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呵护下逐渐成熟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回首十多年来走过的修炼之路,每时每刻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师父对我过多的操劳和承受无法言表,只有越到最后越精進,不断的修好自己,在法上圆容,做好三件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更多的众生,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回报师恩。

一、幸遇师尊普度

我是姐姐同修把我领進大法中来的。得法前,我跟其他的世人一样,为了名利情去拼搏,去争去斗的,甚至于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乐而忧,我这个人争强好胜,爱面子,性格急躁,爱管闲事,真是没有操不到的心,结果搞的一身病。年轻轻的就患上心脏病、高血压、腰间盘突出、妇科病等。有病就乱投医,看了中医,看西医,偏方也用了不少,后来还学了假气功教的一把抓治病,都不好使。

一天,姐姐来看望我时,我看到姐姐身体变化很大,脸色红润,精神饱满,人也胖了。她说自己学了法轮功,得法了,叫我赶快得法炼功吧。就这样我喜得大法了。

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真是无病一身轻。当时,在感性认识上,使我知道这门功法在去病方面的神迹。

二、是大法圆容了我的家庭

我是干个体经营的。得法后,知道师父在讲法讲到得与失的关系,明白了公平交易、把心摆正的法理。所以我对待顾客一般都不太计较,遇到利益受到损失的时候也能看淡,

令我在顾客中口碑挺好,我的生意也不错。

可是在我丈夫身上的心性关,有时很难过得去。按理说他是个老板,应该多担当起一些经营的责任,可是他整天泡在瘾好上,天天喝酒、抽烟、打麻将、打扑克,家里大事小事他不操心,这还不说,酒一喝多了就开始骂人,就失去了理智。等醒酒后,你问他昨天发生的事,他啥也不知道了。有时还酒后骑摩托回家。我儿子跟我说:我爸这几年要不在大法中受益,他早就出事了。在他身上这么多年,我真是不知操了多少心,惹了多少气,说不好听的,想跟他离婚的念头都有了。

我刚得法时,发现丈夫有时比以前还厉害,那时我法理不清晰了,不知遇事向内找,还以为他是来魔我来了的,有时还想我哪一天能摆脱你呀。后来我通过集体学法,有事和同修一起切磋,法理也清晰了,心性也提高了。

记得有一次,我丈夫的姑姑去世一周年,他去了。可是晚上九点多还没回来,我就给他姑家里打了一个电话,一问才知道他喝多了。我叫他们转告他回来时打车回家,别骑摩托车了。等到十一点多他才回来,刚一开门,他在门外走廊上就发火了,说我给他打电话是丢他的脸了,不让他骑车回家,他大吵大闹的,我叫他小点声,别把邻居吵醒了,反而他声音更大了。当时我没有动气,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说:我不是为你好吗?我是个炼功人,遇事要忍,但是大法也是有威严的,你不能老这样。他听后声音马上就小了,他笑了说:“嘿嘿,我是看你的心性守的怎么样?能不能守住。”我一听就笑了,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是师父安排他考验我,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在心里说:“谢谢师父。”

今年正月初五,朋友约我们去他家做客,当时他家还有两位客人,在吃饭时,我给那两位客人做了三退。这时我丈夫因空腹喝酒,还没吃完饭就醉倒了。我赶紧打个车,在朋友的帮助下,把他背上了车。考虑路近点,叫儿子背到儿媳家,这一夜,他也折腾到半夜,儿媳也没休息好。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做好饭,想到他昨晚没吃多少饭,胃会难受的,我想自己是学大法的,不能生他的气,还得要关心他。这时我就给他打个电话,叫他回家吃饭。他回来后,就问我他自己怎么睡在儿媳家,我并没有指责他,用和善的语气告诉他是怎么回事。听完后,他挺懊丧的,觉得在儿媳面前丢丑了,他也被我的真诚打动了。他马上就向我表态说:我从今以后不喝酒了。我说:对,你把酒戒了,咱们一起学法吧。

