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怀安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得以摆脱病痛的困扰,并提升自己的道德。可是这些人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却遭到中共警察和政府人员的迫害。本文向您讲述河北省怀安县几位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一、赵春花,怀安县怀安城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前她的身体从头到脚全是病,没有一处不难受的地方,现在她的身体非常好,再没有因病身体遭罪了,而且一个农民家庭本身经济来源少,这下节省了不少医疗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当地的政府人员和村干部非法骚扰,强迫性的从她家拿走几本法轮功书籍。

二零零一年六月晚,当地怀安城镇政府人员杨建兵、李军等七八人和村委的黄跃、任俊有几个人,私闯民宅,不仅又一次抢走赵春花的法轮功书籍,而且还把她劫持到镇政府,强迫她签了所谓的“保证”书,勒索了二千四百元,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怀安城镇政府人员赵庭亮和村委赵本生、任俊有、赵文兵等人非法监视她,还抢走她的身份证。

二零一零年八月份,赵春花因给世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却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不一会儿,派出所的警察将她劫持到派出所,向她的家人勒索了五千元。恶警王安等人还恐吓、辱骂她,把她的头往家具柜上撞。这些人还疯狂的把赵春花的手拽过去摁手印(签“保证”书),但是由于赵春花极力不配合,他们的目的没有得逞。晚上让她回了家。

二、李月枝,怀安县怀安城镇法轮功学员

户外炼功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李月枝因在户外公开炼功,被怀安城镇司法所的张天林、二本将她绑架到怀安城镇,后怀安县柴沟堡镇公安局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回家时被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张志清勒索了三千元,收款人是女警察纪文慧。

去北京证实法遭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李月枝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打坐炼功,向世人展现着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后来她被当地怀安城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县公安局,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期间,怀安城镇司法所的李军还向家人勒索了五百元。最后,李月枝还是被他们劫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劳教所里,李月枝和其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受到非人的折磨:普犯毒打、恶警给上酷刑、电击。恶警为了让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三书”就对他们使用酷刑。左右一面一个铁环,恶警把李月枝的双手铐在铁环上,几天几夜都让她蹲在地上,站不起来,也不让坐,还用电棍电她。边电还威胁让她“转化”,最后导致她的脚崴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恶警强迫李月枝去劳教所的菜地里背土、掏厕所,在草坪里任蚊虫叮咬。恶警还把她每天都关在秘密室,指使普犯对她拳打脚踢。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由于恶警的目的就是让她“转化”,她没有向这些恶警妥协,只好开始绝食。在绝食的七十天中,恶警每天都进行灌食折磨,直到生命垂危,劳教所才让李月枝的丈夫把她接回家。

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怀安城镇司法所的李军、张洪发带领四个人闯入李月枝家,将她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样台村洗脑班迫害。这几个人把李月枝铐在暖气片上折磨,她为了不配合这种迫害绝食十几天。有一次去厕所的路上,她一下栽倒在地,洗脑班的参与人员才将她用“救护车”送到张家口市第一医院。在医院里走脱后,李月枝被迫流离失所,在外给别人当保姆以维持生活。十一月份的一天,怀安城镇司法所的李军,派出所的段福昌、杨建兵等人又将她绑架到宣化派出所,后转回当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李月枝绝食十几天,他们把她劫持到县医院进行灌食迫害。由于李月枝极力不配合,一直灌不进去食,他们才通知怀安城镇派出所的段福昌等人将李月枝送回家。

奥运期间骚扰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每天有当地派出所和村委人员骚扰、监视。派出所所长李燕文,镇政府人员张利军,村支书李等全等七、八人闯入家中强行索要她的身份证。(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证实法,被县公安局抢走,至今未还)他们一伙人还抢走李月枝家接收电视的“小锅”。

三、怀安县柴沟堡镇李如芝受迫害,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李如芝,六十二岁,是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镇人。炼法轮功前她曾患类风湿性关节炎,手心和手背都痛、头疼、头晕、神经衰弱睡不着觉,靠打火罐维持生活,走路腿沉抬不起脚,每年的医药费最少三、四千元。一九九六年七月份修炼法轮功后,很快身体恢复健康,走路一身轻。

写真相信被监视、骚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证实法,有的去户外炼功,结果被当地公安局的警察迫害。李如芝听到这一消息后,就给当时的县委书记张钰写了一封真相信,结果招来了镇里的书记、镇长及七、八个人去她家骚扰,李如芝就给他们讲真相。但自那以后,公安局一个姓史的和姓李的警察不论白天晚上都来无理干扰、监视。有时还有镇里的专用车挡在门外不让出,连菜都不让买,走哪儿跟哪儿。

