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陈宾利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陈宾利,按照“真、善、忍”提高自己的道德修为,十年来长期遭受中共当局各级人员的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份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六年八月,陈宾利在盘锦监狱抵制出工,被弄到老虎凳上用五根电棍同时电击;二零一零年七月份抵制戴犯人胸卡牌,被管教中队长王孝强暴打,恶警叫嚣打不死就行,出事他负责。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上访遭劳教迫害

陈宾利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进京上访,在北京站前地铁站被警察拦截查问。当时在火车站、汽车站、地铁站及各路口处,都有很多警察,有着装、有的便衣,专门堵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的自由,在这里给剥夺了。几乎二三十米就有一伙,所以很难到达上访的终点。这些警察都是全国各市、县调来的。当查问的警察通过身份证得知,陈宾利是法轮功学员,即进行非法搜身又进行恐吓。查问进京干什么?陈宾利说:“上访。”随即给其戴上手铐,在一边蹲着。

约一小时后,来了三个穿着警服和不着警装的人,将陈宾利带到车上,拉到一个地方,其中一便装的警察出示证件之后,做陈宾利的询问笔录。这个警察是抚顺市清原县公安局的,据他说,这是抚顺公安局临时驻京办事处,专门处理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他们具体执行任务的警察每月轮换,他已经是轮了第二次了。在这里还见到另外六七位被扣押的抚顺法轮功学员。

第二天,陈宾利被当地抚顺市东洲区抚东派出所的警察吴沈和陈宾利工作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四零九工厂供应处)的书记郭清带回到抚顺直接送到十字楼拘留所非法关押。过了几天看到了三位在北京办事处见到的女学员也被送到这里非法关押。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又把陈宾利非法押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在抚顺劳教所里已有九九年“七二零”后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分成男队、女队,大约五十多人。男队二十多人,女队三十多人。男队由姜永枫主管,女队由吴伟主管。到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非法关押这里的学员高达六百多人,男队二百多人;女队三百多人。他们比着迫害学员“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信仰)。据说上面下达的“转化”指标为百分之八十以上。陈宾利刚到这里就被关押在新收班二十多天,管新收的犯人叫赵四,因陈宾利不答应“转化”,强迫陈宾利飞着,不让上厕所。

一个月后,分到法轮功学员男队,恶警姜永峰给开会威胁说,不管你是什么人,在外面是干什么的,在这里必须接受管理规定,不遵守规定就得惩罚。恶警安排邪悟的学员对陈宾利洗脑,当时陈宾利有点懵了,后来也邪悟了,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在抚顺市看守所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因在抚顺市露天区抚东街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抚东街道派出所的所长吴沈和6409厂武装部长贾××蹲坑绑架(他们接到刘保河的构陷才出动的,刘保河是6409厂经济警察,第二年因协助盗窃被判刑四年,遭了恶报。)第二天章党派出所来一个副所长给陈宾利做笔录。陈宾利说不做,他当时拍桌子恐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之后,又换了一名派出所的指导员张志文劝说陈宾利,说这只是询问笔录,我们走形式,在他们软硬兼施下陈宾利做了笔录。

当天他二人将陈宾利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每天干大量的手工活,早6点到晚6点不完成定额,不让睡觉。陈宾利经常熬到深夜,因炼功被管房的刑事犯罚蹲,并用脚后跟磕后背。在这关押将近两个月,由东洲区检察院来两个人提审陈宾利,大约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法院秘密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到庭)强行判刑七年,当庭发给陈宾利判决书,说在七日内可上诉,回到看守所陈宾利做了无罪上诉,几日就接到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通知书。

在监狱遭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陈宾利被戴上手铐、脚镣押送到沈阳新入监监狱,陈宾利被分到一监区二楼。这里有大量的手工活,干不完要挨管事犯人打骂,挨警察电棍电。陈宾利到这里后,有一名警察,找陈宾利谈 “转化”,让陈宾利写认识。陈宾利写了证实大法好的认识,后来又找陈宾利谈话,让陈宾利蹲了一个小时,也没有达到目的,以后就不找陈宾利了。那时,陈宾利还在监狱里炼功,有一天晚上炼功被警察发现,拿着电棍吓唬一通,以后安排人看着不让炼。

二零零四年八月六日,陈宾利被转到盘锦监狱,在这里遭受六年两个月的非法关押的迫害。当天陈宾利被分到一监区一大队,这里关押了六百多名犯人,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是阜新的叫徐志生。当时全监狱算陈宾利一共九名法轮功学员。

陈宾利被分到一大队一中队,大队长姓孙,科长吴凤刚,中队长王孝强。王孝强找陈宾利谈“转化”,说不“转化”不让家人接见,不让与家中人通电话,不让寄信、寄款,断绝与家中的一切联系。陈宾利没有丝毫的动摇,也就解除了控制。于是搜走陈宾利的纸和笔,安排两个包夹监控。每天写监控记录,另外还有人暗中写。(几年后看到是一个叫李伟的人写的)

