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再也发不出迫害指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从一九九六年得法,走到今天,在实修中真的感到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特别是在反迫害救众生的壮举中,见证了正念的威力和大法的威德。下面仅举我亲身经历的二例。

市长再也发不出迫害的指令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地很多大法弟子陆陆续续到省政府上访,進京护法,向世人讲真相,遭到以某市长为首的邪党党委、公检法的疯狂迫害。无论邪恶怎么疯狂,我地同修以法为师,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特别是二零零一年师父教给我们发正念的法后,同修们非常重视,定点发正念除恶,让邪恶之徒现世现报,我地恶警、机关邪党书记、打人凶手等一批人遭恶报,有效的遏制了邪恶。

二零零一年小年夜,我地同修默契配合,一部份在家发正念,一部份在外发真相资料,仅大法真相条幅就挂了二百条,“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的巨幅标语悬挂在闹市区的高楼上,震撼人心。腊月二十五,邪恶倾巢而出,到处去搜查。某市长召开紧急会议,叫嚣要把法轮功弟子都抓到“山上(看守所)”过年,准备腊月二十六大搜捕。会议刚开完,原来执法机关也有很多炼功人和明白真相人,他们给我们报信。

我们全市同修高密度发正念,让某市长现世现报,解体邪恶的迫害。我们只要有时间一到整点就发正念。腊月二十六、二十七,邪恶没有动静,二十八,那个市长在做小手术时打麻药出意外成了植物人,遭了恶报,永远也发不出邪恶的命令了。

同修们迅速将市长遭恶报的消息上网曝光、发传单、贴不干胶、油漆喷字,告诉恶人善恶有报真实不虚,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一个不少

二零零二年一个秋天的夜晚,我们六个男同修分乘三辆摩托车到离我市一百公里外的邻省发放真相资料。走到半路,天就下起来了大雨,当到达邻省一县城时,大雨停了,我们几人就分头散发资料、张贴真相标语。正当我顺利发放时,一同修过来说:“快跑!甲和乙两个被抓住了!”我听说后很冷静,说:“有师在!有法在!别怕!快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我们边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边找同修,我们六个人一定要一同去一同回。当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雨越下越大,路上行人越来越少,尽管穿着雨衣,但我们浑身还是淋的透湿。

原来我们张贴真相标语时,被不明真相的常人发现并报告给了警察,有一辆警车、一辆红色桑塔纳小车和一辆三轮摩托车追我们,警察和举报人在岔路口认人。我俩发正念,顺利的通过了警察和举报人把守的岔路口,把我俩手中的资料藏好后,把同修留在那里发正念,我一人又骑着摩托车从警察、举报人的面前返回去找同修。我顺着原路返回,把做过真相的路段,包括公安局、交警大队门口,找了三遍,终于找到了说是被抓的甲同修。我赶快带上他,正念通过有把守的岔道口,与前面的同修会合。问甲同修后,得知他和乙被恶人冲散,乙同修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走了。

当我正准备返回去找另外两个同修时,正好他们二人也在雨中找我们。见面后,他二人说他们已经返回去找了一遍,然后再碰到我们的。我们只好回家。我用摩托车“盘”两个人,先带一个人跑一段路,把他放下;再返回去带另一个人……就这样,边跑边发真相资料,一路将所带资料全部发完。

我们同去六人被恶警冲散,现在只有五人回来,我们不知如何向乙同修的家人交代。当我们硬着头皮敲开乙同修的门,没想到他在家里!原来,他被警车追时,从山上小路先行回家了。

紧接着,邻省那个县的国保大队警察顺着我们做的真相标语追到我地。我地同修齐发正念解体迫害阴谋,邪恶不了了之。

过了很长时间,回想当时的情景,仍然惊心动魄。多年后,提起那件事,一同修笑着说:“真神,我们那个小“蚱蜢”(50的摩托车)怎么那么厉害!两升汽油,居然带着两个大男子汉跑了二百多公里的泥巴山路!还不包括往返找人的路程,当时想都没想加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