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束缚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青年大法弟子 ,一九九八年,我在母亲的催促下去找《转法轮》这本书,从此我走上了修炼路。二十三岁的我从此经常和一群退休的老年人一起学法炼功,很快明白了这不是简单的读读书,做做动作,这是人成神的修炼之路。

冬日的早晨不到五点,我就起床了,喊看大门的人开门,我就和一群老年人在马路上晨炼了。在悠扬的音乐声中,闭目炼功的我常常看到眼前一片柔和的红光,在我内心的宁静和祥和中,这红色会翻花,变成我最爱的紫色,那种色彩是那样的纯正和柔和,是我在现实中看不到的,是我一直向往能欣赏的色彩。一个星期日,我半躺在床上看了一天的书,猛然抬头,看到一个法轮在天花板上旋转。他是黑白色的,转了很久,我说自己不要起欢喜心,没等他消失我就继续看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我又去常去的马路上晨炼,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从此我失去自由炼功、集体读书的环境。在这之前,我对新闻没兴趣,很少看电视和报纸。所以我甚至不知道“四二五”的万人大上访。那天晚上,姐姐领我散步,路上的每家电视全是对大法的污蔑。我不看也不想听,生气的告诉姐姐不是那样的。

不到二个月我匆匆结婚了。在结婚之前我就告诉男友,我在修炼大法,他表示支持。可是世间的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反对我。从此我一步步走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在邪党污蔑宣传的毒害下,人们提起某某炼法轮功,嘴角都挂着蔑视和嘲弄,好象在笑一个疯子。我怕了,我沉默,我不敢公开说我就是学法轮功的。丈夫也不让我看大法书了。我带着常人的狡猾,嘴上答应不看了,心里想我偷偷看。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嘴上的保证就是旧势力迫害的借口。之后我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学法。这成了丈夫多年迫害我的借口,他一次次的拿走我的书,一次次依此为借口辱骂我。我学大法在他面前变成了短处,见到他凶凶的样子我就怕。

这个怕的物质就这样一点点越积越多。后来母亲的学法点被破坏,母亲被邪恶绑架了。几天后母亲被迫签字后回家,从此邪悟,不修了。在这之前,姐姐、父亲、丈夫反对我修炼,都由母亲给我挡驾。在这之后母亲渐渐沉默,到最后他们联合起来反对我。

离开大法的日子,内心是如此苦闷,世界是如此窄小,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活着的目地和价值。孩子不停的生病,我的身体也很不好,总是没力气,走路上楼好象都需要咬牙坚持着。白天上班,晚上还要照顾多病瘦弱的孩子,我自己也面黄肌瘦,洗衣整理房间的家务需要很多时间和体力,丈夫就主动去做。他照顾我的生活,如我在娘家时母亲和姐姐对我的生活上的照顾。我的体质从小就不好,所以他们总是怜爱柔弱的我,给我很多照顾,这也行成了我的依赖心很重,生活中动手能力很差。同时也形成了一种无形的规则:我们爱你,照顾你,为你好,你就要听我们的话。

我多年就这样生活在一种不自主中,一种被迫顺从的安排中,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说了算。甚至给自己的孩子穿了什么衣服,孩子的奶奶都是恶狠狠地数落我怎么穿了这样的衣服、没穿那样的衣服。我只会一味的顺从,沉默和忍让。那么多年我一直是被迫承受。这就是一种旧势力的束缚。

可我内心渴望从新读书炼功,生命好象只有在法中才能有喜悦,生命才有答案。姐姐认为我没结婚前是无所事事,所以才要找精神寄托。现在结婚生子,应该有寄托不会炼了。我承认我爱家,很爱孩子。但这些都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必然的过程,而生命的真正目地不是这些,是返本归真。

我想学大法。也许是师父看我有这个愿望,二零零五年丈夫被安排去了外地工作,我很高兴他能去外地,我可以相对自由了,可以学大法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在我离开大法的那几年,我天目的位置经常还会一钻一钻的。

