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天津市武清区至少有一百零八人被非法劳教(有八人两次被迫害),四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至少两人被迫害致死,现仍在监狱被迫害的还有十三人、一人在武清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杨村镇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迫失去工作(其中五名教师,一名银行职员),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拘留的在城关镇就有三十多人,绑架去洗脑班的有三十八人,其中有一人被劫持八次去洗脑班、十年不给工资。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悲剧仍然在上演,迫害仍然在持续。

由于目前迫害形势仍然存在,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武清区受迫害案例

(一)孙凤兰

孙凤兰,女,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村法轮功学员,李广文的妻子,看到丈夫李广文身心的巨大变化,一九九八年一月开始修炼大法,很快以前的头晕、头痛、脑缺血、心肌缺血等疾病不知不觉就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她们全家都按真、善、忍做好人,然而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这个在大法中受益的家庭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九点多钟,村书记杜连清(已死),村长薛连元、治保主任薛连生三人,带领乡政府的不法人员刘旺(已恶报身亡)和派出所几名警察,来到她家,说孙凤兰给传信到北京,强行将她绑架到派出所,所长张文启用假善说,谁告诉你的上北京,她不说,这时民警李明就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当时孙凤兰的儿子李宝山也一同被绑架到下伍旗派出所,当时李宝山不满十二周岁,他们也不放过,问他炼不炼,儿子很坚定,不妥协,下伍旗派出所的恶警们就对这个不满十二周岁的孩子进行了手摇电话电击,也把他和下伍旗镇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到派出所大院里一天一夜。

第二天下午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了一所学校,在那里昼夜有人监视,不许同修之间互相说话,上厕所也要有人跟着,邪党的不法人员每天都要逼写保证书,在那里被迫害一周,最后把身份证上交抵押才让回家。

回家后,一切失去了自由,每天无论是在家里或在地里干活、外出,总有人监视,夜里经常被敲门声震醒。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孙凤兰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的天安门广场警察、便衣到处都是,她被便衣打了一顿,拉上了警车送到了一所大院子里,那里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当天下午被一辆警车带到了房山看守所,晚上又转到了东营派出所,在那里被打耳光、坐铁椅子、把手脚铐上进行毒打,用污秽的语言骂。转天又被转到房山,被下伍旗政法委书记李广华,政府不法人员刘旺,派出所一名姓杨的警察接回,从房山到下伍旗一路上,孙凤兰被手铐铐在车上,刘旺破口大骂,打耳光,一边打一边问大法好不好,说好就打,打累了就歇会儿,就这样打了一路。孙凤兰劝说也不听,刘旺反而说:“我宁愿少活二十年,也得打你。”(果真应了验),到了派出所,孙凤兰又挨了一顿毒打,直到口鼻流血才罢休,第二天被送到看守所,当时人都变了形,在看守所还让干活,被关押了两个月才被接回。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回家后,下伍旗镇610还经常到家里骚扰,2007年,她到天津走亲戚,邪党人员还用电话追踪。丈夫李广文在港北监狱遭受七年迫害,她自己承担两个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的重担,去见丈夫要往返六百里地,就是这样一个不堪重负的家庭,邪党人员还骚扰不断。

(二)陈学智

陈学智,男,35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针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全面展开,7月某日,时任黄花店乡政法委书记兼副乡长的侯某某伙同乡里610人员,突然窜入学法点,妄图破坏学法。陈学智只因高声朗读《转法轮》就被列为重点迫害对象,被勒令交出大法书。侯某某还疯狂恐吓他的父母,使两位老人精神受到严重打击,那几年几乎整日颤颤惊惊,身心压力很大,度日如年。

2001年3月16日,陈学智因散发大法传单,被绑架到天津市和平公安分局看守所迫害,非法拘留15天,过后又转成刑事拘留,期间被强制劳动,整日坐板,被重刑犯殴打、谩骂,每餐只给两个鸡蛋大小的窝头,后又被恶警构陷非法劳教两年。

在青泊洼劳教所和双口劳教所非法迫害期间,被强迫超负荷劳役,有时整日不分昼夜的干活,一般情况每天被迫劳动也在十四、五个小时以上,被劳教所的恶警用电击、殴打、利用亲情折磨等卑鄙手段威胁,已达到迫使其放弃信仰的目的,曾被恶警殴打致左耳膜穿孔,整日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度过,致使长达半年多的病痛折磨……这场迫害给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造成的身心伤害是难以言表的!积极参与迫害的恶警有胡庆元、常建华、唐建国、吴明星、杨志秋等。

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并不是出于对迫害者的怨恨,而是真心希望至今仍积极参与迫害善良的大法徒的那些人,能立刻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后路、生路。自古以来,迫害良善的人,如不能痛悔、赎罪,最终一定逃不过上天的严惩。诚心奉劝那些知法犯法、仍在迫害正信的人,为了一个饭碗真的不值得你那样做。得不偿失啊!

