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们的亲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今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我们几名同修在一起切磋的时候,都谈到了自己身边发生的事,见证了大法的殊胜。现把同修所谈之事整理如下:

(一)

同修甲说:我的哥哥七十多岁了,得了淋巴癌,在北京著名的肿瘤医院住院治疗。瘤子割掉一个又长一个,医生说需要在脚后跟处做手术能控制瘤生长,但是伤口不会愈合。术后一个多月我去看他,伤口真的没有愈合,每天换药,不能走路。我对他讲:“你转变观念、转变立场,把你过去受共产党毒害的思想转变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伤口一定能愈合的,你一定会很快恢复健康的。接着给他讲了大法修炼的美好,大法在世上洪传是救人的、度人的等。他听后说:“共产党比日本鬼子还狠,我听你的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高高兴兴的接了护身符。

一个多月后,他回老家过新年,我看他上五层楼象年轻人一样,就问他,你的脚?他说:“奇迹,真是奇迹!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天天念这九个字伤口就愈合了。”我也真心的为他明真相得福报而高兴。

(二)

同修乙说: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我被枉判几年刑,在这期间三十岁的儿子得了脑梗。出狱后我见儿子每天早上五点钟去医院扎针,早饭后又去医院输液,之后就是熬中药、吃西药,搞得面黄肌瘦。我白天出去打工,晚上我一边照顾儿子一边抓紧学法做好三件事。

由于儿子几年来承受的压力太大,对我误解很深。我讲真相他不听,给他资料他不看,甚至我做饭他不吃,一天到晚跟我拧着劲。我在“情的”作用下心疼他、可怜他,一心想救他。我越这样想他越和我对着干。最后没办法,我想:放下吧,他留与不留由法来衡定吧。我只是加大了发正念和向世人讲真相的力度。

忽然有一天夜里,我腹痛难忍,坐在卫生间里一个多小时,痛的我一点都动不了。儿子发现了问我怎么了?我吃力的说:“你快去给师父法像上三炷香,替我给师父磕三个响头,求师父救我。”他全照办了。几秒钟过后,我慢慢起来了,坐在床上摸摸肚子不疼了,全好了。儿子问:“修大法这么管事?不用上医院了?”第二天、第三天,儿子说:“怎么今天头没有疼?吃饭挺香的。”

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脑梗病状全无,儿子面色红润了,胖了,脾气也好了,还问这问那的主动听真相,看我炼功发正念。同修到家里来,他也热情招待,亲切交谈。

现在他正常上班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信师信法,照法做,人和环境都正了。

(三)

同修丙也说起她同事的外孙子的一件事。她的同事八十多岁了,已经明白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事事如意。可是她最疼爱的外孙得了一种怪病让她痛苦不堪。同修丙不太了解详情又不方便问,只知道北京几家著名大医院、军队医院全住过了。名医、专家也看过了,医疗费昂贵,公费医疗费不算,仅个人承担的药费就达几十万。最后还是被强迫出院。医生告知:治不了了,活不过……。回家后卧床靠每周一次输液维持生命。

同事的外孙子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工作好,家庭经济条件样样都好,就是生命危在旦夕。同修丙听着同事的诉说,明白她的心理,她希望大法能救她外孙子。同修丙二话没说,抱上一本《转法轮》书就到了她外孙家。他家设了隔离屋,平时只有他妈妈一人進出。同修丙去了,他妈妈高兴的领着同修丙進了他的房间。他的样子让人看不下去。每天高烧四十多度,脸上都是一块块烂的。同修丙坐在他床边问他:“你这病现代科学救得了你吗?”他摇了一下头。“共产党救得了你吗?”他又摇了一下头。

同修丙跟他讲了大法洪传真相,鼓励他相信大法。他真诚的做了“三退”,眼睛看着同修丙嘴唇在动。他在学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修丙把《转法轮》书给他留下,嘱咐他妈妈每天念给他听,告诉病人好好听,用心听。

第三天同修丙接到了同事的电话,她外孙退烧了。一周后来电话:“这星期没输血……”,“今天自己吃的饭没用喂……”,“今天自己把饭碗送到厨房……”。一天比一天好,半年后上班了。

同修丙说:“今年过年我到同事家拜访,她外孙听到消息早早在那里等我的到来。见面后和我拥抱、合影。告诉我从我走后他的病就一天天好起来了。我说你要如实告诉领导、亲朋好友是法轮大法救了你的命。他高兴的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