二零零五年,我从新开始了真正的修炼,我读大法,炼功。身体也渐渐好转,孩子也开始健康。我教他读《论语》,让他背。我第一次教他闭目结印,他激动地说:“妈妈,我看到法轮了。”过马路时,他一只手牵着我的手,右手就立掌,闭着眼睛。这是他事后告诉我的。当时他那么小,我也没在意。在集体学大法时,他能看到我们每人坐在一只仙鹤上,在天空飞翔。一次说好去学法,临走时他贪玩,不想去了。我说你问问师父吧。他就在香炉前合十。等会给我说,师父说让我去学法。我们就赶快去学法了。

环境是好多了,我还是不能堂堂正正。孩子的父亲一回家,我就不能晨炼了,也不能读大法书。我知道这样不对,我也知道我以前对他的言不由衷的承诺是旧势力操控他的理由。有次他发脾气,说我答应他不学大法又学了,简直太不要脸了。我说我以前说的都不算,我就要学。最长是一年时间,他会纠集我的娘家人,合伙对我劈头盖脸一顿狠骂。后来他们没办法,又说我功可以炼,但不能讲给别人听。我给他们讲道理他们听不進去。丈夫一次次拿离婚威胁我,我每次都不同意。

师父的法理告诉我,大法徒的使命不是成就个人的修炼圆满,要救度众生。在这历史的特殊时刻,被谎言毒害生命都没有未来,我们必须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让世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善和恶。所以我必须去讲大法真相。

我只能给陌生人讲真相,给一面之缘的人大法真相资料。我一直在一种束缚中,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修炼,没做真实的自己。有一次我给了一个熟人神韵光盘。他无意的把这事告诉了丈夫。这件事导致了我们最后的离婚。他又气急败坏找我娘家,对我施压:要么保证永远不学大法,要么离婚。我告诉他法也学,家也要。他告诉我只有一个选择。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看我在大法中突飞猛進了,要把我拉下来。生命因为大法而生存,我不能离开大法。一个离开大法的生命等于永久的死亡了。万物被大法造就,万物因大法而存在。生命坚决不能离开大法。在不能修炼大法的那几年,那无望的痛苦我刻骨铭心。

他说他找了律师,找关系走后门也要把我弄到监狱,要我失去孩子,失去房子失去家。我的心略过一种恐惧。孩子是大法小弟子,我知道他如果离开妈妈意味着什么。我说你说的都不算。可是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感到呼吸都困难,昨日还白里透红的脸,一夜之间焦黄而憔悴,但我还能挺住。

可是姐姐一天中午哭哭啼啼哀求我去她家一趟。在此之前,同修阿姨鼓励我坚决不离婚,还为我发正念。可是姐姐见我一顿怒吼,要我先嘴上答应他不炼了,看看他的反应,看看他这么多年在外是不是外面有了女人,我不同意。我以前犯过这个错误了,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用手支撑在沙发上,帮助我毫无力气的身体坐直。姐说瞅你那样,满面愁容,柔弱不堪,炼功炼的这样。你啥都没干过,你会独立生活吗?监狱很多人吃尿在一个房间,肮脏不堪,你能受了?他是打算把你弄進去的,你好好想想。姐怒吼着,对我一顿狂打。我坐着不动,一声不吭,咬着嘴唇忍着。

在压力面前我几乎要虚脱了。我不想离开他,是怕他离开我对他的生命意味着离开了神的护佑,毕竟他是我丈夫,有这么大的缘份。我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走向他。我修大法了,我不势利,嫁给没房子、失业做生意又赔钱的他,鼓励他一定能挺过去,好日子会到来。走过了十年的婚姻,我没救了他,反而自己快要死去了。我不能这样就死去。当天下午我迅速和他办了手续。

后来反思自己,离婚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找原因,是我的怕心。是没学好法,在关键的时候就没了力量,缺少了正念。

离婚那段时间没少流泪,一次在下班的路上我又一次默默流了泪,我跟师父说:师父,我不想流泪了,不能再哭了。这样想过后,我擦干了泪,从此后,真的很少流泪了。我明白了信师父,才能在关键时刻有力量。