陈宾利于九月份开始申诉,十一月给监狱领导写信,十二月份起诉江泽民。二零零五年二月给大队写了《拒绝接受对陈宾利一切改造活动》的说明。在二月份间改换管理大队长张国林,管教中队长杨冠军。以上两任大队长多次找陈宾利谈话,试图“转化”,但是陈宾利对大法坚定的态度,他们放弃了对陈宾利的“转化”。

1、锁在老虎凳上电击

陈宾利于五月三日拒绝出工,被几名犯人挟持着到广场站排等待出工。陈宾利向在场的六百多人大声讲真相十分钟,这时警察进来叫多人拖抬陈宾利关到严管室,锁在铁凳上,因吴凤刚(管理科长)带领臧干事、杨冠军用电棍电,大约电半个小时,极其痛苦,陈宾利背法轮功经文。吴凤刚气急败坏,说把电棍充足电,明天给你用。陈宾利一直在老虎凳上锁着。

下午张国林(管教大队长)和狱政处处长胡美发来了,说陈宾利当众喊“法轮大法好”,他就领着全体犯人喊反话,看陈宾利没有屈服的态度,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吴凤刚自己来了,同时拿两根电棍继续电陈宾利,杨冠军和臧干事都不愿干这种事,不来了。大约三个半小时,两根电棍没电了,他就喊臧干事再拿两个电棍来,吴凤刚自己继续电,电累了歇一会再电。电的陈宾利头部、耳朵、脖子、手、大腿内侧等处都起满水泡,脖子肿起老高、抬不起头来。

二零零六年四月,陈宾利绝食抗议迫害,遭受狱医于景书和刘狱医领几名犯人将陈宾利锁在老虎凳上,按住头往口腔里灌食,有时二天灌一次或一天一次,那时陈宾利绝食十九天。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陈宾利不到留号人员集中呆的地方,也不去学习班。管教科管教育的科长何九龙叫犯人,将陈宾利抬到老虎凳上铐二天。

二零零六年八月,陈宾利抵制出工,恶警又将陈宾利弄到老虎凳上用电棍电,张国林(管教大队长)领几名警察:何九龙、康宇、王志刚、张某每人拿一根电棍用五根电棍同时电。第二天管教科长吴凤刚又拿两根电棍带着何九龙,来电陈宾利。同时把声援陈宾利的两位同修宋振东(31岁,丹东人)、田耘海(38岁,吉林人)铐在铁凳子上电,把田耘海嘴打出血了。将陈宾利铐在老虎凳上三天,后给陈宾利送到监狱病监灌食,在这里灌了四十天。于九月三十日回到一大队,后得知同修田耘海还在老虎凳上铐着,一直到十月十日转送病监灌食。他被昼夜铐在老虎凳上五十天,同时绝食五十天,到病监继续灌食两个月。

在这期间田耘海的父母,多次从吉林省来这里找监狱狱政处等有关部门,并要求见监狱长。到省司法局控诉,呼吁立即停止迫害,并七日住在病监附近的旅店。天天找监狱要人,同时国内国际法轮功学员给迫害者打电话、来信讲真相,都起到积极的作用,使监狱内的环境宽松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们能学法、炼功了。这种环境保持一年多,在这次反迫害中绝食的同修还有刘德庆(51岁,锦州人)、张振学(43岁,朝阳人),他和田耘海是刚入监到一大队,仅有半个月的时间,也被铐到老虎凳上四十多天,当时在一大队关押的同修一共五名,都参加了绝食反迫害。十月二十三日一大队老虎凳被拆除了,其它大队刑讯室中的老虎凳同时拆除。在这期间陈宾利给省司法局、法院、检察院写揭露信转给外面的同修,整体配合,影响很大。

酷刑演示:老虎凳
绘画:老虎凳

2、包夹监控形影不离

从陈宾利到盘锦监狱后,一直是两个人包夹陈宾利。但那时稍松一些,看的不太紧。到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中共邪党指令,要做手拉手监控。就是二十四小时,都得形影不离,包括吃饭、睡觉、洗漱、上厕所都得看得见,摸得着。而且给包夹奖励最高减刑每月十五分,刺激他们监控。如果监控不到位就扣除以前所有减刑分,并押严管再换监控。这样监控人员直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如监控犯人宋国辉经常的打刘立涛;看梅士林(36岁,沈阳人)的犯人监控不到位,被管教中队长唐海明打一百多耳光,脸又紫又肿。田耘海因炼功被值班人犯人马龙多次阻止和殴打,张振学因炼功被马龙、犯人谢炳福、宋国辉殴打。

