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华、梅雪红被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法轮功学员王俊华遭恶警绑架、抄家,王俊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在仅隔一天的六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另一名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梅雪红,在天通苑天通尾货摊位处,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昌平公安分局劫持,目前也遭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

王俊华,女,近五十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过去的体弱多病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俊华曾经被非法劳教,在残酷的高压下,她没有屈服,坚持真、善、忍信仰。此次王俊华在北京昌平家中遭恶警绑架、疯狂抄家,恶警抬走三台电脑和打印机,并查抄走大量大法书籍和大法真相资料,抄家从当日晚八点多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多,竟然持续了八个小时之久。

为什么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要在两天时间内连续接收、非法关押遭恶警绑架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呢?在中共及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十二年里,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在其中做了多少助纣为虐的恶行,让我们从明慧网的报道中整理如下:

昌平区看守所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曹庄村(位于曹庄和刘庄之间),在群山环绕的绿地间,一组极不相称的奢华建筑,如果不是左右两侧的高大岗楼,让人很难猜想到那里会是关押人的看守所。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里,江泽民及“六一零”(江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全国各地大量拨款给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及大大小小的洗脑班,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被金钱支撑着扩建、改建、新建,奢华的外表掩盖的是罪恶血腥的迫害,公安、司法内的警察,被利益驱使着成为迫害的凶手,历史的罪人。

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报道《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昌平看守所被灌食致死》,据北京昌平看守所的警察说,二零零九年九、十月份的时候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昌平看守所被灌食致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只因身上有真相光盘,在北京海淀区西三旗龙乡小区被不明真相的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肺部严重损伤。

法轮功学员孙震,北京政法大学毕业。一九九八年在北京上学期间,一次非常剧烈的头疼,经一位教授的介绍,孙震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镇压,正值暑假期间,孙震进京为大法鸣冤,在北京昌平被昌平公安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德惠市公安局接回,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孙震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被分到北京武警总队工作,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不能上班;二零零二年,遭八年冤狱。本应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到期,公主岭监狱以各种理由拒绝释放,并非法加期三个多月,延长到十一月八日,继续迫害。

何同娟,北京航天部一院二三零厂的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底在外租住的住所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何同娟在非法关押期间曾受到刑具的迫害,差点送了性命。与何同娟同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的还有北京航天部二院二三零所的一位老人叫何桂兰,被非法判刑五年。何同娟、何桂兰两位老人为航天事业干了一辈子,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竟遭受如此的迫害,天理不容!

据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二月二日报道,被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们,在三个月中,从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开始戴刑具,将法轮功学员刘兵(女,三十一岁,双学士学位,英语高级教师),和法轮功学员朱家英(女,五十一岁,优秀教师),从同一号分开,昌平看守所恶警给刘兵戴刑具:手铐脚镣一起带,人完全无法正常生活。走路是倒U字形的,无法自己上厕所,无法自己吃饭、睡觉更是痛苦(只能左右翻身、正面躺时,腿只能架起来)。

法轮功学员刘涛江,女,四十一岁,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她从一进所就正念高喊“大法好”,“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另两名弟子也与她一同高喊法轮大法好,这三名弟子被所长立即关禁闭,同时恶警给何同娟、刘涛江也戴上刑具,(刘兵已被戴件两天)三位弟子善意劝所长高德银不要这样做,但高德银咆哮着不听劝阻。从早上不到八点到下午二点,三名弟子一直高喊大法好等内容。

晚八点左右,恶警才把她们送回号里。三位法轮功学员一直被戴刑具。当何同娟喊大法好时被强行拖出号,强行戴刑具后,右手手铐把手紧紧卡死,不到一天手肿的很高,自己无法吃饭,心脏开始不正常,她绝食两顿饭,加上几天无法睡觉,便昏倒在地,做心电图,心律不齐,供血也不足,出现全身无力、呼吸困难等症状。在此情况下,恶警才给解刑具。该法轮功学员直到现在心脏仍不好,手背麻木。

刘涛江戴手铐、脚镣后(倒U字形),双手肿得象面包,十三天后被解刑具,往起站时差点摔倒,是法轮功学员王爱民(清华大学毕业)一把拉住没倒下,往回走时,双腿失去知觉,走到号门口时,双腿迈不进门,费了好大劲才进门。在号里,王爱民陪她扶墙走了好长时间,才会走路。双腿一直麻木,右大腿根部磨破了,双手腕磨破八处,很长时间都是黑的。

原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苏南,与丈夫郑旭军(电科院博士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屡次遭受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中共以奥运为借口,疯狂绑架北京法轮功学员,北京昌平国保大队恶警张帅、片警等人开着一辆车子将苏南及丈夫郑旭军非法抓捕到昌平一洗脑班。 洗脑班的强制转化没有改变郑旭军、苏南的信仰,二零零八年三月昌平国保恶人将郑旭军、苏南夫妻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二年半,又经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卖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除对北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的迫害之外,从九九年邪党江贼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还参与了对很多外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位外地法轮功学员揭露到:“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我进京上访,想把法轮功真相和我个人的意见反映上去。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我被脱光,邪恶之徒还对我进行殴打污辱,当时还有其他法轮功弟子,有一个叫姚三忠的被三个警察殴打。还有两个河北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很厉害。后来我被遣返,被关押当地。经家人保释,交五千元才得以回家。”

