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怕”的物质 迈出第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末,偶然从功友那喜得《转法轮》,从此,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自从邪恶打压迫害后,我觉的怕心始终萦绕在心头,一层层围绕在身体周围。在讲真相,证实法上,几乎是徘徊不前……有一回,学习师父讲法,我明白了,“怕”也有物质根源,特别在中共邪灵祸乱世间时,中国大陆弥漫着邪恶因素,把人固定在里面,而且专门针对修炼人的弱点来,修炼人要想从人走向神,就得加大冲击力,冲破层层怕的物质,用人的一句俗话就是得有“豁出去了”的勇气,冲断“怕”的物质层,才能修炼出来。刚这么一想“怕”就围攻上来,心脏咚咚乱跳,我就坐下来发正念清除“怕”,一刻钟以后才平静下来。

有一回晚上,我决定出去贴真相,人还没出去又出现上述现象。我理性的一面知道:破除怕心,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救度众生嘛,怎么能怕呢!我就念正法口诀,一边清除怕的物质。“怕”还是层层往上涌,心咚咚乱跳,我硬着头皮走上大街,心里似有一种悲壮的感觉,满大街路灯亮着,老象有人盯着,可理性的一面告诉我,一定要贴一张出去,冲破几层怕……转悠来转悠去,看看没人,把心一横,拿出一张“中国共产党亡”贴在了电线杆上,贴完了心还在跳。想来可笑,可终究它是我冲破怕的第一次经历。

有一次晚上决定发放真相资料。怕又围攻上来,但已经弱了很多,念着师父的《怕啥》走出了家门,走在大道上,竟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偶然想起师父的“冲出三界外 空无显大宇”(《洪吟二》〈法正一切〉)的诗句,似有所得。

自从师父肯定“真相币”以后,我也想着这事,还是怕束缚着我。后来买东西找回两张手写的真相币,实实在在的真相币就在眼前,可能师父点化我要行动起来。于是我也试着手写真相币。我第一次使用时,“怕”又来围攻我,我一边正念清除,请师父加持我,胆胆突突的又迈出了一步,以后渐渐的在这方面的“怕”物质不多了,但每次使用真相币我都要发正念清除众生背后的邪灵烂鬼……

面对面讲真相更是应该突破的关。首先从家庭亲属做吧。但“怕”的因素又来裹住我。头一次是和妹妹讲。有一次,妹妹回来,我们先叙叙家常,一边发正念清除妹妹背后的邪灵烂鬼,可是心还是乱跳,我又请师父加持,怎么心态也不稳,最后把心一横,讲了一会儿,妹妹不愿接受我讲的,我很失落,但过后一想,我终于颤颤巍巍的迈出了讲真相的第一步。

另外,就是和同事讲真相劝三退,一直裹足不前。后来在和同修的交流中,同修正念正行救度众生的实例感动着我。我恨自己呀,太多观念了……下决心讲,却欲讲不能,各种“怕”的物质紧紧捆着我,理性告诉我,一定要开口讲,一定要冲破“怕”,迈出一步。

有一次,午间吃饭时和一女同事讲,讲来讲去,她未置可否,我也不知如何让她明确表态,就这样第一次不了了之的过去了,但终于又迈出了一步。回来和同修切磋此事,阅读《明慧周刊》大量的讲真相实例启发了我。

有一次,干活期间和一男同事讲,我说:“你听说过三退吗?”他说:“村里的法轮功尽往电线杆儿上贴。”我说:“这也是有缘由的。贵州平塘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已有2.7亿多年历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断面上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还特别大”。你说这不是天意吗?天意不可违呀……”我说话期间男同事两次转移话题。我心里别扭,我一边发正念,同时简短的回答他的干扰的问话,又强力把话题拢正。我说:“入过团吧?”他说:“就是个红小兵。”我说:“咱们当初入队时,都举着拳头发过誓,要为它奉献一生。你要不把毒誓去掉,天要灭它的时候,就得跟它去了,多不值得呀!俗话说:‘三尺头上有神灵’。现在你只要在心里真诚表示一下,我不要这个毒誓,将来就能躲过一场大劫难。”男同事不语。我直接问,你说你还要那个毒誓吗?他说:“不要。”这是我第一次成功的给人讲真相。虽然显得牵强,中间又有干扰,但在师尊的加持下,终于成功了。

我觉的最难突破的就是第一步,迈出第一步,在法的感召下,就会迈出第二步,我还有许多需要突破的第一步。我也是第一次投稿,这次投稿是在当地同修多次倡议下提笔的,写了两晚上竟不知所云,搁笔了。同修再劝,贵在参与。我觉的也要冲破第一次。这时我静下心来想了一想虽然我修炼路上未精進,但也有许多已突破的亮点,写出来也许对跟我一样被怕捆绑住的同修有所启悟吧。经过这次写稿,我觉的是一次真正向内找的过程。今后,我一定会迈开大步追上精進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