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医生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很早就想把这些年跟随师尊证实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点滴向师尊汇报,一直感觉修的不好,离师尊的要求差的太远。迟迟没有动笔,也知道是人心在作怪。今天在同修的勉励和帮助下写出此文,意在证实大法。

一、大法治好了我的病

我是一名医生,但修炼前我曾患多种疾病自己也束手无策,这些病包括:风湿病、泌尿系结石、浅表性萎缩性胃炎、咽炎、鼻炎,而且三天两头感冒,常年离不开吃药打针;最严重的是风湿病,常年周身冰冷,腿脚透骨的冷疼。夏天三十多度,我还要穿两条裤子和厚棉线袜,即使这样还是感到冷痛。

几年来,我为了治风湿病,找遍名医吃了很多的中药,病情却不见一丝好转。由于常年大量吃治风湿的药,还造成了严重的胃病。只好停了治风湿的药,又治胃病。经过多少专家名医治疗,每一个专家都要求吃至少两个疗程的药(三个月为一个疗程)。作为医生的我,曾经告诉病人,治病要有信心、有毅力。轮到我头上了,虽然我也下决心这样做,可是两个疗程过去了,我的胃还是胀的难受,没有好转。那时我什么信心也没有了。我的身体非常虚弱、消瘦,真是痛苦万分。

就在这绝望之际,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听说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去了炼功点跟着炼功。第二天一位学员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由于当时病情较重,看着书就睡着了,也学不好法。这时,正赶上在放师父《济南讲法》录像,我又去看录像。神奇的是,一進那个场,病痛就消失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

因为刚接触大法,还没有正确的认识大法,一边学法炼功,一边吃药。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之后,胃还是难受的不行。我就又去医院检查,病情没有好转。我觉着医学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就跟丈夫说:“就这样吧,死就死,活就活。我就一心去炼这个功吧。”由于胃难受的不行,我到学法组,一个同修大姐跟我交流,对我帮助很大。同修大姐患有严重肺心病,整天憋得喘不上气。自从修炼法轮功,没吃一粒药,很快就好了。这给我很大的信心,因为我知道什么药对我也没有用了,下决心每天去学法炼功。结果一周后,我父亲就说:孩子,我看你的病好转了。后来我把治病的心全放下了,结果在一个月内,不舒服的症状全没了。这也证明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

在这期间有一天夜里正在睡觉,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通到脚底。从那以后,全身冷痛的症状就消失了。后来才知道那是师父给我灌顶。我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从未有过的幸福。

由于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也胖了不少,人也精神起来了。我的家人也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正法修炼中所走过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那时我对大法有了初步的认识。我认识到:师父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去病健身肯定是没错的,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是骗人的。所以无论江氏集团说什么,我坚修大法的心从没动摇过。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单位搞年终总结,我和往年一样,想随便写几句完事,可负责人让所有人都要写一下对法轮功的认识,而且总结要存档。我当时心一震,立刻决定总结从新写。我想这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我不能错过。下午,到我发言的时候,我把全年的总结简单的说一下,然后就把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心性的提高、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造谣迫害的邪恶等全讲出来了。总结会上,虽然几经干扰,我还是义正辞严的排除干扰,将总结宣读完毕,交给负责人存档。

我和丈夫在一个单位工作,会议结束后,我丈夫立刻知道了。他是一名政工干部,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天大之事。回到家之后,他怒气冲天,大发雷霆。我用平静的心对他说:“我就说了句真话。”他看着我身体的变化也无话可说。后来得知也没有存档,也没有任何人找我的麻烦。真是人心放下了,迫害就消失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和一同修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刚到北京站出站口,就被单位保卫人员截回来了。四月份刚停暖气,室内还很冷。他们把我单独关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让我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开始搜身,把我的钱都搜走了。然后,罚军蹲,后来又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给我一个四条腿几乎要掉的椅子,让我二十四小时(吃饭、上厕所除外)铐着。两个保安轮流看着我,不让我睡觉。有时我稍一打盹,看守就扯着衣领喊:不许睡觉!不许睡觉!就这样关了我十天十夜。当我得知关在楼上的同修都回家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放我回家,再不放我,我要绝食了。他们害怕了,午饭前就让我回家了。

