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心静即身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康熙在《庭训格言》有两段关于炎热的夏天的谈论,很有意趣。

训曰:凡人修身治性,皆当谨于素日。朕于六月大暑之时,不用扇,不除冠,此皆平日不自放纵而能者也。

翻译:大凡人要修身养性,就应该在平时谨慎的去做。我在六月大暑的时候,不用扇子,不摘帽子,这都是因为我平时不放纵才能做到的。

训曰:汝等见朕于夏日盛暑不开窗、不纳风凉,皆因自幼习惯,亦由心静,故身不热。此正古人所谓“但能心静即身凉”也。且夏月不贪风凉,于身亦大有益。盖夏月盛阴在内,倘取一时风凉之适意,反将暑热闭于腠理。彼时不觉其害,后来或致成疾。每见人秋深多有肚腹不调者,皆因外贪风凉而内闭暑热之所致也。

翻译:你们见我在夏天盛暑的时候也不开窗户,不吹凉风,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也是由于内心清静,所以身体不觉得热。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只要心静身体就清凉”。而且夏季不贪风凉,对身体也是大有好处的。因为夏季有阴气在体内,要是贪图一时的舒适而吹冷风,反而会将暑天的热气闭塞在体内,不能散发出来。当时不觉得这样做的害处,以后或许会导致疾病。我经常遇见深秋季节多有肚腹不调的人,都是因为贪图身外的风凉而将暑气关闭在体内而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