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关押 青海女子监狱折磨段小燕致下肢瘫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镇原县法轮功学员段小燕,坚持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当局诬判七年关押在青海省女子监狱,期间遭受多次折磨,尤其恶警电棍把身体上烧成象烟头大小的圆点,密密麻麻,造成全身麻木,下肢神经瘫痪。

段小燕,女,四十岁,她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通过修炼大法,身患的好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曾经做裁缝活,顾客们都很信赖她。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开始了。九九年腊月她三次到北京上访,为大法和慈悲的李洪志师父说句公道话,还师父一个清白。被镇原县公安局送到镇原县看守所。她就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同时她也向在押的犯人讲大法的真相。恶警秦得喜等人曾多次给她戴脚镣,手铐、上死人床四十八小时,还拳打脚踢,用酷刑折磨,因她不配合恶人的任何规定,坚持学大法经文、炼功。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一年被送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的体力劳动强度大,而且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派三个吸毒人员包夹,对她进行侮辱。吸毒犯糜丽娜,组长邓小琴等四个吸毒犯在恶警谷燕玲、王娅丽索使下对她进行几个小时的折磨,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四书”。她们见她不妥协,十五天不让她睡觉,白天还要下地干活,晚上罚站到大脑失去了知觉,在太阳底下进行暴晒,下雨天也从不例外,她的脚肿的只能穿加宽的鞋袜,直到有一天半夜晕倒在厕所,恶人才害怕,把她放回到小组,恶警才稍微放松了对她的迫害。

由于她长期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劳教所给她非法延期三个月。

二零零一年回到家中,当地“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派出所经常到她店里骚扰,逼迫无奈只好放弃个体户的职业,但邪恶之徒还经常到她娘家、婆家进行骚扰,无奈她远离家乡,流离失所到了青海。

在一次给同修送资料的途中被恶人绑架,关押在青海西宁市二十里铺看守所五个多月,后被诬判七年,在青海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做奴役活。由于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奴役劳动,有时还通宵不让睡觉。她抵制迫害,被恶警杨海生把她挂铁门八天八夜。脚腿肿大,身体极度虚弱。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她要求无罪释放,不参加劳动,绝食绝水六天后,恶人插胃管,强行灌食四十多天。犯人王翠英在监狱长丁秀兰(现已遭恶报,因心脏病,脑溢血突发死亡)、恶警庄雪峰的指示下又一次进行野蛮灌食。一个多月用几个电警棍在头部、背部、腿部电击四次。她的脸部、背部等被电警棍严重烫伤,烧焦起泡流黄水,但她放声高喊“法轮大法好”。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她还被铐在病休室的床上,全身失去了知觉,行走艰难,只能扶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上厕所起不来,庄雪峰还命犯人刘慧敏等人四十八小时监控,长期不让她上厕所。她的背部被电警棍烧成象烟头大小的圆点,密密麻麻,从此后她的全身麻木,四肢酸软疼痛无力,痛苦无比,行走极度困难。恶人还说她是装的,叫杀人犯王翠英等人强行从监舍三楼拉着一只胳膊,从楼梯上拖下,拉到工房的三楼上,就这样多次残害使她下肢神经瘫痪。

当时狱医经过诊断后说是神经瘫痪,监狱狱警为了掩饰罪行,把她领往监狱附近的一个红十字医院,本来他们知道她已经被迫害的不能走了,狱警庄雪峰、郝兰英她们二人还强迫让她自己行走,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人就说她都那个样了,还不找个车拉过去。邪恶之徒在无奈的情况下,才叫刑事犯赵桂香、刘新荣把她背到一辆车上,邪恶的狱警一路辱骂。本来需要全面检查,而他们与医院的医生勾结起来,辱骂她说是与她们不配合,只做了心肌电图,说是一切正常就敷衍了事。

她虚弱的身体连一杯水都无法端起,在这极度痛苦中煎熬了将近四年,但从未动摇她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诬判的期限到了。青海监狱欺骗家人不要来接,怕家人要讨个说法,而是让甘肃镇原县临泾司法所到监狱接她。她说“我不走,我当时来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我这个样子我出去怎么生活”,监狱就派来了专车把她强行拉上车,送往长途汽车站,司法所人把她背到长途汽车上。

回到当地的司法所,在司法所办公室整整一个星期后,连哄带骗把她推给了家人,强行拉到娘家扔下,他们溜走了。家人看到中共这伙流氓嘴脸,而且又相互推懈责任,也没有地方讲理。只好看着她在痛苦中煎熬。

就这样“六一零”、派出所还经常到她娘家骚扰。

其实精神上的迫害还远远超过在身体上这种残酷的迫害,希望更多的有正义良知的人看清中共邪恶流氓集团的残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4/七年关押-青海女子监狱折磨段小燕致下肢瘫痪-243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