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14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

  • 黑龙江桦川县吴军多年遭受的迫害

  • 吴岚岚二零零二-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 黑龙江桦川县吴军多年遭受的迫害

    我是黑龙江桦川县法轮功学员吴军,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身体不好,患有肾下垂,胃下垂,胃溃疡,偏头痛,神经衰弱,气管也不好,等多种疾病,吃药也不好,面黄肌瘦,偏偏单位黄了,失业了,整天身心疲惫。有幸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渐渐好了,身心健康。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要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因为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快到哈尔滨的中途一检查站,被佳木斯市公安局四、五个人动持到佳市公安局,当晚又被非法关押到桦川县公安局,当时公安局局长张云泽,国保大队魏占文,王忠武、郝长华、贾友、刘继红等七、八个人连夜提审我们,我被非法提审二次,第一次是由邪党委副书记赵亚芹,伙同佳市组织部与宣传部的两个人,原因是我合法为法轮功给中央七个部门写上访信,第二次是县公安局的不认识,威逼说谁是头,谁组织的。直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多,又非法把我们关押到桦川县拘留所,九个人关押到一间非常肮脏的小屋里,白天继续非法迫害,利用家人施压,利用电视假新闻宣传攻击污蔑大法和师父,逼迫放弃信仰法轮功,强迫我写了保证书,此次非法关押三天,扣押我一百元钱。

    九九年八月,邪党委、六一零等非法在党校办学习班,我是原小油料副厂长,孙万真与计经委的人找去的,参与的有县委宣传部,政法委等部门,让党校老师,还有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王大庆,政法委的邹德庆,还有不知姓名的,讲诬陷诽谤法轮功和大法师父,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强迫我们写认识。

    同年十一月原单位(小油料)厂长刘江,宣传部陈洗、六一零李明佳等到我家进行骚扰,阻止进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到同修家一起学法交流修炼体会,被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张云泽,魏占文,吴占奎、邵春明,等人非法绑架关押在桦川县拘留所,参与此次构陷迫害主谋是城北派出所的所长吴占奎,警察陈福监视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还有当时县委副书记赵亚芹,助理县长任月华,政法委书记孙希平,宣传部长兼六一零头目陈洗,于波、陈凤春等人,非法关押期间,公安局王忠武、郝长华、杨培增,魏占文,刘继红等人多次对我们非法提审,威胁逼迫,如不放弃信仰法轮功,我丈夫工作不保,我丈夫多次去县里要人,均遭无理拒绝,他们的邪恶迫害给我和家人身心造成了极大伤害。

    当时拘留所所长赵杰,唆使管教,许云飞、任铁双,大邹,老邵等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三伏天六、七天不让倒马桶,对坚持炼功和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打、辱骂,粗暴灌浓盐水,逼迫和刑事犯一样,照像,按手印,国保大队魏占文多次流氓般的辱骂,殴打同修,威胁说打死你们挂在窗框上,死了算自杀,这是上边旨意(指江泽民),扬言,他要捏造罪名,花钱做工作,把我们劳教,逼迫写保证书,不准家人接见,不让送生活用品,此次非法关押了我五十三天,非法逼迫交伙食费五百元整。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回家后,在我出去办事不在家时,城北派出所警察于辉和一个不知姓名的两人到我家,拿走一本《转法轮》和一本手抄经文。

    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几天晚上,徐少瑞、李长青到我家非法骚扰,不许上访,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年后,到我家几次非法骚扰我丈夫,因我回娘家过年不在家,回来后,逼迫我签字,诬陷大法和大法师父。

    二零零五年四月,徐少瑞、李长青又来骚扰。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天下午三点半,徐少瑞和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来我家,让我打开柜门进行非法搜查,被我拒绝。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晚七点,城北派出所,邵春明,徐少瑞,王小博,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恶警等四个非法闯入我家,拿搜查令,强迫我丈夫签字,徐少瑞抢走一本明慧周刊,王小博抢走一本炼功带。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点多,徐少瑞到我家让我写一段话,非法建什么档案,被我拒绝。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听说同修被绑架,我就到他家把电脑机箱拿走了。中午十点多,由同修妻子,领着县国保大队董洪生,张小佳,城南警察继伟到我家,态度恶劣,要电脑机箱,当时说拿出来看没问题,就完事,结果以协助调查为名,把我绑架到城南派出所,贾友也去了,一直到下午一点多,让我说出放哪了,因不配合,就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办护照的一个屋里,就把我进行非法拘禁,审问,董洪生让张小佳给我做笔录,我不配合,张小佳就破口大骂,公安局副局长李明臣去问我多大岁数,孩子在哪上班,给我上电视,让孩子单位的人和丈夫单位的人都看看你等等,威逼、恐吓、当时我不配合,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我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被送到医院,董洪生让我丈夫写了一个担保书,才让我回家。


    吴岚岚二零零二-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在网上看到北京法轮功学员吴岚岚近日被绑架,想起她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写出来我所知道的,曝光邪恶。

    二零零二年,吴岚岚下监到北京女子监狱的老女监三区,监区长田凤清指使已转化的李小兵、朱宝莲等犹大以“向内找”、“忍”为借口逼迫吴岚岚配合对她的体罚虐待,强迫她长时间“飞”,“双手背后”下蹲,昼夜站立面壁,吴岚岚腿都站肿了,还强迫她做帮教转化,后来,因吴岚岚在帮教中公开自己坚信大法的立场,田凤清等干警竟找来李小兵的丈夫徐少奇等三人,双盘捆绑吴岚岚,不许她上厕所,不许她洗漱,对她竭尽污辱摧残,使她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当时参与虐待她的还有犹大李小妹,郑燕萍、吴月平、黄孝红等,干警有陈敬、席学慧等。

    回想一九九九年,吴岚岚因坚持修炼被北京市国土资源局除名,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半,母亲也在湖南因修炼被劳教。中共邪党的迫害使她不能尽一个妻子,母亲,女儿的责任,幸福的家庭几近破碎。如今她再次遭受绑架。

    善良的吴岚岚,竟因为要修炼做好人而被如此迫害,这是天理不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