我修炼前患有泌尿系结石。在被关地下室那段日子,有一天感到一阵腰和肚子痛,在排尿时,尿出一堆泥沙样石头。回家后第二天上班,腰和肚子又开始痛,我当时对自己说:这不是病,就让我使劲痛一痛吧,我不怕,否则师父就要替我承受,我不忍心让师父为我承受。结果下午排出一个黄豆大的石头!修炼前,我每次犯结石病时都疼的死去活来,这次师父一点都没让我疼。当时我双手合十,说了好久“谢谢师父”。长久折磨我的结石病从此没了。我把那块石头放在纸杯里,给领导和同事看,他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再一次和同修一起去北京。到达天安门广场,立刻就打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一边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了有两三分钟,警察跑过来,把我们的横幅抢走,叫来警车,把我们拉到天安门派出所。

那天的大法弟子很多,都没报姓名、地址。后来,我和很多同修被分流到前门派出所。在这里,他们一个一个的提审我们。他们对我软硬兼施。我不配合。后来他们叫来了所长,我仍不配合,所长气急败坏的在我脸上打了好几巴掌,又朝我腿上踢了几脚。下午我们被送到崇文看守所。我们被编了号关進一个据说是最邪恶的监仓,里面关有死刑犯。恶警指使犯人对我们行恶。数九寒天给我们冲凉水澡、爬墙、军蹲、飞式动作、罚跪等,不服从就往死里打。我当时觉得这里太邪恶了,就报了姓名地址。接着又关進一位同修大姐。

恶人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同修也没有屈服。该同修都爬不起来了,但自始至终告诉恶人:修“真、善、忍”没罪,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到下半夜恶人才停止行恶,再也没问她姓名、地址。第二天早上就放她走了。

我这个早就说了姓名、地址的,不但没让我走,并且又通知我转到另一个监室。这时我认识到:我做的太差了,怕吃苦,想早点回家。想到这些,我心一横:出来就是证实法的,把所有的心都放下。结果下午就通知我回家了。

修炼是严肃的。由于手足之情没有完全放下,二零零一年九月去亲属所在地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被关在一间满地都是大小便的屋子里。因不报姓名、地址,到了半夜,又把我转到当地看守所。第二天,把我叫到二楼一间屋子,被非法提审时让报姓名、住址。有了那次在北京看守所的沉痛教训,我告诉恶警:为了不牵扯任何人,不能告诉你们这些。见我不配合,就开始折磨我,一会儿让我蹲着,一会儿让站着。他们还说:抓一个炼法轮功的上面给他们发很多奖金。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我说: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大法弟子是无辜的,我师父是清白的。同时发正念制止邪恶。恶人见我不配合,对我大打出手。我的下颚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恶人骂师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 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当时感觉整个看守所都震动了。

恶人要用烟头烧我的手背,我发正念不让他们靠進我,离我远点。他们真的就离我远远的。我体会到了,关键时刻不带有任何一颗人心,施展神通才会管用的。他们让我喝水,我不喝,就从我头上往下倒。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恶人终将遭到天理的报应。

我自始至终没有配合邪恶,最后他们连声说:真拿你没办法。中午,他们又把我抬回原来的屋子。我仍不停的大声喊: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我的声音震得整个屋子嗡嗡的响。不一会儿,我丈夫就来把我接回家了。这时,我不知不觉的流下了感激的泪水。我想今天我能正念正行闯出魔窟,这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是师父给了我一切勇气。不然的话,我这个一贯是个弱者的女人做梦都不敢想的。

回家后,不知怎么回事,出来一个念头:这些资料以后不能出去发和贴了。那时候也不知道要否定它,怕心越来越重。就这样把资料都收拾收拾拿到老家烧了。这一念不正就招来了邪恶的东西,当晚就睡不着觉了。发正念也没有力量了,学法也静不下来了。邪恶操纵我丈夫不让我学法炼功了。叫我把书拿出去,不然就给烧了。吓的我都拿出去了,放亲戚家里保存。就这样我离开了大法。

