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戚考福全惨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考福全于二零一零年五月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他的妻子宋桂华被非法判七年。考福全多次被中共恶人绑架毒打。以下是考福全的一位亲戚的叙述:

有口皆碑的好人被中共迫害

我的亲戚考福全,今年六十岁,是山东省招远市梦芝办事处考家村人。只要你去考家村去问考福全这个人,村民会众口一词:“真是个好人,一家好人,真诚善良,有求必应。”

口碑这么好的人,就因为炼了法轮功,讲了真善忍,做了一个好人,共产党就容不下他。从九九年七月开始,我这个亲戚被中共多次残酷迫害,九死一生。现仅就我了解的点滴写出来,让大家认识一下中共的残暴。

九九年、零零年被绑架、勒索,家人受株连

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考福全在家中被梦芝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抢走了他家的大法书籍等物品。被非法关押两天,被勒索现金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梦芝派出所的警察又闯入考福全的家,把考福全的妻子及不修炼的女儿一同绑架,女儿被非法关押一夜后释放,考福全和妻子被送进看守所分别关押一个月和半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被绑架抄家,手、胳膊被电糊、几次昏死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梦芝派出所抓捕考福全并抄家,把家翻得乱七八糟啥也没找到,气急败坏的恶警用电棍电考福全头部各个部位和全身每个敏感的部位,考福全的手、胳膊都被电糊了,一片焦黑,空气中有浓厚的焦糊味。恶警们还用绳子把考福全吊在桌子与椅子之间,用手铐铐起来吊在墙上。考福全被折磨得几次昏死,每次昏死过去后,恶警们就把他扔在地上,不管他的死活,他们自己吃喝玩乐,等考福全醒来再打、再电、再吊铐,就这样考福全被梦芝派出所恶警酷刑了九天九夜,多次昏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天,考福全被折磨得高烧不退,恶警们不但不给治疗还把他在零下十多度的冷天里扔到院子里冻。派出所有个做饭的王姓恶人提着一壶开水对考福全说:“你冷不冷,我给你浇上点热水暖和暖和吧。”说完他放下热水,舀来一大瓢冷水从躺在地上的考福全的衣领里倒进去。

恶警用棍子没头没脑地毒打

在梦芝派出所,考福全已被迫害的不成人样了,六一零的恶警林涛恶毒地对他说:“他们怎么打你我不知道,你不转化(放弃信仰),你说我是用电棍电你呢?还是打你四十棍子?”说着就用棍子没头没脑地毒打,把考福全打得差点死过去,派出所怕他死了担责任,把考福全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虚弱的考福全上厕所时昏倒在厕所里不省人事,脸磕破了,鼻梁上磕进一块黄豆大小的水泥块都不知道。

被劫持进王村劳教所,不能自理

考福全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了王村劳教所,这时的考福全生活都不能自理了,神经严重损伤,全身肌肉萎缩,半边身体不会动,上厕所都要别人扶着,劳教所给考福做了五次体检,认为没治了,怕他死在里面担责任,向家人勒索了九百元后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办了所谓保外就医放回了家。

炼法轮功康复

回家后,我们去看过他,整个人全变了样,全身黑皮贴在身上,只有六、七十斤的样子,整个一具人体骨骼架子,我们看后都吓哭了,他却用微弱的声音安慰我们:“不要紧,我坚信大法就能好。”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坚定读书、炼功,奇迹出现了,这个被中共快折磨死的人很快康复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妻子被抓为人质

为了养家糊口,考福全不得不外出打工,可中共当局还不放过他,三天两头到他家里骚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招远市国保大队臭名昭著的恶警李建光带领一伙恶徒到考福全家抓他,因考福全不在家,就把他的妻子宋桂华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做人质。一伙恶徒对她毒打、逼供,让她说出丈夫的下落。宋桂华在洗脑班被违法关押四个半月,又被勒索了六百元才放回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招远国保大队和六一零的恶徒还经常到考福全的村委寻衅骚扰,以挑起村民对考福全的仇恨,他们逼迫村干部找到考福全,找不到他就逼着村干部交钱,以此为借口每个季度去考家村勒索两千元。

