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破除变异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世风日下,人类道德大滑坡。各种变异的观念甚嚣尘上。人人都在这个大染缸中被污染。我一个修炼人也身受其害而不知。总认为修大法了,去掉了很多执著和观念,没有什么变异的观念了。最近我学着向内找,一找吓一跳,今天我把它曝光出来,解体它。

按照我们中国传统道德,子女应该孝敬父母,子不嫌母丑家贫。可现在的中国人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毒害,把这一伦理道德给败坏了,变异了。老人反应该“孝顺”起儿孙来了,这已经成为现在中国人的普遍现象了,我们修炼人也推波助澜了,认为常人都对儿媳孙子百依百顺,倾尽财力人力服务于儿孙,更有甚者在儿媳面前挨吵挨骂都能忍气吞声。而我们修大法的更要忍,更要善,不能争斗。

在这种变异观念误导下,我对儿媳逆来顺受,百般迁就。我带着生活费来外地给儿媳看孩子,一问钱少就生气,我就多带钱。购物、做饭、洗衣服、晒被、打扫房间、伺候孙子吃喝拉撒,全包全管,每天眼一睁,忙到熄灯,吃着残渣剩饭。而儿子媳妇却有时间舒舒服服喝着茶水谈笑风生的看电视,嚷嚷着要做好吃的饭菜,不能太小气,让孩子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东西,玩最好的玩具,即使这样儿媳也不满意,经常牢骚满腹,谁家的公婆不给儿家看孩子、买房子、管家务、疼儿媳。这种倒“孝顺”,公婆受虐待的行为是违背天理的,而我学法不深,一味的承受,一味的忍。助长了这种恶习,使儿媳变得更加蛮横,衣服上有一点斑点,就指着我鼻子吵,地上有一根头发丝,就吼着让我拣起来。坐月子,给她端屎端尿,还变着花样做饭送到跟前,一不对味就翻白眼训斥,……还嫌我没本事,不会挣钱,还嫌我生了三个孩子,落下大心事,给她也添麻烦。有时竟污言秽语的骂我和老伴。对这种行为我有时能坦然而忍,有时强忍,有时忍不住,向常人(老伴)诉苦。老伴暴怒,喝醉酒吵骂儿媳,引发更大的矛盾,这种状态持续将近四年。

去年十一月份读周刊同修的交流文章,给我启发很大,我开始在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善?今年四月份周刊《再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善》,使我更加明确了真正善的内涵,常人对儿媳的虐待谩骂逆来顺受,忍气吞声,是因为整个社会形势都是这样,认为现在社会变了,公婆应该忍气受罪,常人没有能力改变这种状态,也不知道高层次的道理。而我大法弟子有大法导航:“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转法轮》),对儿媳的倒行逆施,我一味的迁就,不是真正的善,而是纵容她干坏事造业。明白了这些理念,我理直气壮了,我要有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严。在儿媳面前再也不象以前那样畏畏缩缩毕恭毕敬象个奴才。

我经常学师父的《曼哈顿讲法》。每次学都有新的领悟。今天学师父的这段法理又打开了我的智慧。作为大法弟子,慈悲和威严同在,只有救人的份,绝不能滋养邪魔,任邪恶操纵众生犯罪而被毁灭。我在法中归正了自己变异的观念,儿媳也变了,不再气势汹汹张嘴就吵,生活上对我也有了些照顾。

每天都要买吃的用的,这也不自觉的滋长我的变异观念。儿子给孩子买了几次蒸饺,都带回来一点咸菜(不花钱的)而且挺好吃。孙子让我去买蒸饺,我看到咸菜就想:这菜是搭头,拿多点吃剩下带回去。就这样带回家了。孙子要喝米粥,买了一杯。回家后孙子要拿出来要喝,米粥掉在地上“嘭”的一声,撒了一地,刚吵了孙子几句,我忽然想起向内找的法理。一回想事情的经过大吃一惊。这都是贪小便宜惹的祸,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脱离了法的约束。我再也不会干这事了。

可变异的观念表现在方方面面,直到摔跟头了,我才向内找,重视起来。前几天买鸡蛋,该九元一角,人家留了九元钱,我心里一乐。刚走到街中心,被一骑自行车的人给撞坏了,鸡蛋顺着袋子往下流。当时的第一念埋怨骑车人。那人不服气。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不能让人家赔,也不图道歉。还是找自己的心吧。冷静下来一想,还是自己变异的观念。这种观念由来已久,已不自觉了。比如这些年买水果肉菜之类的,人家少要一角二角就高兴,就喜欢经常买他的东西。自己有时买东西少给人家一角钱,就说没零钱了。常人都这样做,说是让个零头,下回还买你的,过了秤再拿人家点,说添点吧。作为修炼人这样做就差劲透了,这是变异的观念,认识到就要彻底去除,让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大法的标准,一言一行都要对众生,对社会,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