那时我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什么支柱也没有了。一停就是一年半,什么病都上来了。也不能上班了,打针吃药也不管用。那时邪恶太猖狂了,当时很多同修都被送到洗脑班,我也非常恐惧。我觉得同修都不敢接触我,当时感到非常的无助。我想学法,但不敢。当时感到非常无奈。我知道师父为我着急,几次用常人的嘴点化我说:“你这不是前功尽弃了吗?”当时听了这话心里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可是,我就象那电线的插头迟迟找不到电源。我非常的痛苦。家里人看我这样,就找来那些狐黄白柳的东西给我治。让那些东西给我折磨的家也不敢進了,怕心更重了。很大的字眼睛也看不见了。出门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就在我绝望之际,一位同修给我看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没做好不要紧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里。”师父还说:“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当时看了师父的这个法,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师父的每句话,对我们真是就象关照那幼小的孩子一样,我不禁想喊:“慈悲的师父啊!您又把弟子找回来了。”我的眼睛湿润了。我跟师父说:“我还要修炼!”一下子脑子清凉了。我没哭,我只是想:我要听师父的话,赶快站起来,把这段时间的一切执着快放下,赶快学法!!跟着师父向前走。

师父慈悲再次让我重获新生,从万丈深渊再次把我捞起。我又从新走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从新走入修炼。把大法书全部请回家,白天黑夜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尽我最大的能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比如,发资料开始都是往住户的门上或车筐里发。后来我想,如果能直接发到人们手中多好啊,这样能使资料发挥更大作用。从那以后,我就试着把资料直接发到人们手中。外出前先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见到人首先根据年龄称呼说;你好!赠送一份真相资料给你看一下,大多数人都能接受,并说谢谢!如果看对方有时间就先讲真相劝三退,然后再给一份资料。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的提高,怕心越来越少,讲真相、劝三退的事也越做越顺利。有时也会遇到不接受真相资料的,开始也觉的挺灰心的,感觉没面子。

以后想想,为了救人,讲面子怎么行呀。开始我还有分别心,挑人发或讲。以后明白了,这都是些人心,我要去掉它。从那以后,我基本见人就发,有人不听、不要我也不动心了。有时也会遇到一些危险和威胁,也都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化解了。

自从师父要求每天四次发正念,我基本都能坚持做到。但有时夜间十二点就睡过去了,钟响了也没听见,大多数以后补上。每次没能按时发正念,醒来后心里都感到非常不是滋味。早上给师父敬香时真感到无颜见师父。经常和师父说:求师父加持我,排除一切干扰,一定做好。我现在改成十点五十分炼静功之后,接着发正念。

三、坚定修大法 平衡好家庭

在邪恶迫害前,我丈夫也看了一遍《转法轮》,又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深知大法好,但没有走入修炼。邪恶迫害后,他深知恶党的凶残,要求我在家里悄悄炼,不要上访。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大法叫我做一个好人,怎能在师父、大法蒙冤时躲在家里悄悄炼功,怎能任由邪恶造谣诬陷师父与大法、毒害世人而不去讲真相呢。与丈夫讲明道理之后,我继续发资料、讲真相、上访。单位就向丈夫施压。丈夫就以离婚逼我放弃修炼。我态度是什么都可以放弃,坚修大法是绝对不能动摇的。

一天丈夫将写好的离婚协议书给我,我连看也没看一眼就签了字。丈夫很吃惊,说:“你怎么都不看一眼就签了字?你要什么家产?”我说:“什么也不要,只要大法,要一个健康的身体。”他立刻没辙了。我在他心目中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夫唱妇随,甚至有时是丈夫说“鸭子的嘴是尖的”就是尖的,“鸡嘴是扁的”就是扁的,我一般不与丈夫争执。他没想到在邪党的疯狂迫害下,我能如此坚强。丈夫本来就是想以离婚来迫使我不出去证实法,并不是真心离婚。所以他把离婚协议撕掉了。

有些人认为因我修炼法轮大法影响了我丈夫官职提升,他也认同。因此对我生出怨恨心,经常对我又打又骂。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守住心性,生活上关心他,并用大法法理开导他:人的一生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你没有提升是你命中没那么大,并不是我影响你。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渐渐的他从内心感到大法的伟大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后来他不但认同大法好,还能做一些对大法有利的事。因此,他也得到了福报。在一次常人看来是车毁人亡的车祸中,车毁了,他人却安然无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