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中的几个真实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我从九六年修炼大法到现在,在做三件事和日常生活中,出现很多神奇的事。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我心中装着大法,一切神迹都是法的展现。

现世现报的警察

二零零三年一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忙活,三个外地警察勾结本地“六一零”(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组织)、派出所、本单位保卫科,八、九个人闯進我家,警车就停在我家楼下。他们叫我到本地派出所去,说有一个与我有关的案子要调查,说一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说出了我,说是我给他的资料。我不去,最后又说到社区办公室。我想:“我正好去讲真相救他们。”我提出不坐警车,走路去,他们同意了。我一路上就给他们一伙人讲大法的真相。一進办公室,便见挤满了一屋子的人,那架势很邪乎。我不容他们发话,大声自我介绍:我叫某某某,我是炼法轮功的,李洪志是我的师父;我炼了法轮功怎么怎么好……本地“六一零”头子和外地“六一零”头子(他们自己介绍的)几次想打断我的话都没成功。

因为在这之前,我给自己加了一念:我是顶天立地的神,什么邪恶也干扰不了我。原本满屋的人都一个个走了,后来只剩下我和外地那三个警察了。他们拿出本子和笔向我询问。我不说话了,心里只管发正念。三人中,有个高个儿最阴险,话最多,我对他发一念:让他现世现报。本来他开始是站着说,突然一下子坐上椅子,两手撑着脑袋,脸煞白,一会儿又站起来喝水,走几步。我继续发正念。他两手撑着桌子有点摇晃的样子,对他的上司说:“某主任,我不舒服,我去休息了。”主任说:“你走吧!”我突然手指着那人说:“你怎么了?你的脸煞白!”他说晕车了。我想,听说他们几个昨天下午就来了,在旅馆里住着,怎么今天才晕车?这是遭报了!走了一个,剩下两个,那个主任向我询问,我全盘否定。主任叫我在否定的问题上签字,我签了。那个主任说:你今天下午一点都不配合,明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准时来叫你,请你明天配合我们一下吧。

我回家从塑料袋里倒糯米粉做汤圆,突然发现口袋有个洞,在往外漏粉。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今天下午有漏,漏在哪里呢?吃了饭坐下来找自己的问题才悟到不该签字。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是自己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当时是什么人心啊?还是有“怕心”。我给师父承认错误后,接着发了一个晚上的正念。当然,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同修都在帮我发正念。那个现世报的警察可能对他两个同行也是个很大的震慑。第二天云消雾散,什么事也没发生。

脚一跺 路灯灭

二零零三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大约八点半以后,我和一位同修到街上张贴大法真相粘贴。我们一般选在最显眼的地方贴,同修说:“要让世人看得见,才能起到震邪恶、讲真相的作用啊!”我也赞同她的说法。到了一个公园与街道交界的人行道上,我们看准了矗立在路中的几根电线杆。但是,电线杆上的路灯透亮,散步的人也太多,我们没法出手。这时我想:要是所有的路灯都灭了多好啊!我使劲把脚一跺,同时说:“灭!”那一片路灯突然都灭了,整条路一片漆黑。太神奇了!我们又惊又喜,知道又是师父在帮助我们呢!我们赶紧定了定神,把几根电线杆上都贴上真相粘贴,走出这一片黑暗不远,回头发现灯又亮了。

“你的电话打不通!”

二零零八年九月的一天上午,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为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到法院讲大法真相。十几个人在法院大门外发正念,我们几个進法院大院的大法弟子则分组挨个办公室的讲真相营救同修,同时也是挽救那些可怜的法院工作人员,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在这之前,也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和同修去讲过几次,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们这组走進庭长办公室,讲明来意,那庭长和一个办事员显的很凶,我们轮流讲,其他人发正念清除庭长和办事员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信仰自由,要求他无条件放人。

庭长突然赶我们出去。我们不走,他便掏出手机拨打“110”。一位同修说:“你的电话打不通!我们都是好人,你们迫害好人不行!”我们抓紧发正念。庭长的手机果然打不通。他以为自己拨错了,自言自语的说:“是这个号嘛,怎么打不通呢?”又到门口敞亮处拨号,还是不通。那个办事员说:“我就不信打不通!”说着便拨打办公室的座机,然而反复拨号却打不通,后来他们的态度好转一些。我们要求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庭长说了些无可奈何的话,我们走了。后来又有一些大法弟子分头去讲,那个庭长对法轮功学员好多了。

在这种邪恶的环境里讲真相、救世人,心一定要正,如果人心太重,会被邪恶钻空子。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在神的路上走的稳稳当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