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重伤痊愈 说真话多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个人从六层楼高的立交桥掉下之后,身体摔伤,医院无法治疗几乎瘫痪,在修炼法轮功后,得到神奇的康复。而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个人坚持信仰说真话,受到多次的迫害,都没有让这个人放弃信仰。这个人就是抚顺市站前的法轮功学员王克(女,五十六岁),她在不断的迫害中走了过来。

从立交桥掉下来几乎摔瘫痪,修法轮功神奇康复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五月间,当时王克家养着小客车。在一天晚上九点左右的车拉着客人,跑到桃仙机场的立交桥时车坏了,后来又找个车给旅客都拉走了。王克在上另一个车时,因为需要经过立交桥的夹空时,王克从立交桥的夹空中掉了下去了,立交桥有六层楼高。立交桥下还跑火车呢,王克没有掉到火车道上去,而掉到一边了,当时王克就不省人事了。后来有人将她从立交桥下背上来,倒了两个车送到抚顺中医院去了。

到医院一检查,胸十二椎,腰骨、尾骨和胸骨骨折,胸里全部是血。后来用针管吸胸里的血,又自然的吸收。当时医生说受的伤能导致王克瘫痪。在医院里不能合眼,满身象针扎一样疼,不会坐、不会站。在医院里能住一个月左右,钱花的也差不多了,用担架将王克抬回家了。

回家后王克忍受着痛苦,不能睡觉,全身的疼痛,伴随着那种痛苦就象用东西往脚里订东西一样,特别的痛。要睡觉她的丈夫用手给她搓着身体,根本就睡不着觉。那种痛苦遭的罪,就不用说了。

在家中王克呆了二个多月,后来还要给王克手术,但是手术的结果就是,很可能右腿瘫痪,这样就放弃了做手术。王克就到大连的安波温泉,她的姐姐家那去做疗养去了。走的时候,在从南站到火车站,仅几百米的路程,都得搭车走,而且还在尾骨骨折处,出现骨质增生的现象,致使脚都挂不住鞋。在她姐姐那做疗养时,因为水是温泉,下到水时就不疼,上来就疼,全身的疼痛,疗养也没有疗好,后来就回到家中了,那时右腿的肌肉都萎缩了。

回到家以后,王克也练了各种气功,但都没有效果。后来王克的亲属告诉王克只有学法轮功,才能治好你的病。王克知道在抚顺北站那,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她和她的儿子,就到北站去找那个人了。真的凑巧,真找到那个炼法轮功的人了。在那个人的家中,听师父讲法,王克那时听师父讲法,听的就非常的好,一点点的改变着王克,王克在听法的过程中,也渐渐的改变着身体。

那时,王克在银行存钱,给她多了五百元。当时王克也没有说,因为她想是你给我存的,不是我存的。学功以后,她马上到银行,告诉银行的人给她多存钱了,但是银行的人没人承认此事。王克没有办法,只好回家了。但是后来王克一个新的永久牌自行车被盗,她知道了,是她在存钱的时候,多存没有告诉人家,后来找人家不敢承认了,这也就是因果报应吧!

在一九九六年六月份王克开始学法轮功,到九六年的八月份,王克已经恢复的非常的好了。能自己去买涂料,并搬到楼上去,还能自己刷涂料了。王克非常的高兴,在医院被判瘫痪的人,在学法轮功两个月之后,所有的症状不翼而飞。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在抚顺儿童公园炼功遭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中共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之时,法轮功学员都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于是在一九九九年的九月间,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到抚顺的儿童公园去炼法轮功,当时学员都想证实法轮功的美好!王克同样跟着法轮功学员去炼功,那天是早上五点多钟,开始炼的。他们炼完之后,警察一下子就上来了,把许多炼功人,一下子就推上警车了,非法关押到抚顺永安台派出所了。后来被送到抚顺看守所了,在看守所里,一个刘姓的警察,那时三十多岁,用电棍电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荆平。在拘留所里呆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后来家人担保,又交了一些钱,被释放了。