去北京证实法遭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李如芝到北京去证实法,但当晚就被当地公安局接回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九天才让她回家。期间他们让李如芝写不炼功的保证,李如芝不写,他们就背着她强迫她丈夫按了手印,曲荣(当时是政保科科长)和李修平向家人勒索了三千元才罢休。回家后,他们经常去骚扰。孙占(当时的“六一零”主任)、曲荣,还有陈善龙还去家里抢她的大法书籍。

贴真相资料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的冬天,李如芝在外贴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然后劫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六日晚上偷偷的又把她劫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继续迫害。

刚进劳教所,那里的恶警就全身非法搜查。他们把李如芝的被褥全部拆开、身上穿的衣服都扒光,他们从身上抢出了一个小纸条,恶警就指使包头的一个普犯赵丽娟用棍子、柳条抽打。边打边凶狠的问她:“转化不转化?”李如芝坚定的摇摇头,说:“不转化!”接着又是一顿毒打。

第二次,一个犹大想说服李如芝,她严肃地对犹大说:“你背叛了大法,相信了他们的谎言转化了,却还要转化我,你不觉得可耻吗?”犹大灰溜溜地走了。一个张姓女恶警知道后,把李如芝带到一个房间里,强迫她坐马扎,又让一个彪悍的防暴男警察穿着大头皮鞋从她的后背用力踹了一脚,李如芝马上被踹的趴下,接着又踹她的腿。就这样被毒打完后,女恶警喊普教把她拉出去,随后又是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第三次,恶警李晓梅、牛丽把李如芝叫到另一个房间恐吓、辱骂她。晚上,她们让李如芝报数,李如芝想:我没有犯法,不是犯人,为什么要报数,她就没有报数。这两个女恶警就指使上海市的一个女吸毒犯王菲菲对着李如芝的耳朵大声吼叫。那吼叫声象凶猛的狮子震的李如芝耳鸣,她当时就感觉头晕目眩,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这两个女恶警马上喊狱医过来抢救,狱医给她灌了几粒速效救心丸,当她慢慢缓过劲儿时,却全身开始抽搐。一直到现在,李如芝的手还在颤抖,连筷子都拿不稳。在她身体还没有恢复时,男恶警赵二江和一个姓张的恶警把她叫到一个放刑具的房间里非法审问:“转化不转化?”李如芝还是坚定的说:“不转化!”他们看李如芝身体还非常的虚弱,也没敢用刑。

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由于受到的迫害,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李如芝的全身也长满了疥疮,每天用多烫的开水烫也不觉得烫,全身痒的钻心透骨。但是,他们还不罢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女恶警马丽用手铐将李如芝铐住拉到另一个房间里,马上跟着进来了男恶警方鲍、赵二江,女恶警牛丽、李晓静以及两个普教把她强行的按在墙根,然后,两个普教把李如芝的两个胳膊拉直,把鞋袜都脱掉后,方鲍、马丽各拿两根电棍开始电她的脚、腿,最后又去脸上、眼上、嘴上乱电。而且他们怕她喊,以免曝光他们邪恶的一面,还把李如芝的嘴用胶带纸从头后一直缠过来,缠了六、七圈,又开始在脸上乱电。由于满脸的疥疮化脓,被他们电的脓水乱溅,惨不忍睹。最后,两个普教又把李如芝抬到男恶警赵二江的房间里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春天,一个王姓恶警指使一个犹大把李如芝弄到西楼的一个房间里迫害。他们把她两手拉开,用手铐铐在铁丝环上,不论白天、晚上都要直立坐着,不让睡觉。当她打瞌睡时,犹大就用书打她的脸。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恶警们的迫害下,李如芝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这些恶警觉得怕承担责任时,才通知家人把她接回。

善良的人们,李如芝从以前一个满身是病的患者通过炼法轮功后恢复了健康,走路一身轻。现在被中共邪党操控下的劳教所恶警迫害的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实在是人间的又一场冤案!真心的希望你们伸出援助之手,制止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

四、怀安县柴沟堡镇刘翠兰遭迫害事实

刘翠兰,五十五岁,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神经衰弱,失眠,心肌缺血,气管炎,胃炎,三天两头感冒,经常大把大把的吃药,也不见效,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九六年六月一日她喜得大法,不到三个月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成了一名健康的人。

和平上访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时,刘翠兰决定要去北京向政府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谁知没到信访办就被冒充法轮功学员的恶人诬告,被非法绑架到府右街附近派出所,那里的恶警见面就乱骂一顿,然后又被张家口驻京办事处的恶警用手铐把她和另两名法轮功学员铐在床头上,不让说话,并且用遥控板打她们的嘴,当时刘翠兰的嘴被打的肿得很高。这里的警察其实是知法犯法,只为眼前利益而埋没自己的良知。因为有个警察曾当着她们的面说:“这件事是江泽民一手干的,我们都清楚。”

