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之中展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我沐浴在大法中修炼快十一年整,回想起这十一年的神路历程,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与点悟。我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过程中,真有麻烦与危险时,自己能用正念对待,心中装着法,师父就给我们做主,有惊无险,事后想想真的很神奇。这样的神奇事在大法弟子中数不胜数。我自己与亲戚也有很多化险为夷的事,选几件和大家交流。

(一)

二零零零年夏,师父的讲法发表后,很多人传看一本,好不容易轮到了,急急忙忙看一遍,好传给下一个同修。说实话,最表面这层含义还没看懂呢,就拿走了,想多看一遍都是奢望。我当时没有想更多,只想多复印一套,找个复印店只印两本,还有两本怎么办呢?我就去朋友那里,巧合的是经她介绍,认识一位“七·二零”前得法的人,就叫她小徐吧,“七·二零”之后不炼了,心里知道大法好。我就跟她讲:自己原来一身病都好了,不用听那一套,冤假错案在中国太多了,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人没有错,大法这么好,不炼太可惜了。小徐当即表示接着炼,书她都有,我告诉她师父有新讲法发表,她想看,我说明来意,她很愿意帮助我找复印店。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我把另外两本书送去印。中午取书时,只有几页没印完,我们正在数页数时,一辆警车突然开到店门口,(这里原是国有大商店,后租给六七家商贩,复印店是从门口数的第五、六家)一个警察直奔我们这边冲来。我坦然的告诉复印店老板没事,示意小徐拿着手里的那部份迅速离开,并把自己手里的这部份放在包里。这时警察已到我们店旁,我就看着他,接近复印机两步远的一刹那,他突然象撞到什么东西似的,头往后一仰,停住了,掉头就往回走。当时我觉得很奇怪,那样子就象触了电似的,就这样他在屋里转了四、五圈,也不说话,一步也没敢往复印机跟前靠,就出去了,但车没开走。当时其他店主都互相说:“这个人找谁呀?干什么呀?在屋里转来转去的,也不吱声!”“真奇怪,这人怎么回事?也没人认识他!”

我赶快付了一百元钱押金,示意过后来结算,也快速离开。为了安全,我到其它地方转了一阵子,才去找小徐。这才知道,那警察从复印店离开,便去了旁边的一家超市,正好小徐也在那里,她把复印好的那部份书藏在一个角落的商品下了,假装买货,结果那警察也是好几次冲着放大法书的地方去,欲动又止,转了好半天,最后怏怏不快的开车走了。小徐说当时把她吓坏了。

下午我结帐时,老板说:“腿都吓软了,手都不好使了,看你跟没事似的。”我当时想没事,书都在我们包里,小徐安全离开了,压根就没想过有事。当时并不知道是正念,只知师父管,怕啥呀?就象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二)

同年初秋的晚上,我在楼区发真相资料,从一楼上到六楼,从六楼往下发,二百多份资料就这样挨个单元发放。发了几个单元就气喘吁吁,上不来气,浑身是汗,顺脸往下淌,既着急又紧张,心都跳到嗓子眼儿,胸口闷的慌。但能让世人快点明白真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发着发着,从一楼到六楼,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上去的,就象坐着什么东西轻飘飘的上去了,很轻松的到六楼,很快的又发到一楼。就这样楼上楼下的发,完全没有了紧张、累的感觉,大汗也不知什么时候干的。只有轻松与愉快,就象在无人之地一样,回来的路上只觉的奇怪,怎么不累呢?只觉的轻松。现在回想起来,是当时悟性低,没有认识到是师父在加持、帮助,我才会觉的自己神来神去的。

同年冬季,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我一人去农村发资料,我的亲戚住在那里,晚上可以住亲戚那。几千户的大屯子,户与户交叉错落,很容易迷路。我踏着月光挨家挨户发着,当我发到离公路边很近的一家时,刚贴到大门上,一转身,被射来的一束强光照个通明,迎面一看原来是辆警车,直奔我开来。当时我也没一点怕,就觉的这车与我没关系,脑子里一下闪出师父的法:“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边迎着车走去边反复背这句法,整个思维就定在这句话上,其它什么也没有。当我走到车旁时,车停在我身边,车门一下开了,一条腿从车门伸下来,车里人说什么听不清,这条腿欲下又缩回去了。我依然慢慢的往前走,随意的整理着衣服,象刚从家门口出来一样。当时剩下一百多份资料没发完,边往怀里揣边拉上拉锁,这辆车跟着我开过来又绕着我兜了一圈,然后慢慢开走了。但我无惊无怕,就是反复背师父的这句法。也没管车往哪开,接着又发我的资料去了,脑子一片空白,除了这句法和我得发资料的思维,无任何杂念。

