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的得法学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我是一名新学员,得法快两年了。从小学到大学,我没听到过任何大法的正面信息,只有在电视上看到诽谤大法的各种报道,当时只是忙于学习,也没仔细思考过真假。在北京上大学时,也没接触到任何真相资料,可能自己本性的一面不喜欢邪党,虽然因自己学习好被选为入党积极分子,却对入党一点也不积极,没写过一篇入党思想汇报,也不在乎,或许师父在我得法前就在管我,当时的大学环境,学习好的基本都“被入党”了,班里好多人都入了,管入党的却没理我,当时我学习一直在班里排名第一,到大学毕业也没入党。

我顺利保送读研,在这期间我遇到了我的同学也是我现在的同修,这段缘份是十分珍贵的。回想起来,我真的很感谢这位同修,是他给我讲清了真相。读研一时,我俩不在一个宿舍,很少接触。研二时,我们住一个屋。开始,我也不知道他修大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可能因为国内迫害是很严重,也可能因为我闲时总玩游戏,他看我太执著,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是太迷了。大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晚上睡觉前聊天,聊到了神佛。我很爱听,还问了好多问题,我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尤其是讲到佛的慈悲和现在人心不正拜出很多假佛,我觉得讲的很好。

后来我看他有时用小鸽子上网,他还给我讲了《九评》的大概内容和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为忙于学业,当时没看《九评》。但有一次,他放了几分钟师父的讲法录音,我记得很清楚,是第一讲关于史前文明的,当时我在玩游戏,但我听得很清楚,虽然只一段,但我想以后一定要找来看看。后来快毕业时,他问我愿不愿意在大纪元上退团,我一口答应了,当时班上好象只有我俩不是党员。快分手去工作时,我找他要了个小鸽子,从此开始了突破网络封锁上网了解真相。

我来到一个城市工作,开始我也奇怪,我找工作时,别的单位怎么联系都没希望,唯独这家国有企业从接触到签协议只用了两个小时,当时我很犹豫,因为离家很远,出乎意料的是,母亲没反对,老师同学也很支持,说这种单位不错。我工作稳定下来后,闲时就突破封锁上网找些东西看。单位里的同事很少提关于法轮功的事。我上网看到了很多迫害事实,也看到有的文章说《转法轮》很神奇。终于有一天我从动态网的法轮功链接资料里找到了法轮大法的所有电子书,我在单位的电脑上下载了《转法轮》,没人的时候我就看,看了好几次才看完,看完后我觉得好,当时就发现里面的法理是如此的完美,虽然很多修炼的名词我是第一次看到,尤其是关于德和业的法理一下冲破以前形成的很多观念,虽然还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喜欢理性思考的我发现书里的道理更加合理,能解释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看完后,有时候下班路上都在想书里面的东西,好象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里的东西。当时我没电脑,住的地方也没网,就跑去网吧,里面人也多,几乎全是玩游戏聊天的,我当时还玩游戏,我把游戏一开,就连动态网去了。有段时间我经常通宵上网,12点后人少了,我就听老师的讲法录音,有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醒了又打开下一讲,半夜人少了,我就开始在网上看五套功法录像,也不知当时哪来这么大胆子,敢在公共场所看,我看的时候就想,旁边的人都给我盯着游戏或睡觉去。很快我就把五套功法的口诀先记了下来,动作也记得差不多了。

我接触不到同修。有时听同事说哪个地方有人发法轮功资料,我总碰不到。去年年底,我自己买了电脑和无线网卡,从此基本不去网吧,游戏也戒掉了。我知道自己得法晚,基本上有时间就学法,师父所有的经文都看了几遍了,《转法轮》刚背完了一遍。在不断的学法中,不断的去掉后天形成的观念,慢慢的发现以前在常人中觉得有意思的事越来越无味,都是应该去掉的执著。我是闭着修的,另外空间什么都看不见,身体也很少有特别的感觉,但心里就是相信。我晚上保证两小时以上的学法时间,十一点后打坐炼第五套功法,我开始炼后不久就能双盘,一年多来一直很痛,一般炼半个多小时,后来不象以前那样痛了,有时打坐中很舒服,炼完后十二点发正念。我早上从来不用闹铃,基本上五点半左右自己准时醒,炼几遍第一套功法,然后六点发正念,接着炼半小时静功。我的工作比较轻松,学法的时间也多。学法中正念也强了,找不到同修,我就在明慧网上看同修写的文章;天目看不到,就在法理中悟,同样信心十足;即使每天自己一个人学法背法,也因象雄狮一样精進,得了法就当承担起自己的使命。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知道向周围人讲清真相是自己该做的。有机会的时候,我就会向同事讲,现在已经劝退了一些人,包括两个党员。给身边的人讲的多了,传的也快,最后公司领导知道了。我这个单位是国有企业,党员很多,招人时只要是法轮功学员,肯定不要。九月初的一个下午,我被部长叫去谈话。去的途中,我就猜到大概是为这事,早就有心里准备了。不出我所料,部长开始就问我是不是到处劝人三退,我直言不讳。部长是处级干部,也了解一些法轮功的情况,并告诉我总公司本来要直接找我,他向上面的领导说他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我觉的自己作的事是最正的,心一点都没动。他说了很多,劝我要考虑自己的前途。他问了我一些法轮功的情况,我告诉他法轮功都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了,并跟他讲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事。他说服不了我,最后说你以后不要再跟身边的任何人说三退的事。我没答应,我便说:“这个我做不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符合法的事,不需要向邪恶保证任何事。最后,部长也没话说了,只是叫我自己把握好。晚上,我继续学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朝闻道,夕可死”,得了法还怕什么。

这事过去快一个月了,也没动静了。得了法,就是法中一粒子,在这特殊的时刻,就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讲清真相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