3、抵制奴役遭摧残

一直到二零零八年新年后,陈宾利等法轮功学员集体不出工,又遭受监狱一次严重的迫害。当时一大队被非法关押了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陈宾利等法轮功学员提出不出工后,张国林手拿着微型电棍,分别找陈宾利等人谈话,有坚持不出工的当场被电了。后来都出工了,集中到内役车间劳动现场呆着,不干活。

到四月二日,突然将陈宾利等法轮功学员们集中在操场上搜身,之后在操场上站着,单个带到管教科的电教室。张国林带领多名警察,问干不干活?如果说不干就用电棍电,陈宾利被带到现场后,双手铐在背后,用电棍电,直到答应干活才停止。

这次迫害持续三天,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都分别被带到这里,十多根电棍电,并随时充电。最后有两位同修张振学、刘立涛(43岁,锦州人)一直不答应干活,就连打带电。张振学的脸都脱相了,折磨了三个多小时,警察下班了把他铐在暖气管上站一夜,第二天,再电刘立涛,电不服就把狱医于景书找来,在穴位下扎电针通电电。姜波(43岁,大连人)被电的脚肿起很高,局部感染烂了拇指大的很深的坑。张珂(49岁,沈阳人)布满后背褐色的电痕一年多都不退。分别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张国林、唐明海、李峰、康宇、刘强、张宁、王志刚、张万福、于景书等人。

4、炼功、不戴胸卡遭毒打、电击

二零零九年一大队又换了管教大队长管凤春、对陈宾利等法轮功学员们炼功进行迫害。在八月间把陈宾利、刘德庆、张振学等一中队的法轮功学员,找到他那,同时还有监控他们的三位犯人,先问犯人陈宾利他们炼功了吗?他们答炼了。就每个人一顿嘴巴子,之后又问陈宾利炼没炼,回答炼了。就握空拳往脸上抽一拳,把陈宾利打倒在沙发上,起来再打,之后又打张振学、刘德庆、打完就用两根电棍电刘德庆很长时间。他们还经常搜身,检查被褥。当查出张珂有手抄经文,对张珂痛吼、辱骂、边砸桌子,疯狂的很。

二零一零年又换了一位管教大队长叫韩岩,更是凶恶。他对管教科和各中队的要求更具体,使管教科和各中队长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七月份因不戴胸卡牌,被管教中队长王孝强拳掌暴打,之后又大喊大叫,以后法轮功学员不听话的就打,打不死就行,出事他负责。八月份陈宾利上厕所,没报告被他一顿拳掌。

九月份又换个中队长,让抄写《弟子规》体会,陈宾利就写洪扬大法的认识。遭于志成中队长的毒打,辱骂,疯狂至极。陈宾利右眼球被打的充血多日。

5、多次遭殴打、“转化”等迫害

二零零四年在劳动现场被恶警中队长李作龙毒打;二零零五年被恶警副中队长谢健刚毒打;二零零九年陈宾利与同修说话被恶警中队长张万福罚站,威胁恐吓;二零一零年陈宾利保存在褥内的大法书清监时,被检出,被恶警张万福和王孝强训斥、恐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一至十月间,狱警多次找陈宾利威胁他“转化”。第一次狱政处于处长;二次是狱政处的张某等二位处长,他们说接到上级指令:不“转化”到期不让回家,出狱时直接送到当地洗脑班,再不“转化”就送劳教所无限期关押。

之后,一大队管教科管教育的胡晓东不少于四次威胁“转化”。并说,不“转化”到期不让回家,连唬带骗的。一会儿让陈宾利帮帮他,一会说不管亲人死活无情无义,一会说不让回家。因为中共有规定“转化”在押法轮功学员,给立三等功,奖励二千元。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七年非法判刑的期满。监狱不放陈宾利,陈宾利家的当地的街道受上级指令和派出所的付克明来监狱接陈宾利,准备给陈宾利送到当地洗脑班。陈宾利家人之前接到同修的通知,做好了营救准备,提前来到监狱,等街道的人到了告诉他们这是违法的,家人必须接回去,他们向上级反映,无奈监狱给签了字,放陈宾利出狱。那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盘锦监狱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刘德庆绝食被恶警张万福铐在老虎凳上,让五六犯人往嘴里塞发糕,灌盐水。二零零七年张振学因抵制犯人迫害不出工,被恶警张国林用多根电棍电。二零零七年徐正强、白荣春因不出工,被于志成殴打辱骂。

