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讲真相劝三退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向世人讲清真相,清除世人头脑中中共邪党谣言的毒素、党文化的毒素,使其能够接受大法,接受“三退”,这个人就得救了,其生命就有了未来。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责任重大。

我是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的修炼历程。

我的时间安排是,每天晚上学法,《转法轮》与国外讲法轮流看,早晨参加集体晨炼,一天四次参与集体发正念。每天上午买菜时向菜农及街上行人等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每周有两天下午集体学法,其他时间就骑车到郊区讲真相发资料。

我出门讲真相时,在出门前发正念、走路发正念、讲真相的时候也记得向对方发正念,效果很好。一般我先讲大法的真相,对方接受大法了,再劝其三退。如果对方没有加入过邪党组织,就要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只有让对方不仅三退还真正的明白大法的真相,才算完全的救了他。临别时候随机送上《九评共产党》或者其它真相资料或者护身符。

我基本每天都能退三、五个人,有时能十几人。有时候正好赶上小学生放学,一次能退十几个孩子。我起了许多化名,在做三退的时候,加上对方的姓,随时送给对方。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内,我将原单位的各级领导(除两名不接受外)十几位全都办理了三退。因为厂子倒闭而离开厂子到外面打工的人,我也尽量的找到他们给他们做三退。大部份人都接受了。

我利同学聚会、同学家庭的婚丧嫁娶、孩子上学时候与老师建立的联系等等直接间接的机会送九评,劝三退,绝大部份都能接受。我想孩子的老师、教导主任这些做教育工作的人如果能明白真相对学生的教育也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

在二零零六年由于邪恶的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到了A地。通过学法、向内找总结教训。我以A地作为中心,坐长途汽车往返,到外地去讲真相劝三退。

首先向我原先工作过的B地去讲真相。昔日单位在九十年代中期已经破产。但是原先各级领导大多仍旧在本地居住,而且很多都是离休干部。我顺着常人的人情,带上水果礼品逐户拜访劝三退,有的人能当场接受,有的还有疑问,有的害怕,但是由于对我印象不错,并没有当场拒绝,对于这样的人,我就多次登门,耐心的讲,送资料给他们看,有的经过两年半的时间才彻底明白真相、同意三退。全厂领导全部都办了三退,有的还把亲属讲通办了三退。

原厂的职工也是讲真相的对象,他们没有领导干部思想复杂,一般都能接受真相,接受三退,但是人很难找到。因为单位早就破产,许多人年纪大了,奔孩子去了,早就不在原厂宿舍住了。但是常有奇迹出现,往往我在街上走路的时候,就不断的碰见熟人。我想这都是师尊安排将这些有缘人送到我面前,机会一定不能错过!往往在给他们办完三退后,我还能从他们那里知道更多以前的同事的联系信息,由此扩展能找到更多的人。这全是师尊在帮忙啊!

有一对夫妻一直住在西安孩子那里,有一年多没有回来,刚回来的第二天就碰见了我,很客气的请我到他们家,我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两个人都很高兴的接受,退出了邪党组织并表示有机会要修炼大法。

我一直想让原单位的同事了解真相得到救度的心愿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基本得到了实现。感谢师尊的慈悲加持和救度!

在外流离失所期间,我实现了另外一个心愿,我的大学同学自毕业以后,近四十年来绝大多数都没见过面,只是知道他们当时的分配地点。我心中求师尊加持,让我能见到他们,向他们讲清真相劝三退,使他们得救。由于地区分散,我就集中跑完距离相近的几个地方,然后回到A地学法交流互相切磋提高心性再兼准备资料,然后再到另外的距离相近的几个地区去劝三退。

许多同学分配在山区的小县城,到县城后还得走很长的路才能到他们的厂,有的厂已经破产,就得向原来厂里的职工打听其最新的住址信息,再接着这个线索去找,有的同学是找了好几天才能找到,有的换了好几个单位,就得跑很多的路去找他们,在这期间,我的鞋跑坏了好几双。走在山区的路上,包里装着大法真相资料,揣着最便宜的饼干和白开水当干粮,心里默背着师尊的《洪吟二》〈除恶〉,泪水不由的流下来,更体会到师尊度人的艰辛。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跑了二十多个县城和几个城市。基本上都是坐长途汽车来回,汽车上没有厕所,我就基本不吃不喝,一路发正念、背经文、背《洪吟》。想着同学这么多年未见,有几位邻班的同学前几年去世了,我心中万分的遗憾,自己没能在一九九九年前向他们弘扬这万古难遇的性命双修的大法。想到还有那么多的同学没有明真相办三退,我更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找同学的过程中,更是深刻的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师尊的慈悲加持,多年未通音信,完全是凭着几十年前的那一点毕业分配信息去挨个寻找,难度可想而知。可是,在师尊的加持下,往往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神奇的找到我要找的人。这里仅举一例。

某同学分到了某省的某山脚下的县城。我就先发一念:一定要找到他。并请师尊加持。我坐了六个小时的汽车到了县城,下车后,我到车站门前的水果摊买了一点水果准备带给同学,并向摊主打听某厂怎么走?摊主问我找谁,说这个厂早就倒闭了。我把同学的名字说出来后,摊主立刻说他常听他堂兄提起这个名字,可能是某局的书记,他的堂兄恰好是此局的局长。他帮我叫了一辆三轮车,让车夫带我到他的亲戚家打听具体地址。见到摊主的亲戚,他很客气的对我说:某书记已经退休到了上海他的儿子家,本已两年多没回来了,恰因换二代身份证的事,昨天下午刚刚回来了,我给你打个电话看看他在不在家?

在电话中,老同学告诉了我他家的位置,并说他会在楼下等我。三轮车把我带到了地点,远远的看见一个发福的身影,时光流逝,昔日的清秀少年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如今是相见却不敢认了,我试着喊他的名字,他也认出我来。他惊奇的对我说:“我两年多没回来了,昨天下午回来办身份证,今天办好,明天就回上海了,你早来一天,晚来一天都见不到面。真是太神奇了!”我笑着对他说:“这就是天意啊。”心里万分感激师尊的苦心安排。同学问我怎么知道他的住址,我就给他讲前面的过程,他更感到不可思议。我笑说:“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神奇事可多了去了。”叙旧后,我向他讲述大法的美好,邪党的迫害,为什么三退才能保平安等等。他明白了真相,同意了三退,他妻子在旁边也听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并答应把《九评共产党》等资料带回去给儿子看。

找昔日同学的过程中不断出现的神奇的经历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深刻内涵,只要我们内心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师尊就会帮我们的。师尊真的是为我们操尽了心!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