当晚,她们被怀安县公安局劫持到当地公安局,政保科曲荣,纪文惠把刘翠兰衣袋里仅有五十元钱抢走了,在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逼迫刘翠兰写了所谓不去北京的保证书。曲荣,纪文惠还把刘翠兰的法轮功书籍给抢走了。

去北京证实法遭酷刑

二零零零年元旦期间,刘翠兰又一次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终于喊出了压在她心底的心声,天安门广场的恶警用电棍猛打她的头部,拽住头发强行往警车里塞,把她的头发拽下一大把,刘翠兰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最后被恶警劫持到了石景山派出所。三四个恶警把刘翠兰摁在地上,用电棍电她的前胸后背,她的上身都被电烧焦了,刘翠兰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就电她的嘴,电的满嘴出血,面部都是豆大的水泡,恶警把刘翠兰的白纱巾塞到嘴里,白纱巾顿时染成了红纱巾。

恶警们对刘翠兰用过酷刑后,接着被怀安县公安局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孙占,司孝明逼迫家人写保证书,让刘翠兰的女儿按手印(现在司孝明已遭报了),然后,司孝明又将刘翠兰握紧拳头的手掰开按手印,并非法关押十五天,被勒索了钱财才回了家。

经常骚扰

以后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监视逼迫家人看管,搞得家庭不和,因各方面的压力,刘翠兰一个多月不能睡觉。严重性的胃炎,心律加快,血压升高,视力下降也都接踵而来,一年多生活不能自理。后来慢慢的刘翠兰又走回法轮功修炼中来才恢复了健康。

无故被绑架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多,刘翠兰正在家中打扫卫生、带孙子,怀安县派出所所长张斌,国保大队长孙永军为首的一伙恶警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张斌还不让说话,用手机打刘翠兰的嘴,她的小孙子还不到三周岁,被吓得大哭。刘翠兰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第二天早上被非法绑架到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因身体出现不适,一星期后回家,期间被勒索钱财共计三千七百元。

五、怀安县柴沟堡镇女教师魏爱兰被迫害事实

被强迫表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两天,魏爱兰的单位,怀安县职教中心校长王恩丑,书记曲艺威胁魏爱兰,并抢走她的四本法轮功书籍。七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两天被怀安县县委组织部强迫听污蔑法轮功的谎言; 七月二十三日下午被怀安县公安局政保股孙占,冀文慧非法审讯; 八月九日受县里指使曲艺召集单位邪党党员会,再次强迫她在会上公开表态不炼法轮功,并指使一人代写了书面材料。

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魏爱兰依法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后劫持到张家口市驻京办事处。张家口市公安局副局长指使三个恶警将魏爱兰戴背铐罚站,毒打,用空调大风吹,折磨近七个小时。随后魏爱兰被怀安县公安局政保股的曲荣,冀文慧李建平绑架回当地。车行至左卫时,魏爱兰身上带的一百多元钱被抢走。并将她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多月。期间公安局局长张志清,副局长王祥,王月平参与了迫害。回家时公安局又向家属敲诈一千元,向单位敲诈了四千元的保释金,还诈去三百六十元的伙食费(每天白水煮菜,发霉的馒头,沙小米粥,两餐),并于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停薪停职。

第一次被劫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早六点,魏爱兰正在父母家帮秋收。这时单位一辆车、教育局一辆车、头百户司法所一辆车,包括曲艺、冀全明、副校长苏艳明、阮铭胜、张孝谦、司机岳刚雨,司法所王玉高等几人将魏爱兰堵在她母亲家里,强迫让魏爱兰写不炼功保证,被魏爱兰拒绝后,冀、苏、张三人动手绑架魏爱兰,当时年迈的母亲跪下求他们,魏爱兰的姐姐和他们抢她,魏爱兰的父亲吓得发抖,他们全然不顾硬把魏爱兰架上车,进车门时她晕了过去。醒来后魏爱兰发现冀抓着她的双手,苏抱着她的腰,张按着她的双腿,她自己光着脚,头发被弄披散开,裤子臀部被撕烂。

他们直接将魏爱兰绑架至怀安县第四屯洗脑班迫害,当时校长是白英(政法委副书记)。一进门魏爱兰就被其中一个帮教辱骂,随后里面参与的人也都围上来,想轮流围攻转化魏爱兰,她只好以绝食抗议,六天后她回到了家。

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有县政法委的四个书记;县妇联黄春秀;粮食局梁月仙;文体局张春娥;教育局林月荣;组织部赵明源;一中段小明;公安局孙占、司晓明、冀文慧;司法局魏永旺;本单位田丽琴、李春晓等等。在洗脑班期间,他们不让魏爱兰的父母收秋,却把两个老人逼迫到第四屯帮他们转化魏爱兰。还把魏爱兰家属叫来想转化她,被他家属拒绝,当时那几个书记还妄想停魏爱兰家属的工资。在魏爱兰回家后十几天,他们又派人到她家骚扰。

