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风雨 总有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农村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岁。十几年来,风风雨雨经历了许多,每一次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能走到今天。

我曾担任本村支书几十年,深受邪党毒害很深,争争斗斗中度过一生,害的我患高血压、关节炎、胃病,身心很累。当我第一次看到宝书《转法轮》时,就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师父讲的法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从我学法炼功后,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由于自己的身心受益,在我家开始成立了炼功点,带领新学员学法炼功,放师父的录像带。每逢农村的赶集日集体炼功洪法,那时自己就想,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让更多人受益。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带修不修的过了好几年。二零零四年的春天,我浇小麦地。那天下着小雨,刮着风,当时只感到浑身发冷,很难受,就蹲了下来,随后就不省人事,大约过了半小时,有人去地里路过,看到我躺在地上,怎么叫也不醒,把我抬到树下,急忙通知了家人。家里人打了120救护车送到本县医院。

当时医生说我没有体温了,不知能不能醒过来。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慢慢有体温了,经诊断是脑出血,就这样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那时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清醒的知道:我是一个炼功人,不能呆在这里。我用手指着要回家去,医生坚决的说“你一走,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家里人也极力反对。躺在床上,我想起自己十多年来,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了。

半个月后,我坚决要回家。回来后不能走路,不会说话,老伴就一个字一个字教我读法,当时很吃力,自己能动了,就靠在墙上慢慢打坐,一分一秒的坚持着,我想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反复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多次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个多月后,我能下床了,能通读法了。

现在七十多岁的我能下地干活了,骑三轮车走到哪儿真相讲到哪儿,这不是大法在我身上的一个奇迹吗?!

二零零六年八月份,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去地里刨花生,不知不觉从鼻里流出了血,我就拉着小车从地里走了回来,大约有三里多。到了家,身上、衣服上全是血,接上洗脸盆,血滴滴的流个不停,三个小时过去了,血有半洗脸盆,足足有七百毫升。家人急了说:这可怎么办啊!话刚说完,我往沙发上一仰,就昏了过去,当时脸色苍白。老伴说:现在只有师父能救我们。大声喊着:师父!师父!救救我们吧!

大约过了两分钟,我一声长叹,全身都是汗,象被雨淋透了一样,醒来后我深深的说了一声:谢谢师父!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我能体会到一点点师父度我们的艰辛,那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没过几天,我就好了起来,没吃一粒药,没吃任何补品,就是很平常的家常饭,这不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吗?!

两个月过后,又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当时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开始吐血,吐了一天一宿,浑身抽搐,嘴发紫,脸色苍白,昏迷中老伴清晰看到从前额由白慢慢的开始泛红,直至整个脸上,老伴镇定的说:“你是大法弟子,你还没完成你的使命,你赶快醒来!”十五分钟过后,我醒了过了,当时我说:对不起师父,弟子没做好,又让师父操心了,弟子以后一定要好好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们就象迷失的孩子,牵着师父的手跟着师父回家,心里很温暖、踏实。就象师父法中讲的:“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志坚》)不管以后还会经历多少坎坷艰辛,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因为我们有师父。

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神迹。当亲人及朋友看到后,都连连称奇,邪恶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的一个个谎言不攻自破。从此,很多有缘人也相继得法。

我有很多执著,但我一定会修去。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讲真相、劝三退,多救人,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早日跟师父圆满回家。

不对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