他从此以后真的把酒戒了。平时我放师父的讲法录音,他也跟着听,他虽然没有真正的修炼大法,可他这人变化的很大,他大力支持我做三件事,我家还是个学法点。

三、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同修找我商量,为了安全起见,暂时把做资料的设备转到我这里。我说行。开始是同修做,我只是帮个忙。当时我连电脑鼠标都不会用,可后来同修就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了。由于法理不清晰,遇事不向内找,都是向外求,好多不好的心都暴露出来了:急躁心、依赖心、抱怨心、显示心、妒嫉心、怕心等。

记得刚开始做资料时,心一急,机器就出问题,不是不下色堵了,就是打不出字了、夹纸了、资料放颠倒了等一些现象。我就找技术同修来帮忙。有时同修很晚了,还在为大法工作着,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可是自己又不会,有时还怕资料做不出来,耽误同修的事。这时,抱怨的心就上来了:心想当初我不该接这个项目,不知自己文化低吗?文革时,我父亲被迫害,我们子女也受到牵连、迫害,所以没念几天书。机器的说明书都看不懂,也不敢去动。有时需要排版、打字,还得同修帮忙。有时也听到同修说几句不爱听的,我心里也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心想:我要多念几年书,我才不用你呢,我自己就干了,可能比你干的还好。这种坏思想叫旧势力钻了一个空子,就往下拽你,不让你干。随着怕心也上来了,一遇到同修被绑架,或什么“敏感日”就害怕。心想:设备在家里安全吗?就跟同修说,快点把他转走了吧。有怕心,做资料时就感觉机器声音也跟着大,怕邻居听到不安全。我找同修切磋,同修鼓励我,叫我多发正念,是师父说了算,只要念正,谁都动不了你。

从那以后,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我从感性认识,渐渐升华到理性认识上,不断的从法理上升华自己。遇事向内找,找到自己不好的心就立即曝光它。记得有一次做真相资料时,打印出来的资料都是偏的,还夹纸,直叫呼,这是怎么回事?我前两天用还挺好的,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呢?我拿起电话想找技术同修过来看看,又一想不行,现在正是同修上班的时间,别给同修添麻烦了。这时我又试了几遍,还是不行,我把机器停下来,向内找。噢,我找到了。早上我在想,今天上午快点把资料做完,下午我好学法。这一急,让旧势力钻空子了,你这个急、不稳的心能行吗?佛是心不动的。我立刻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干扰,还敬请师父加持。我悟到: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我师父说了算,谁也不配干扰我。等我再去打开机器,开始打印,这时打出来的资料又整齐又干净。我激动的流着眼泪,双手合十说:谢谢师父,弟子让师父操心了。现在,我家这朵小花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在稳健的成长着。

