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


就冯奎文被警察枪击一案为长春同修提供法律帮助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净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题为《长春法轮功学员冯奎文遭恶警枪击》和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题为《长春法轮功学员冯奎文被枪击后》都看了之后,笔者认为,对此事件只曝光还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还应该由冯奎文和宋秀伟的亲属正用法律向当地检察院和公安局提出控告,如果能查明开枪的警察,就直接控告开枪的警察;如果不能查明开枪的警察,就控告参与抓捕的公主岭国保大队和双城堡派出所。

各级检察院都设有控申科专门负责此类案件,各级公安机关都设有督察大队或者督察处专门负责警察违法违纪案件。如果当地检察院和公安局在接到控告书之日起十日内不立案又不给予答复,可向上一级检察院和公安局提出控告,直至向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提出控告。与此同时还可以向各级人大常委会和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提出控告。因为《警察法》规定警察在执行公务时除遇到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有危及警察生命安全时可开枪示警之外不得随意开枪。所以此案属于警察故意开枪伤人之重大违法违纪案件。如果负有查处责任的机关和领导借口推托搪塞,就构成包庇、渎职。具体适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四十九条人民警察违反规定使用武器、警械,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二十一条 违反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的,依照《公安民警违反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行政处分若干规定》给予处分。再依照《公安民警违反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行政处分若干规定》相关规定追究其责任。


正念解体邪党邪恶宣传品

湖南吉首花垣县政府、公园等多处贴有污辱大法的标语。

辽宁省凤城市通远堡镇中心小学在邪党日前一天,给学生发了一份《通远堡镇小学关于抵制法轮功活动致家长的一封信》传单。里面都是邪党宣传的歪理。通远堡镇中心小学校长林志:手机号-13604955775

今日坐北京公交车,看到车里的移动电视还在大肆的反复播放邪党的流氓历程和肉麻的歌颂歌曲,整个的车厢里弥漫着黑色的毒素,乘客都麻木的被动的听着,无精打采。建议北京地区和公交系统的法轮功学员多发正念和多讲真相,彻底清除操控和策划在移动电视中播放流毒的一切邪恶因素和黑手烂鬼。多挤时间讲真相,加大力度发正念,针对性的去讲。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金敏七月八日下午回到家中。金敏被绑架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家属到桃源派出所、二道江分局等单位要人;营救金敏的粘贴、传单大街、小巷、楼道到处都是;台湾、香港及国外营救金敏的真相电话,从金敏被绑架开始就没停止的打。长流看守所天天给办案单位打电话催促放人,怕金敏在看守所有危险担责任。最后,金敏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和国内国外法轮功学员的全力营救下,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下午回到家中。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法轮功学员王有江的母亲七月八日晚被恶人跟踪、绑架;于七月九日凌晨二点钟已回家。

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谯东镇白庄村法轮功学员王金玉、李桥子村法轮功学员李守申七月八日已回家。谢谢国外同修们的营救!

河南新乡法轮功学员潘银娟已经回到家中。七月七日,法轮功学员潘银娟被单位邪党书记和红旗区“六一零”绑架到邪恶郑州晚晴山庄洗脑班,因出现晕厥、心脏病症状,郑州黑窝怕担责任,于七月八日回到家中。

安徽蚌埠市法轮功学员朱春梅已回家。


请昆明同修注意一打坐的“和尚”与国安有关联

近期,昆明地区有一“和尚”装扮的人经常在室外打坐,他平时总是身背一个包,手拎一个包,用来捡废品,但是他不多捡,包里也就是几个可乐瓶子(装装样子)。曾有同修前段时间看到他在昆明金马碧鸡坊附近打坐,前几天又在另一地方看到他在“捡废品”,这位同修出于好奇问他是练什么功的,和尚拿出一张西班牙起诉江泽民等五人的真相资料说:“我就是练这个的”。同修一听也没多想就对他说:“我也是炼这个的。”很高兴的就和他攀谈起来,和尚还有个mp3,说是一个居士认识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他的,问他有书吗?他说:没有。此同修就说:我明天送一本给你,你等着我,后天我带你到某某地点见其他同修。

此同修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去相见。又过了两天,此同修正在上班时,猛抬头看见“和尚”带着警察正在认人,此同修急中生智,在师父呵护下走脱。 此“和尚”长的瘦小,三十多岁的样子,请同修注意辨别。


正念营救南京张雪峰、刘开梅、马振宇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南京法轮功学员张雪峰(原南京工业大学土木系办公室领导)、刘开梅(原南京鼓楼教育局基建审核工程师)夫妇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同日,法轮功学员马振宇(原南京第十四研究所优秀工程师)被便衣骚扰,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在上班的路上被暴力劫持。同日,成海燕和常州许姓法轮功学员被“蹲坑”在马家的恶警绑架。五月二十九日,马振宇被劫持到下关看守所。

目前,张雪峰和马振宇被非法关押在南京下关区看守所,刘开梅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

为了营救同修,同时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南京公、检、法、司、“六一零”等部门单位的众生,南京法轮功学员配合家属积极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聘请正义律师,运用法律手段反迫害、讲真相。