虽然我虚弱了许多,但我依然每天上班,对我的熟人、同事微笑,对我的家人微笑。我怕这件事对大法造成负面影响,我告诉我的亲人和朋友,我如果不修大法,也许也会离婚,可我不会这么坚强和乐观。好多女子离婚了寻死觅活的,凄惨的活不下去。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告诉我们“炼功人不能杀生”,所以我会坚强的活下去,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告诉我们“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家庭也好,丈夫也好,孩子也好,他们是我们生活中的重要部份,但不是全部。一个人你必须有你真正的自己,必须有你自己的人生目地,顺境也好,逆境也好,你都能坦荡的,乐观的走下去。如果我没修大法,不知道这些道理,也许我后半生就毁了。当我这样告诉熟人的时候,他们不再说我因为坚修大法而离婚。他们点点头说,是这样。

我开始主宰自己,做自己的主人。我给同修换零钱,排斥着怕心,一人背一大包零钱,给同修送去。给同修买耗材,开始时胆胆突突,现在镇定自若。走在街上讲真相,开始以第三人的角度讲,现在很多时候,我就自然的微笑,说我就是修法轮功的。

生活中我也会自立了,我下班买菜做饭,拖地洗衣,生活原来如此简单。孩子说我做的菜最好吃。我惊讶的发现自己原来如此能干,能主宰自己,能自由的呼吸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我合理的支配着微薄的工资,让孩子吃好,自己对吃从不挑剔,有时候煮好菜,撒点盐就吃了。这样每月也有结余。

我常常鼓励孩子,生活中的魔难不要把它看重,我们的老家在天国,不要把人间的得失看重。孩子也是悟性很高,一段时间后,就很活泼开朗了。也常常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不贪图便宜,不与同学打骂,吃亏忍让。有一次孩子给我说:“常人认为钱是撒不开手的东西,他们不知道,德是最珍贵的。”

回想我的路,走的磕磕绊绊。主要是学法不扎实,缺少正念,怕心重。以前有人说我会离婚,有时我会有意无意的有离婚的设想,这就是心不正自求的。当时我读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但我嘴上读读是做给师父看的,希望师父能保护我,行为上我没做到。如果我真的什么也不怕的做到了,这件魔难就不会发生了。这就是旧势力给我设的局,让我以这种方式放弃修炼。

当时我做了一个梦,他掐着我的脖子要把我掐的快死了,我拼命地跑到大院子里,他四处惊慌的张望,不再掐我脖子。也许师父是点化我要大胆的告诉邻居真相,他就不敢离婚了,可是我没给邻居讲,默默地离婚了,默默地离开那里。虽然我没做好,生命中又有很多遗憾,可是我依然在大法中修炼,这是最主要的。

很多时候我很感恩,我在艰难的人世间生存下来了,我活着,我感恩,我肢体健全,我能工作,有生活来源,我感恩,我在主佛洪传宇宙大法的时代,走入了伟大的佛法,能做主佛的弟子,我更感恩。

我一点一滴的识破了旧势力给我重重束缚,做了自己的主人,做新宇宙的主宰。救度着众生,跟随师父回家。

能做自己的主人,能按自己的愿望生活,是多么让生命喜悦的事情呀!一个生命在他最关键的时候能自己说了算,他就是主宰了自己的宇宙。因为人体就是一个宇宙,人体有多少细胞构成,每个细胞又都是一个世界,人体本身从宏观到微观又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天体。这个天体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选择了沐浴在构成一切生命的本源的伟大佛法中,未来的一切都是有这最伟大的佛法构成。

当我还是十二三岁的少年时,我就告诉自己到人间不能白走一遭,此生走到人间,一定要有生命本身的意义和目地。后来我追寻了大法,沐浴在佛法中,我才知道我此生为何而生。只有沐浴在佛法中的生命才知道原来返本归真的生命是如此的喜悦和荣耀。多少迷途羔羊衣食无忧但眼神茫茫无助,多少红尘俗子腰缠万贯却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世间人烦恼太多,他们不知道人间原来有一条回归路,人间原来有殊胜。但愿他们能快快苏醒,但愿我能唤醒他们沉睡的灵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