二零一零年五月遭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考福全被招远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绑架,关押在岭南洗脑班,洗脑班头目女恶人季晓东、六一零恶警李建光、宋少昌和洗脑班的专职打手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酷刑了他五天五夜,外面只听到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详情家人至今无法得知,只传出他心脏异常、高血压、半身不遂、神经异常、下身瘫痪的消息。考福全被绑架至今快一年了,家人多次要求探视,都被拒绝,连洗脑班的门都不让进,原来是考福全被酷刑折磨的伤势很重,恶人怕泄露消息。

二零一零年八月妻子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上午九点左右,七、八个恶徒闯入考福全的家非法抄家近四个小时,绑架了考福全的妻子宋桂华,抢走了私人物品和现金,家中只剩下了宋桂华92岁的老母亲。

被检察院陷害,律师险遭毒手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考福全夫妇和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接到了检察院的所谓批捕通知后,考福全的家人依法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亲人作无罪辩护。招远公、检、法执法犯法,只听邪恶六一零的指使,与六一零沆瀣一气,刁难律师介入。先是欺骗考家村委,说将有两个坏人进村做对村不利的事,叫安排人在村口,并把两个律师的衣着特征说出来,叫村里的人看到就往死里打。通过考福全家人说明真相。村里撤回了守路人。阴谋大败后,六一零、公、检、法、看守所玩起了躲猫猫、疲劳战。他们联手欺骗律师和家属,从这个部门跑到那个部门。看到律师和家属紧追不放,他们竟卑鄙地造假了一份当事人写的不让家属请律师的签名材料。逼迫律师退出辩护。

法院偷偷开庭迫害

为了剥夺当事人、律师、家属的人权,不让请律师、不让辩护、不让旁听。仅十几天时间,这些执法部门散布多次假开庭日期,以迷惑律师和家属。最后偷偷在十二月五号(星期天)的上午一早就在看守所所谓开庭了。

律师五日一早赶到招远直奔看守所。说来可笑,当局都觉得理亏。冬天早晨五点天还很黑,公、检、法、六一零、看守所周围一公里内戒严了,任何人不准靠近,律师和考福全家人去交涉,宋少昌等恶警象恶狗一样把守路口,谁也不许靠前,一直僵持到中午十二点,律师和家人也没见到当事人。

姐姐请律师被非法关押四个月

作为家属,考福全的姐姐考福英,在开庭这天去旁听,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考福英失踪了。几天之后才打听到,在现场的六一零恶警象黑社会一样,偷偷地把考福全的姐姐绑架到了洗脑班。理由是考福英为弟弟和弟媳请了律师犯法了。这一关押就是四个月。

被非法判刑八年,妻子被判七年

考福全被非法枉判了八年,妻子宋桂华被判了七年。现仍被关押在招远看守所。快一年了,家人一次也没见到他们,一切权利全被剥夺了。亲朋不知他们的状况,十分挂念,宋桂华九十三岁的老母天天哭,说怕见不到女儿女婿了。

我知道我的亲戚是被冤枉的。他们遵纪守法,从不伤害任何人,只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放弃信仰就被打得死去活来。当我们要去找打他的人报复时,他劝住我们。这份宽容大度,不是社会稳定因素吗?他不就是信仰真善忍吗?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谁迫害信仰谁违法,更不用说因为信仰而抓、打、判的严重违法行为了。

据可靠消息,考福全在被非法判刑前在洗脑班已被迫害得患重病,经玲珑医院和招远市医院诊断和仪器检查,他患冠心病(三期)、心律240、肺气肿、心绞痛、胆囊炎。

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法院再次秘密开庭,非法判了八年。由于病重,随时有生命危险,看守所不收。公安叫梦芝派出所对他进行监视居住。招远六一零草菅人命,不放人,又把考福全弄到洗脑班非法关押。据说四月初又把他送进了看守所。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邪恶今天迫害我,明天可能就要迫害你啊!呼吁善良的人们帮帮考福全,救救他吧,让他早日回家,早日得到医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