为了更好的达到反迫害、讲真相的目地,在正义律师到来之前,南京法轮功学员积极参与到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来,互相配合收集、补充相关部门和负责人的电话、地址,往这些部门投寄真相信、真相资料,有针对性的多发正念,为律师从法律角度讲真相打基础、做铺垫。大家主动圆容着整体的需要,并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修炼、升华自己,逐步形成互相配合的无形的整体。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六日,三名正义律师先后抵达南京,南京法轮功学员更是齐心合力,在这两天持续高密度发正念,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们是这场正邪较量的真正的主体,同修说的好,要摆正基点,成功与否,也是在检验我们这个整体所能达到的心性与境界,体现了我们整体的愿望,也是一次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机会。我们要正念正行,放下自我,为同修、为世人的得救无私无我的尽心尽力。

七月五日,律师来到下关区看守所要求会见马振宇,以下是简短过程,由此可见邪恶的胆战心惊:

下关区看守所首先说需要两名律师,以此为借口拒绝,于是又找到一位本地律师。本地律师听说是有关法轮功的案子,显的很紧张。正义律师说没有必要“歧视”法轮功的案子,这类案子他受理很多,他从法律、道德、人权等层面给本地律师讲了一些道理,基本消除其紧张心理。但是,本地律师的思维仍跳不出不合法的惯例,认为要先找派出所并征得派出所同意,才能会见。其实,保障被看押人员会见家属、会见律师属于看守所的职责范围,根本不需要其它什么部门批准。

去了两名律师,看守所还是不让会见,说要办案单位同意。于是律师与派出所的承办警察联系,约好见面时间,可承办警察过后又说要推迟两个小时,妄图拖到看守所下班,让律师失去会见的时间。

几经周折,看守所推说要派出所同意,派出所推说要国保大队同意,国保大队推说要和省劳教委协调。律师告诉看守所值班人员,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最后找到代理所长,还是说不能见。律师为此投诉他们,打电话给本地的检察院监查室,又找到驻看守所检察室,让值班人员记录下他的要求,并指出驻看守所检察室的责任等等,希望他们协调会见当事人事宜。

七月六日,另外两位正义律师抵达,分别去下关区看守所、南京市看守所会见了张雪峰和刘开梅。

七月七日上午,正义律师再次要求会见马振宇,在律师八点半动身前,南京法轮功学员于七点半开始持续高密度正念加持。由于该律师五日去了外地,他的再次出现令国保大队措手不及,将会见时间拖到下午。下午,律师终于见到了当事人。

也就是说,到七月七日为止,三位律师都见到了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几年前,南京曾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被冤定劳教的亲人请过律师,结果国保大队人员对两位律师威胁恐吓,两位律师被谈过话后立即离开了南京,国保大队人员同时对家属拉拢哄骗。最后,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见不到律师,利用法律手段反迫害、讲真相不了了之。

还有一位南京法轮功学员,家人为其聘请了律师。律师来后,恶人同样进行阻扰。一方面哄骗该法轮功学员,只有到劳教所才能见律师,再转身对律师说,当事人本人不愿见律师;另一方面,威胁哄骗其家属。我们相信,历史一定会还原这些一手遮天的恶人小丑们应有的丑态和罪恶。由于恶人无耻阻扰,律师虽然请了,但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依然被送進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始终未见到律师。

所以,这次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虽然受邪恶操控的几个部门人员起先互相推诿、刁难,但最终不得不让步。在正义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不让法轮功学员会见律师甚至都违反了他们自己口口声声说的“法律”。

同修说的好,恶人当初敢为所欲为,是因为律师没有勇气坚持按法律条文办事,而律师缺乏勇气也折射出我们怕心重,没有整体配合。当我们齐心协力形成一个无私无我的整体时,邪恶自灭,因为众志成城。

张学峰和马振宇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刘开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张雪峰等很乐观,表示要行政复议到底。我们将继续关注和积极支持,正念加持同修的行政复议,继续发送真相信,并加强对本地律师讲真相。

其实,所谓的“劳教”就是随意性的非法关押,本身就是没有法律、不讲法律的表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南京江宁区法轮功学员夏建国由于在洗脑班不写所谓的“认识”,被强行送到方强劳教所洗脑,再补办劳教手续。

目前,南京大约还有几十名法轮功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遭受迫害,他们是: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孙根萝和张秀华夫妇、倪雪英、朱元(音)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周丽琴(已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彭桂华(已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李秀清、潘汉玉

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凌君、吴顺珍、佟清、籍建霞、熊春云

被绑架后,目前情况暂时不明的:沈向阳和孙永红夫妇、袁玉珍(音)和李莉母女、沈传英、张明顺、熊桂珍、宋善英、周爱松、徐录(陆)英、程永丽、司娟、一未知名老年法轮功学员。除沈向阳和孙永红夫妇、袁玉珍(音)和李莉母女,其余均为近期(五月中旬之后)被绑架,其中,程永丽、司娟、一未知名老年法轮功学员七月初刚被绑架。

另外,下关区徐某某,女,五十多岁,退休教师,于二零一零年七月突然失踪,距今一年毫无消息。请知情者提供其信息。

绑架还在持续发生,实际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远不只这些。这样的恶行总有一天会全部遏制、并彻底清算。

请知情者提供更多详情,有条件者了解更多信息,揭露和曝光这些阳光下的罪恶,制止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