第二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魏爱兰在家中又一次被绑架。当时本单位校长冀全明,副校长景占明伙同公安局司晓明,董建刚,李建平等,受市、县六一零指使,于晚七点由景占明叫开门,三个公安警察涌上来将魏爱兰绑架上车。当时她丈夫外出,家中只有九岁的女儿一人,他们完全不听劝阻,因魏爱兰不配合,他们将她的衣服都撕破了。上车后司晓明凶猛的狠煽她十几个耳光,打得她口鼻流血。到公安局院内,又三次想将魏爱兰摁倒在地上,到办公室后又当着十多个人的面扇魏爱兰耳光。当时魏爱兰的面部整个被打变形,肿的老高,面部淤血十多天才退去,右耳被打聋,左臂被董拧的三天不敢动,头皮疼痛好多天。他们先将魏爱兰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夜,饭也不给吃,第二天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样台村法制学校,非法洗脑迫害。

在那里魏爱兰不配合他们对自己的迫害,就绝食。她的身体被折磨的非常差,他们强制给魏爱兰输液,推葡萄糖。四天后,在魏爱兰几近昏迷状态下将她送到张家口新华街医院抢救18小时,药物中用了不明药物,出现小便失禁,尿道肿痛,出现病危状态。刚醒来后不长时间他们就让魏爱兰的家人将她接回,途中也没有任何医疗措施。当时法制学校校长一个姓唐,一个姓周,单位陪教的人是田丽琴,任红雨。当时的直接责任人还有怀安县县委书记张钰,县长李东旗,政法委书记张焕恩,公安局长张志清,张家口司法局,市劳教所,市长等人。张家口市新华街医院医生李永涛,张医生,母大夫。魏爱兰当时回家是九月二十八日,十月七日,单位又让副校长郭永清,主任范金海到魏爱兰父母家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左右,由刑警队姓胡的队长带人越过墙闯入魏爱兰家中,抢走全套法轮功书籍和其它物品。因当时魏爱兰外出才未被绑架,从此魏爱兰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六月十五日中午他们又在中午翻墙而入偷窥魏爱兰的下落。

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拘禁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魏爱兰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柴沟堡镇附近的西洋河村向村民讲真相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村长诬告。遭渡口堡乡派出所所长李玉禄绑架,后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孟广云等人劫持至公安局。期间被非法审讯,并被勒索两千元,第二天回到家。参与这次迫害的还有局长高连军,警察董建刚、还有一个姓任的、一个姓张的。

多次被骚扰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七日,魏爱兰在单位看书被不明真相的同事诬告,县六一零指使单位王恩丑,曲艺,教育局阮铭胜,张孝谦勾结公安局孙占,司孝明,田卫星抢走她的两本法轮功书籍。司孝明还在校长办公室把魏爱兰打倒在地,后又绑架到公安局,以抄家相威胁魏爱兰,逼迫她表态不炼功并强制拍照。魏爱兰回单位后被每天软禁在校园后墙根的一间小黑屋内强制写不炼功保证,悔过书等。时间持续到大约十一月份,并非法限制魏爱兰的人身自由。期间曲艺,王恩丑还逼魏爱兰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诽谤大法,她坚决拒绝才作罢。

二零零零年元旦开学后两次被曲艺骚扰,随后魏爱兰公开宣布继续修炼法轮功,并向学校要求恢复工作。单位不给答复后魏爱兰被逼离开单位。

五月十一日单位以填表为名要魏爱兰带着身份证回单位,魏爱兰到校后才知是王恩丑,曲艺,张孝谦,阮铭胜四人按县“六一零”的指使想软禁她半个月,被魏爱兰拒绝。

六月二日单位曲艺,副校长冀全明,主任任增德,刘海明,章海忠,李春晓弄了辆面包车放在魏爱兰家大门口,想在魏爱兰家软禁她三天,魏爱兰不配合他们,智慧的走脱。当时曲艺对魏爱兰破口大骂,还扬言让公安来抓她,魏爱兰第二天回家听说他们还骚扰了魏爱兰的家属。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上午,柴沟堡镇派出所所长张斌,警察王树祥,还有一人三次到魏爱兰家骚扰未果。五月二日上午家中只有女儿一人,他们又来骚扰,抢走卫星接收机一个,师父法像一张,挂历两张。

奥运期间单位以小恩惠利诱邻居为其充当耳目监视魏爱兰,每天两次电话。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单位派四人在一辆车上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

这些年被迫害当中,骚扰次数近二十次。包括被非法停发的工资,被迫害的经济损失近二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