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没有过不了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一天,我骑自行车外出办事,突然重重的摔倒在便道上,当时我就想:我是炼功人,没事的。可说没事,自己就是起不来,丈夫把我扶起来,回家后躺在床上全身不能动,感觉好象全身都被摔碎了一样,整条腿都肿了,疼痛难忍,这种疼痛让我度“秒”如年,实在熬不住了,我心里求师父:请师父帮帮弟子吧,让我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就睡着了,得到暂时歇息。之后几天夜里都是睡一小时疼醒,再睡一小时再疼醒,我意识到自己处在难中了。难啊,再难我也一定能过去!

我开始静心找自己,没有偶然的事,是什么漏导致这一难呢?后来想起最近一段时间发正念时干扰大心不静,打坐有时犯困,没引起警觉。第二天同修打电话要神韵盘袋,我才悟到:是邪恶干扰我救度众生,这一躺下,救人的真相资料做不了、神韵盘刻不了,怎么救众生?决不承认邪恶的安排。

在丈夫的帮助下,我借助轮椅开始打光盘袋。之后我每天多学法多发正念,向内找,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做资料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十几天后,我能下地站着炼功,一个多月能自己行走。同修们来商量事情,我高兴的走来走去。她们走后,突然我的腰痛的直不起来,翻不了身,走不了路了,我被这突然加重的难困惑住了,为什么?为什么?找自己找的很苦,心苦、身体的苦、同修一句不经意的话“你怎么还不好”,是呀,为什么还不好?我生自己的气,为什么神不起来?这怎么能证实法呢?邻居们都知道我摔了没去医院,如果现在好了不就证实法了吗?可是现在加重了不是给法带来负面影响了吗?我产生了无可奈何、被动承受的消极心理。

这时师父的法打在脑子里:“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

我在想:我做到“坦然不动”了,我能“足以过关了”。突然,我悟到:是邪恶的魔钻了我“欢喜心”的空子。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是啊,这么大的难,一个月我能走了,我不但有欢喜心,还有显示心!这个沉痛的教训让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带来巨大的损失。

紧接着我又开始发烧、厌食、消瘦,面呈暗灰色,脑子里不断打出“生不如死”、“我承受不了了,别人不理解我,我给大法抹黑,不如死了算了”。这时我警醒了,我怎么会想死呢?这不是真我,真我还没完成救人的使命呢!是邪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我有师父管着,我已经得法了,去留由师父安排,谁也动不了我!不一会儿我出了一身汗,发了十几天的烧退了,肚子饿了。

三天后我做了一个梦:一个人(可能是旧势力的头头)让另一个人样的生命(B)去到一个国度干(坏)事情,B长着人的形,能说话、走路,但看不清脸,身上没穿衣服,皮肤象虎皮颜色及花纹,没有内脏,整个身体是两公分厚的皮。B去了很长时间,回来后向头头汇报说:“我马上就得手了,可是她的信念太正了,我动不了了”。醒来后我悟到:这一难是邪恶钻空子想整死我,由于我有了正念,师尊帮我化解了。

我从心里走出了魔难,照常做真相资料,每天大量的学法。

师尊的法化解了我心中沉重的压力,我如释重负,知道该怎样过这一难了:加强正念,什么也不想,就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不受外界任何因素干扰。

我不再在乎别人怎样评价我,那都是对我的考验,让我去执着心提高的。在刻骨铭心的内找中,我发现原来我还有这么多的执着心:欢喜心、显示心、不愿被人说的心、光想听好听的,保护自己的心,对丈夫不够善,有埋怨心,他帮我做资料已经很尽心了,可我总嫌他不主动,因为我是忍受巨痛在做,每续一份纸都痛的冒汗,有不想承受痛苦求安逸的心等等等等,每个执着心都是挡在修炼路上的绊脚石,赶快修下去!

经过这一难,我才学会真正的向内找,才理解了“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的真正涵义。

现在我又脚踏实地的投入到救度众生的大潮中,遵照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今后我会精進、再精進,向师尊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以上是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有不正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