名无实,老百姓也不听它的。短信回复中有的说谢谢,有的问是谁,我都回复:法轮大法弟子祝您选择美好未来。当然也有骂街的,我都把号码记下来,然后用其它方式(彩信或语音电话)接着劝善。

我们做什么项目都要把它做的最好。我的手机讲真相还可以加上语音电话和彩信功能,现在我根据同修在天地行论坛讲的制作一条耳机线就可以实现语音电话功能,现在正在实验。彩信将在下一步实现。

今年我利用网络讲真相也有了新发展,由于换了新的上网设备,提高了上网速度。群发邮件我主要采用发图片的方式,图片带的信息量较大,图文并茂,简洁直观,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并随附件送上《九评共产党》电子书或者是突破封锁上网软件。但是现在邪恶的封锁也加剧了,不象往年群发数量上允许那么大了,但是我都一个个克服了阻力,并用智慧不断的突破其封锁,再加上同修做的群发软件的安全上、性能上都是一流的,我现在还在不断突破着,完善着发送的质量,以期在群发的质量和数量上达到更好的效果。这个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心性提高的过程。

在其他讲真相方面也更加成熟了,无论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使用退党币,贴真相不干胶,还是发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这些方面都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但是想一想自己还是没有全力都用在救人上面,容易满足,而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救,自己的责任真的很重,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远,只有不断精進再精進,不懈怠,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众生,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现在我主要解决的问题是,从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中彻底解体邪恶的一切安排,从根本上减少、降低邪恶的干扰,以期更好、更多的救度众生,减少损失,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

层次有限,认识有限,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