二零零九年四月,徐正强(42岁,营口人)、白荣春(36岁,沈阳人)因不干活,恶警张平用电棍电。二零零九年,徐正强被搜出写有《洪吟》标题的小纸条,被带到管教科,脱光衣服,只穿裤头,铐上手铐,脚镣用多根电棍电,迫害四十多分钟。参加迫害的恶警有:管凤春、杨冠军、胡晓东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陈宾利与张珂(49岁,沈阳人)吃饭现场说了几句话,被恶警杨冠军看见了,把监控犯人梁玉宝等三人用电棍电的满地滚。

二零零九年五月,黄诚(56岁,锦州人)在一个月之内用电棍电了四次,承受不住写了“转化”书。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管凤春、胡晓东、唐海明等人。黄诚于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出现脑血栓症状,二零一零年被保外了,二零一一年二月去世。当时,黄诚的妻子在沈阳女监邪悟后提前出狱,几次到盘锦监狱做黄诚的“转化”。

二零零九年刘立涛因晚上加班不出工,被恶警张宁用八十伏高压电棍电的面目皆非,电脸电嘴,嘴和脸变形了,眼睛一条缝,熟悉的人都认不出他了。

二零一零年,李景芳不参加做广播操,被恶警李作龙用电棍电。宋振东因不做广播操,被恶警杨冠军在操场上打很多耳光,又被石××、刘强等多名警察毒打,宋振东绝食两个月抗议迫害。刘立涛(35岁,锦州人)因不做操,被恶警杨冠军打倒、脚踩着头打,之后,带到管教科韩岩、杨冠军、胡晓东、王孝强、张宁等用十根八十万伏的电棍电二十分钟。最后带到操场上单独放音乐做一遍广播操,过了一周写了“转化”书。

二零一零年九月份,李景芳(50岁,朝阳人)、田耘海拒绝抄写《弟子规》被恶警李作龙用电棍电。

二零一零年芦广林(60岁,抚顺人),出现脑出血症状,一直坚修大法,不写“转化”书,未被保外,在狱中去世。

以上是一监区一大队情况,当然还有许多不知道的,因为里面迫害情况,很难传到外面来,不让用纸笔,不让与外人接触,各种消息封锁非常严重。

二大队高明星绝食近一年,因不配合灌食被打针,因腿固定在铁床上二个月,下肢瘫痪。二零零六年三大队一辽中的法轮功学员,姓王,四十多岁。因抗议原管教科长殴打绝食,在三大队灌食五天发高烧,早五时许,送到病监,没有留住院,立即转到盘锦市第二医院到那就死了。

二零零九年二大队一名法轮功学员,可能是沈阳人。因绝食被送到病监,一周时间就去世了。据一起住院的犯人说,护理他的犯人经常的打骂他,背他上厕所回来往床上一扔,头磕在铁床上,第二天就去世了。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因使用手机被监狱严管队多次用多根电棍电,追查电话来源,始终就两句话,电话是别的人,是谁的不能说,严管二个月。

盘锦监狱一大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陈宾利,56岁,抚顺人,被非法判刑七年,2010年10月28日释放;
徐志生,46岁,阜新人,被非法判刑三年,2005年4月10日释放;
刘德庆,51岁,锦州人,被非法判刑三年,2009年10月28日释放;
张振学,43岁,朝阳人,被非法判刑四年,2010年1月释放;
姜波,43岁,大连人,被非法判刑六年,2010年5月释放;
芦广林,60岁,抚顺清原县人,被非法判刑十三年,2009年狱中离世(由营口监狱在2007年转入);
黄诚,56岁,锦州人,被非法判刑七年,2010年保外;
宋振东,35岁,丹东人,被非法判刑九年,还在受监狱迫害;
田耘海,38岁,吉林人,被非法判刑十年,还在受监狱迫害;
张珂,49岁,沈阳人,被非法判刑七年,还在受监狱迫害;
白荣春,36岁,沈阳人,被非法判刑十三年,(2007年由沈阳转监)还在监狱受迫害;
徐正强,42岁,营口人,被非法判刑八年,(2007年由沈阳转监)2010年12月28日到期;
刘立涛,43岁,锦州人,被非法判刑五年,  (2007年由十大队转入)还在监狱受迫害;
董钦宇,46岁,铁岭人,被非法判刑七年,还在监狱受迫害;
李景芳,55岁,朝阳人,被非法判刑五年,还在监狱受迫害;
梅士林,36岁,沈阳人,被非法判刑七年(2010年由九大队转入)还在监狱受迫害。

盘锦监狱一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

张国林, 管教大队长,  2005年2月-2008年6月(打死一名犯人,转到七大队继续任管教大队长)
管凤春,        2008年-2009年
韩岩,         2010年
吴凤刚, 管教科长   2004年-2008年
胡晓东, 管教副科长  2004年-2008年
唐海明, 管教中队长  2008年至今
张万福        2004年
王孝强        2004年-2005年 2009年-2010年
李作龙        2010年
于志成 , 中队长    2005年-2010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