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勇健被秘密判刑 家人九次探视不得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中共法院秘密判刑,法院不通知家属请律师、旁听,不给家属判决书,秘密送山东省监狱,而且监狱还把他定为“黑户”,家属九次依法探监,都不允许会见。

非法抓捕,避开家属与律师秘密判刑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范延启,被即墨市通缉,派出所非法抓捕,警察从他们身上搜去人民币一千二百元,还有诺基亚3100手机一部。

警察把人关进即墨市看守所,却没有通知家人,这是违法的。家人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给他打电话无人接听,很担心他,就四处打听寻找,终于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在即墨市看守所找到了田勇健,听看守所值班人员说:“九月二十三日田勇健已经判刑八年,他不服已经口头上诉了。”家人要求会见,被值班人员以甲流为借口拒绝了,并告诉家人可以寄钱寄物。

事后,家人请来北京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十月十六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家人的情况下,维持原判了。

法院一再拒绝给予判决书和裁定书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家人和律师来到即墨市人民法院索要判决书,但刑事庭孙庭长无礼对待,撵他们走,还试图用手推律师。

家人去青岛市人民法院,给审判长吕燕打电话索要判决书,她的回答是判决书和卷宗已经被即墨市法院拿走了,让家人还是去即墨市法院要。

家人还曾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十二日、十六日、二十三日、十一月十日、十二月四日去即墨市法院索要判决书,但遭到办案人员赵德志和他办公室跟此案无关的工作人员(其人在二零一零年已调到即墨市华山镇任职)的冷落与无礼对待。

直到现在他们依然没有依法拿到即墨市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和裁定书。

法院把人秘密送监狱,监狱把人内定为“黑户”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当家人去即墨看守所,给田勇健送钱物时,却被值班人员告知,维持原判,人已提走,送往济南,具体什么地方不清楚。听到这一消息,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家人在山东省监狱打听到了田勇健的下落,家人向值班人员询问了田勇健的情况,值班人员边看电脑边说:“田勇健是黑户,电脑里没有他的个人任何信息。”家人就把即墨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不给判决书、以及他们执法犯法行为告诉他们,希望他们理解并要求见到当事人,因为家人很担心当事人的身体状况。

看守所虐待田勇健

在即墨看守所,律师见到当事人时:田勇健当时正在绝食来抵制这场迫害,遭到工作人员的野蛮灌食,鼻子插着管子,管子的一头挂在耳朵上,人很瘦弱,声音很小,满头污垢,胡子几乎跟头发一样长,在被非法关押的这一两个月满身臭气熏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有打死人恶名的山东省监狱拒绝家属会见,更令家人担忧

家人曾在楼道上看到过关于山东省监狱的一则报道:二零零九年六月,历下区环卫局犯罪干部谢晓刚、蔡问杰、李大朋打死了蒙阴法轮功学员吕震。

家人到山东省监狱要求会见田勇健,工作人员说现在甲流不允许会见,家人说:“亲人、亲戚、朋友都很关心他的处境,来一趟不容易,用内部电话跟他通个电话可以吧。”工作人员说:“还有气呢,没气了早就打电话通知了。”监狱人员竟说出这样的话,如果真等到人没气了,那一切不是太晚了吗?

监狱人员还说人到了这里就没有自由了,剥夺政治权利了。

家人告诉工作人员说:“看见法轮功的小册子知道,你们这里很出名迫害死了五、六个法轮功学员,蒙阴法轮功学员送到你们这来时间不长就被你们警察指使恶人打死了……

还没等家人说完,工作人员就把小窗户关闭了,家人随手拉开小窗户,工作人员又关闭了,嘴里说着“我忙着来,我忙着来。”此工作人员在二零一一年一直没有出现,询问有关人员,他们回答说你别问。监狱怎么那么怪怪的呢?

田勇健在监狱境况堪忧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家人接到田勇健从省监打来电话,告诉家人一月二十日可以去会见他,必须拿结婚证、身份证、戴口罩。一月二十日家人在省监二楼见到了田勇健:脸色苍白,以前消瘦的脸比以前胖了一圈,让家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田勇健在家时吃肉、吃鱼时生活的很好,都没有胖成这样,在省监呆了三、四个月就变成这样?再仔细的看了看眼睛怎么左眼还有一红点。家人问他怎么了,他却摆了摆了手,示意不要问。

三年中家人九次探监,九次被无理拒绝

田勇健在山东省监狱非法关押这三年中,家人曾九次依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要求会见,却被有关工作人员给剥夺了探视权。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家人上午八点四十分就在省监会见厅等候会见,大约十点二十分左右,来了一个警官,身高一米八十左右,带着一副黑色墨镜,此人是省监副队长陈岩,和田勇健家人谈话:“你和田勇健怎么认识的?”家人回答:“我们怎么相识、相恋、结婚有必要告诉你吗?”警官又说:“你必须回答三个问题才能会见,第一、你对法轮功什么看法?第二、你对田勇健判刑八年有啥意见?第三、你炼不炼法轮功?”法律什么时候规定家属会见要回答这三个问题了?!

家人说:“法轮功教人以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类的道德素质,对去病健身有奇效,他们修炼人对人真诚善良忍耐,不打人不骂人多好啊,如果人与人都能按真善忍做人,社会将多么好,哪有偷抢掠夺杀人放火的事情发生?”接着家人还跟他讲了一个于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发生的法轮功学员救人的真实故事。

家人还把亲身受到的福报告诉警官,让他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那样他也会得到福报。最后警官却说不让见了。

家人说:“家里人都很关心他,这么远的路程来一趟不容易,你不让我见太不近情理。”后来那警官就说:”那就见一面吧,不许说话!”当家人在二楼见到田勇健时,见他两只眼睛红红的,不知道他在里面遭受了什么待遇?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家人在办理完会见登记时,坐在电脑前的警官看着电脑有点犹豫(显然电脑里有田勇健的“黑材料”),坐在他旁边的一位警官随手拿起电话说:“我打个电话问问领导。”随手就把小窗户关闭了。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他们把家人的证件递出来说:“教导员不让见。”家人问他:“为什么不让见?你们执法犯法,剥夺我的探视权。”他们没听完家人说的话就把窗户关闭了。

后来他们打开了小窗户,有一个有点秃顶的警察(二零一一年再没有见到)说:“田勇健为什么要炼法轮功?还不如强奸女人囔!”家人听了无语,心想:作为一名号称“为人民服务”的警察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中共的警察竟如此道德败坏,善恶不分。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天降大雨,家人在办理会见手续后,来到大厅等候区等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被做会见工作的人员唤过去,让去办理会见的地方等着,家人问为什么,还没有见到人就让走,是谁的指使?家人走到门口处,刚好碰到陈岩从外面进来,家人问:“为什么不让我见就让我出去?”他没理家人,径直奔二楼去了。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家人刚办好会见手续,里面的工作人员告知,一会儿,队长出来跟你谈话,大约等了十五分钟左右,陈岩过来了说:“炼功人不让见,你对法轮功表个态让你见,”家人说:“法轮大法好,世界上的人都知道。”最后,还是没有让见。可见中共监狱警察是听不得真话的。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当家人在谈话区域和队长谈话时,竟莫名其妙的被别的警官录像,谈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到他们下班时就结束了谈话。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家人在办好会见手续时,陈岩还是以那三个问题为借口,剥夺了家人的会见权。

在整个过程中,中国公民完全处于被任意宰割的无权地位,而相关公检法和监狱机构却可以随意执法犯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