一直发了大半夜,奇怪的是既没有狗叫,也没有行人。发着发着,看着皎洁的明月,突然脑子闪出一念:我这是救度众生呢!马上又意识到:是师父救度众生,我能救度众生吗?我就这样往大门上贴,往墙头上放,也没想能不能找到亲戚家;等我发完最后一份资料时,想到该回家了,仔细一看,眼前的路口就是我熟悉的去亲戚家的那条路。

写到这,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当时并没觉得怎样,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师父在身边的呵护,自己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就是当时的正念,有师父的加持,一切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威德却留给了我们。在这层空间看似平常,可是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场正邪大战,因为那时是邪恶最猖獗的时候。

(三)

还有一件是发生在我表嫂弟弟身上的神奇事。他叫小勇(化名),家住东北半山区,小俩口靠开农用车走乡串村赶集,做小生意维生。因小勇身患乙肝大三阳,不能干重活,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负担很重。

零五年初冬,小勇的大姐,就是我表嫂,在一个侄女的婚礼上遇见了我,二十几年没见,我已认不出她,但她说我和二十年前没变什么样,一下就认出来了。寒暄之后,我不加思索的对她说:“嫂子,这回你得跟我走。”正是农闲时节,她也高兴的满口答应了。

来到我家后,给嫂子讲大法洪传全世界及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嫂子很相信,也要看书炼功,在我家呆了二十多天,除早上炼功,几乎是天天学法。就在炼了六、七天后的一早上,嫂子坐在床上把两条腿伸的绷直比长短,我不解的问:“你这是干什么?”她惊喜的说:“你过来看,我这条腿能伸直了,原来摔坏过,一直伸不直。”这下嫂子更相信大法了,问我能不能让小勇也炼功,他才二十多岁,脸色灰滔滔的,没有一点血色,成天打不起精神来,干啥也没劲儿,上有老下有小,挺愁人的。我告诉嫂子:“大法书你也看了,书上说,谁炼都可以,但别为治病强迫他炼就不好了,无求而自得。”她表示明白,就带着我的书和炼功磁带回去了。

回去近一个月,正赶上老家又一个亲戚孩子结婚,我也正好去看看小勇那的情况。我便提前两天先到小勇家,当看到小勇第一眼,脸色红润,挺有活力和精神的。我开门见山的问嫂子:“小勇也不象你说的那样啊?”嫂子看出了我的心思,高兴的告诉我她回来那天就跟小勇说了炼功的事,小勇非常同意炼,当晚就单盘二十多分钟,之后每天晚上单盘半个多小时,有时间就看书。

我看到他的时候是差两天一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们都说这大法真神奇,这时小勇忙完活進来跟我说:“还有更神的呢!前些日子,我的车刹车坏了,赶上过年就指着这工夫挣钱,没来得及修,打算车开慢点,忙完了再修。结果前几天我忙着赶集,在公路上正常行驶,正好是下坡,从侧面的下道开来一辆客车,坐着一车人,我一看急坏了,因没刹车又是下坡,我本能的踩上刹车,这时刹车居然好使了,一刹到底,把积雪的路面磨出十来米长的深深的沟,车刹住了。只把客车顶出一尺多长的口子。一车人安然无恙,大家都吓坏了。客车司机下车不分青红皂白,张口就要三千块赔偿,我说:咱俩都有责任,是我车撞你了,我给你几百块钱,我做小生意,一下也拿不出几千块钱,私了算了,不耽误事!对方执意不肯,僵持不下只好报警,一划分责任,我是次要责任,他是主要责任。因我的车上保险了,修车费不用自己掏,出警费保险公司也额外的负担了,我一分钱没花,我的车连针鼻那么大的漆也没掉,一点损失也没有!你说怪不怪?”我说:“为什么怪呢?”小勇激动的从棉裤内兜里掏出一张小卡片,是我给他的大法护身符,告诉我:“就是这小卡片,保护了我,真得感谢大法师父了。”

嫂子接着说:“这里还有个事呢!本屯有个会算卦的人,早就知道小勇车要出事,而且是大祸,得伤人,事前没告诉我们。事后算命人知道不但没伤人,一分钱也没损失,车还完好,不得其解的问我:怎么算都伤人,真怪了,你们家可积了大德了,积多大德才能躲过这么大的祸呢?”

我听后也很感动,深知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化解了这难。这一家人更感谢大法,更感谢师父了。

回想起这十一年的修炼过程,在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发正念、身体变化等诸多方面超常的事,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的一切正念、智慧都来源于大法,来源于师父的呵护。在此深深的叩拜师父,也衷心的感谢身边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