在抚顺教养院遭到的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七月间,抚顺市站前派出所一个庞姓警察,告诉王克到派出所去一趟,要跟王克唠唠。王克到站前派出所之后,那个姓庞的没有在那。后来,让王克到千金派出所。在千金派出所那,有一个是抚顺市欢乐园的一个女的,还有粮栈街的穆春玲,永安台一个彭姓的女子,这些人都是炼法轮功的。千金派出所的人,又让王克等这炼法轮功的四人到抚顺南台政法委那去,政法委的人用车把她们四人送到了抚顺教养院。

到教养院之后,就让她们四人收拾屋子,因为那时要大量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王克一被带到教养院,就全身难受。王克只有炼功,来缓解这一切,每天都躺在床上,还绝食。后来教养院的人,说王克是头,就给王克教养了一年,送到女子自强学校了。因为王克的身体不好,在那呆了半个月就院外执行了。王克和那个姓彭的女子一同被释放的。

到北京上访 被非法送到抚顺市看守所

在二零零一年四五月间,王克又到北京去上访。因为那天是星期五,所以王克在北京的一公园里呆了两天。后来,在天安门广场的附近,一个抚顺的警察抓到王克,问王克是哪的?王克说,是抚顺的。在上访,并拿出一封信,给了那个抚顺的警察,就是王克炼法轮功自己瘫痪的身体恢复了健康的信。后来,王克被带到北京一个叫方庄的地方,那是抚顺市的驻京办事处。那时第二天,王克被送回抚顺,是站派出所一个姓庞的和一个女的去接的王克。回来之后,就把她非法关进抚顺市拘留所。

当王克被关进拘留所之后,她的身体又出现全身疼痛的症状,王克就炼功。看守所的警察不让王克炼功,还指使一个收破烂的女人看着王克。在看守所时,法轮功学员都不吃饭,都在抗议对其非法的关押,王克也没有吃饭。而王克炼功时,那个收破烂的女子就打王克,不让王克炼。后来,打王克那个女子,打过王克之后,膀子疼。王克每天除了炼功,就在那躺着。

后来,看守所的一个刘姓的警察,拉着王克到院去检查,王克还在绝食。一检查王克的身体不行,不能被关押,就给王克释放了。王克在看守所里呆了三天。

从北京被绑架回抚顺

在二零零二年的四月间,抚顺的法轮功学员姜杰家被抄。因为王克经常地和姜杰还有她的丈夫打电话,警察知道王克的电话号码了,当时王克在北京。

抚顺的“六一零”、抚顺市公安局的警察去了三辆小车,还有在北京方庄办事处的警察,到北京王克的住处将王克绑架,将她非法的押回到抚顺教养院了。在抚顺教养院里,王克绝食,因身体不适躺着。后来,一个在抚顺欢乐园那住的管教,身高近一米八、挺瘦的,用电棍电王克的嘴和脸,并用凳子压住王克的头部,非常的残忍。后来一个警察对王克说,你得吃饭,你吃饭你可以炼功,但是电你那个人在的时候,你不要炼,他不在时你可以炼。

当时王克和两个清原的学法轮功的在一个屋,后来他俩也被调走了,王克的家人也来了,将她接回家了。

被新华派出所绑架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之前,王克和徐君(抚顺的法轮功学员)到新华派出所旁边的楼上去粘贴真相,被两个人看见徐君在一楼那粘呢,那两个人就喊,新华派出所也出来人了。就把王克俩人绑架到新华派出所了。那里的警察,让她们指着贴粘,说是她们贴的。王克他们没有配合他们。后来,他俩就被送到抚顺拘留所了。

在拘留所里,王克全身的神经痛直哆嗦。拘留所的警察拉着王克到医院检查,一看不行,没有收王克被释放了。徐君因心脏病也一个星期就放了。

一个因从立交桥掉下来,被医院判瘫痪的病人,而修炼法轮功获得新生。而在法轮功的被迫害中,就因为讲自己从立交桥上掉下来,而学法轮功康复的经历讲给别人,就被多次非法迫害。世人你们看看,天理何在!

迫害法轮功的人,最终将被人类的法律正义审判。如何选择是你们自己的事,法轮功学员已经告诉你们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和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实情况,你们自己去选择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