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制止行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路上,我体悟到,只要是把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在法上行事时,就是正念正行,神念做事,出现的自然就是神迹。

正念除恶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到千里外的W地出差回来告诉大家新闻,讲在W市的火车站出站口,地上有法轮功师父的像,旅客必须踩着过去,不踩出不来站。我一听立刻吼一声:“流氓!真是流氓!”同事们赶紧散开,不再吱声。

我非常重视这事。那时还没联系到明慧网,就是有一个强大的正念,立即正念制止邪恶行径!自己在近距离中不停的发正念,彻底清除当地迫害众生对师父、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没有丝毫怀疑自己的能力。我有师父加持着,一定能除恶!我每天这样有时间就处在近距离发正念,坚持了十来天时,很意外,领导突然派我去W城参加业务培训,我再有两个月就要离开这个岗位了,按照常规这是不可能的。

但我明白,是师父说了算,师父让我去的。我一路正念来到该地是晚上,出站时我非常留意出站口的情况,我看到那里没有损害大法的迹象。当我问起几天前白天下车来到这里的人,下车时出站口的情况时,他说没有看到什么,和现在一样。回返上车的时候是白天,车站很平静。

天安门城楼正念行

我决定从W城直奔北京,一人去天安门证实法发正念。我想一定要登上天安门城楼去,站到城楼对应广场的最中心位置,在那里发正念。我背包中有大法书和其它一些资料带在身上,早上来到天安门广场。我先围着广场走了一圈,边走边发出强大的正念。

我来到上城楼的紫禁城院内,正在卖上城楼的票。我环绕一圈,看到進口处不许带东西上去,存包处检查也很严格,翻包很仔细。進口时还要人为搜身,还有电子检测不许带金属东西。我想,今天我一定要上去!我是大法弟子,谁也挡不住我!我把包里的东西略规整,把大法书包好、放在里层,发出一念,谁也不许翻我的包!不许任何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我把包递给寄存处的服务员,服务员接过只是拉开一看,根本没动里面的东西,就给我办完了寄存手续。

我上城楼排队進口时,一直发正念。因为我带着法轮章,电子器叫起来,搜身人员要拦我,我把手一伸,“我戴着手表”,说着就進去了。

我是第一次上到天安门城楼,我看到城楼上人很多,几米一岗。我先找准城楼中心,正好面对天安门广场中心,正巧面对面是岗哨,我想他不注意我。我正视广场,立掌!我是顶天独尊的大法弟子,唯我独尊!在邪恶的最中心,我要发出最最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我胸前正好有一根粗横杆,挡住立掌的手,面对的岗哨不注意。我静静的发正念半个多小时,觉的场非常强大。

我不是开着修的,虽然没看到什么,但我觉的我真的做到了我想做的。我知道,在另外空间一定是正邪大战,邪恶、邪灵在强大的正法口诀声中,会即时灭尽!

我来到天安门广场,看到警察、警车、便衣布满各处。我变换着方位坐下来发正念,直到下午五点多到车站,乘车返回。

制止行恶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与一位同修同去乡村发放真相资料,当我们走过最后一个村庄准备往回返时,同修告诉我,她被村里人追问了,但没正面冲撞。我们骑车顺着乡间路往回走时,我在前,她在后。突然,我的胳膊被人拽住往下拉,我猛回头,看到是一个骑警车的警察正拽我,吼道“你下来!”我本能的一怔,立刻明白过来,坚定的一念:“决不被他带走!决不许他犯罪!”我回答:“我凭什么下来?”于是,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没有任何慌张。当我到前边拐弯时,看到那个警察根本没有了。我拐到另一条路返回去,想找同行的学员,但没看到,听到了警车呼啸而来。我一路发着正念回到家报信。后得知,她跑到庄稼地里被绑架到洗脑班的。

一次,我骑着轻骑摩托车,装着一车斗资料到市外去发放。走在外环路上,一辆公安巡逻车与我同向,车开的很慢,慢慢的向我靠拢并行,挤得我只有一车的间距,下不来,也不能快行。我识破邪恶要试探我是否心虚,就心生正念:我是堂堂的大法弟子,你们不配考验我。我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心态镇定,目视前方稳健的前行,就象他们不存在一样。并行一段时间,他们猛加油门象逃窜一样,飞快的跑了。我顺着他们的方向继续前行,顺利的做了我要做的事。

一次我去劳教所家属区楼上发真相资料。我刚進楼道上了两个台阶,一只约一米长的大狼狗吼着向我扑来,我猛回头心生一念:定住它!狗立刻站在我面前不叫不动了。我告诉它:我是救度众生的大法徒,今天给这里的有缘人送真相、送福来了。这是救人的大事,你不要干扰,否则你就是在干坏事,对你不好,赶快走开!它掉头蔫蔫的走出楼道,我继续上楼,顺利做完了要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