另一位外地法轮功学员写到:“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我在北京昌平看守所,遭到灌食迫害,四、五个人把我摁倒在地,拽胳膊、拽腿、摁头,小拇指粗的红胶皮管从鼻子插到胃里灌大量盐加少些豆粉,灌完每次拽出来时管子上面带很多血,灌完后,感觉心如刀绞,总想吐,还吐不出来,再加上头也疼,那滋味很痛苦。”

一河北法轮功学员说:“九九年十月中旬,我和十几名同修在一起时突然被恶警围住,恶警审问我们,什么也没问出来,就把我们送到了北京昌平看守所。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厉害,一个东北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用针扎手指尖。还有一个被吊起很高,手腕被铐的全是血。还有几个刚从精神病医院带回来,也不知给打得什么药,他们一直吐。这都是我亲眼所见。那些邪恶之徒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简直毫无人性。”

一名叫王金香的学员写到:

“我叫王金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遭邪党恶警非法关押、判刑。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十月份江魔头在法国答记者问时,把法轮功打成×教。我心里极度难过。第二天我乘飞机去天安门广场护法,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了天安门广场我看到到处都是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外地来的,大家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有的展示手中的一条一条的横幅。

这时恶警疯狂的向我们扑来,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踢、摔、拖、踩、打、抓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被打的鼻口出血,有的被踢的不能动了,有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摔倒在地上然后用脚使劲踩弟子的头,然后又把每一个弟子推进警车,一车接一车的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大院。院子容不下了,开始分流,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拉到北京丰台体育场,然后叫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的报出姓名、地址,报了自己名字的就被遣送回了本省市。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我们这些不报姓名、地址的就继续逼问。气急败坏的恶警大打出手,把我们一个一个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用脚踩头在地上碾;拿着皮鞋沾上水打脸,直到法轮功学员的脸全都肿了起来;从早上七点直到晚上十一点,在长达十六个小时里,不让法轮功学员吃东西喝水,也不准去厕所。当天晚上十一点后,恶警强行把每两个人戴上一副手铐,分别送到了北京各区看守所监管。

我们这一车三十多人被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恶警连夜继续逼问我们的姓名和地址,我们决不配合邪恶,仍坚持报“我叫法轮功学员”、“四海为家”。 恶警暴跳如雷,分别对我们进行单独逼供折磨,头顶板凳,双腿夹棍,好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无法自己行走,被恶警架着拖回监号。

当时正值深秋,北京突然降温,许多法轮功学员仅穿着单衣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为了抗议恶警的暴行,我们决定集体绝食,我们背大法,背《洪吟》,炼功,每次恶警都对我们大打出手。绝食到第七天的时候,恶警指使被囚的犯人对我们强行插管灌食,有的食道被插破出血,有的被插的休克,有的迫害的大小便失禁。然后逼迫法轮功学员交灌食的费用。

当时我穿的很少,冻的直哆嗦,被恶警传去审问,他让我蹲在冰冷的水泥地不许动,逼我报出姓名和地址,我不配合,它就用电风扇的强风吹了我一天,冷风吹的我全身僵硬,不停打哆嗦,无法行走,最后被两个恶警架着拖回监号。我继续绝食,身体非常虚弱,全身浮肿,双脚麻木,头晕,头疼甚至连枕头也不敢碰。”

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功学员刘亮,男,二十四岁,山东省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人,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被胶州“六一零”及恶警迫害致死。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刘亮开始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途。他因此几次被抓被关,家里被勒索。二零零零年七月,刘亮第三次进京上访被关进北京昌平看守所。那里的警察打刘亮的耳光,用烟头在他手腕上烫出三个伤口。

以上事实只是突破邪党信息封锁,能从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一点点,相信也只是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十二年中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冰山一角。一个小小的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就参与和制造了众多的迫害,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血腥,由此可见一斑,在江泽民下达邪恶指令,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目前能统计出来的,至少造成三千四百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

曝光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的罪恶行径,呼吁无条件释放正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俊华和梅雪红!在此也奉劝昌平区看守所内的警察,不要再一条道跑到黑,江泽民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于一身,双手沾满无辜善良者的鲜血的千古罪人,追随江泽民及其中共邪党者,必没有好下场。截至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已有九千八百四十一万大陆同胞选择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邪恶组织(三退)。选择抛弃邪党,就是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曹庄村(位于曹庄和刘庄之间)
邮编:102202
电话:010- 80193803
乘车路线:德胜门乘至昌平南大街,换乘11路昌平看守所下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外墙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外墙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大门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