四、营救同修 救度世人

我地A同修在给世人讲真相时被绑架了。B同修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A同修的家人,把东西转移了。当时我知道这个消息时,怕心也上来了,心想,我们经常接触,我能不能受牵连?不行,得赶快把机器转移走吧,不能叫大法受到损失。我还用大法掩盖自己的怕心。这时C同修找我切磋营救同修的事。我们坐下来发正念,在发正念时,师父的话打在我脑海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这时正念出来了。我对C同修说:“不行,我得去派出所要人,因为所长我比较熟。”C同修说:“行,有师父加持,你去吧。”我给儿子打个电话,叫儿子快开车来家拉我到派出所要人,越快越好。去派出所途中经过A同修门前,正遇上恶警和电视台的人,还有开锁的人,一大群人到A同修家抄家。这时我姐夫在车上说:“你还去派出所吗?”我说:“去!”到派出所我找到所长,跟他说:“你们为什么抓A同修,她犯了什么罪?”他说:“不是我们抓的,是她出去跟人讲三退,叫人家举报到上面去了,这次是上面下令叫抓的,其实早有人举报到我这儿,我一直没动。”因为我以前跟他讲过真相,他对大法有些了解,所以他没有那么恶。我说:“她做的没错,她是在救人,不能把她抓走,抓走了孩子没有人照顾,你得帮帮她。”他说等他回去再说。后来他回电话说,人已经送走了。听到这消息,我就埋怨他:你为什么就不帮帮她呢,非得给她送走吗?他说:“这件事不好办,不是我说了算。”事后我和同修心里都很难过,没有把同修救出来。学法时,大家一起向内找,找这次营救失败的原因。我们悟到了,就是不应把营救同修的事委托给一个常人来办。我们应该自己去做。C同修说我们打听一 下哪个部门管,我们就去找他们讲真相,先把他们救了,再营救同修。经过打听后是街道政法委管这事。我们就决定找这个负责人。第一次找到他,给他讲真相,他不太理解大法,他说:“你们要炼,就在家炼,为什么要到外面乱讲,和共产党作对,小胳膊能扭过大腿吗?”我们说:我们不是跟共产党作对,我们是来救你们的,是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教我们救出更多的世人与众生。我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做这件事。你也应当为你自己和你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他听到真相后,语气就缓下来了。他说:“我也知道真善忍好,可是上面叫干,我们为了吃碗饭,也是不得已啊。”我们说,那你也应该做点善事,把好人救出来。他说尽力吧,过一段时间,还没有消息。一天早上我打坐时,脑海里仿佛有个声音说:救同修。炼完功后,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们,叫我们赶快救出同修。我找到C同修切磋,商定再一次去找街道政法委头目讲真相。这次我们见面了,我说你知道吗?被绑架的同修,她平日里是怎样做到真善忍的。在年底要过年了,她交完了房租、保险还有其它费用,这时她连吃饭的钱都很少了,新年期间,她们每天只能吃上一二顿饭,可她在超市打工一天也没休息过,工作量比往常还要大,但她没有把吃不饱的事告诉老板。你说这样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应该到监狱里去吗?听到这里,他善的一面被打动了,善心出来了,他说我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我要知道我早就帮她了。我现在给洗脑班那边打个电话,让她们放人。果真,过了几天就把同修接回来了。这位同修在洗脑班里正念很强,坚信大法金刚不动。我们深知能顺利的救出同修,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都是师父做的。同时,我们也为这个生命了解真相后得救,而感到欣慰。

五、信师信法 正念解体魔

二零一零年初一天晚上,我突然发起高烧,烧退后马上开始咳嗽、痰多、流鼻涕、咽喉疼。我悟到这又是旧势力的干扰,我发正念向内找,还是没有明显好转。几天后,双耳出现耳鸣,几乎听不到声音,和同修学法时,基本上听不到声音,特别到了晚上更难过,炼完功想睡觉,可两耳就象火车叫,难以入睡。三件事只能做两件事,就是学法也静不下心,心里很苦恼,也非常着急,这是怎么了?哪做的不符合法了?出了这么大的漏?

一天,我姐夫来看我,他说:“你是不是高血压又犯了,血压要高会顶的耳朵聋,耳朵响,你明天赶快去医院查一查,别耽误了。”难道真的象他说的那样吗?又一想不可能,我身上的病早就叫师父给拿掉了,还哪来的病。

一天晚上,我发完正念,想躺下睡,耳朵响的使我不能入睡,我心烦的拍着耳朵说:叫你叫!你再叫!这时突然有一念打到我脑中:要摧垮你的意志。我猛然惊醒了,噢,还是你这个旧势力在干扰我,你想利用病魔摧垮我的意志、把我拖下去,你休想!我告诉你,我跟师父修大法修定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不吃这套。你要叫你就叫,我才不管呢,你也不是我。我马上拿起枕头躺下,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在想,我不能呆在家里,我得走师父安排的路,出去做三件事。我就带上真相资料到楼道里去发,虽说来人上下楼的脚步声听不见,可我就凭一个信师信法的正念。每到一个楼栋,我就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叫我上楼我就上。有一次我发完第一个门栋,想到另一个门栋去发,刚上二楼,觉得两条腿象有人拽似的走不动,心想这一栋就不发了,下去吧。刚一转身往下走,从楼上下来三个男子。我激动的流着泪在想: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们,我们还有什么怕的呢?只要有一个信师信法的正念,旧势力拿你也没有招了,什么病魔反应都是假相。几天后这些症状全部消失了,这使我在做三件事上更加勇猛精進了。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初次投稿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