(三)罗远钦

罗远钦,男,46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针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全面开始,在九九年七月十九日,罗远钦被泗村店派出所在深夜里十二点钟,带到武清看守所,没有任何凭证,对他非法拘留15天。后来又被调到离家较远的大黄浦乡上班。

2004年4月14日,罗远钦被武清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在臭名昭著的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2011年4月29日,正在上班的罗远钦被天津国家安全局李某、张某伙同武清“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绑架。在天津某宾馆非法拘禁一天。同时抄家,抄走电脑3台、打印机3台、大法书籍170多本、移动硬盘2个、银卡2个、现金1300元、挂匾2个、切纸刀1把、订书器3个、订若干。

(四)曹宝琴

曹宝琴,女,六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街老米店村法轮功学员。九七年得法,没炼功前全身都是病,炼功后,无病一身轻。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老米店的法轮功学员就成了打压的对象。七月十六日,副书记史书会把曹宝琴、牛月清、沈秀君、李秀珍、牛月红等人叫到村委会,当时村长樊克友,书记张金利,副书记史淑会,治保主任王仲友,乡里的副乡长崔克秀,庞永胜,王永霞,崔克秀问还炼不炼,并威逼、恐吓,要把这几个人送劳教,直到八、九点钟回家了。

零一年一天的早晨,曹宝琴正洗衣服,片警顾亮进了曹宝琴家,叫写“不炼保证书”,顾亮说:“不写就劳教。”由于社会压力,家人的反对,结果顾亮写完,让曹宝琴违心地按上手印。

零一年秋后的一天,曹宝琴外出刚到家,丈夫说乡里人庞永胜、咱村书记张金利、史淑会、治保主任王仲友、村长樊克友等人才走,来找曹宝琴。结果那一天曹宝琴的丈夫吓得把曹宝琴的炼功带毁了,还有了三本大法书。

零一年的冬天,曹宝琴孙女上一年级,她的班主任老师樊学芬,放学前问小学生,谁家有炼法轮功的,曹宝琴孙女吓得赶紧说:“我奶奶炼法轮功。”当天晚上警车就在曹宝琴房后蹲坑,从这以后,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一直监视四十多天。

(五)尚桂芝

尚桂芝,女,50岁,天津市武清区高村镇高村法轮功学员。1998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高村镇政府7-8个人到其家骚扰,第2天高村村书记杜庆如带7、8个人抢走法轮功书籍,强行洗脑10天,后来村治保黄明海天天到家骚扰。

2000年10月,高村派出所恶警郑志锋带5、6个恶警到家抢走法轮功书籍、录音机,然后把她劫持到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罚钱240元后回家。恶警郑志锋天天到家骚扰。

2007年7月30日,高村镇派出所恶警刘德利带5、6个恶警到她家抢走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电视机、mp3、电视天线大锅、录音机、身份证,又把她劫持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才放回家。刘德利恶警天天到家骚扰。

2011年5月16日,高村镇派出所两名恶警(有1名姓何)到她家说检查。6月30日高村村治保李强带两名恶警(1名姓李)到她家骚扰,然后又叫来5、6个恶警到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光盘等。

(六)张洪娟

张洪娟,女,44岁,原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大吴场村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被原东浦洼派出所非法关押多次,有时到乡里一去就是非法关押4、5天,期间还遭到民警辱骂被逼写不炼功和诽谤大法的话。

在2000年,张洪娟与嫂嫂。侄女在自己家里呆着,被派出所民警看到就把她们几人带到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送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回来又被带回乡派出所迫害。在这之后每逢所谓“敏感日”派出所与东浦洼乡里的不法人员都上门骚扰。在2000腊月至2001年4月,乡里天天派人来她家骚扰,后来经不修炼的家人严厉制止才不来,这种迫害给张洪娟及其家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

(七)李庭英

李庭英 ,女,61岁,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谭庄村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经常有不明真相人到家里干扰,不让炼法轮功。零七年六月初,李庭英和一同修讲真相,在泗村店被诬告绑架、到派出所、被打、电棍电倒在地上不能起来之后送杨村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被罚款交钱后才放。

(八)马庆霞

马庆霞,女,33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六合庄法轮功学员。2006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以前曾月经不调,久治不愈的疾病,修炼后好了。从此相信大法好,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家庭也和睦了。零八年夏在本地喷写大法真相标语,被黄庄乡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拘留15天,被非法抄家。一家人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当时年仅几岁的孩子受到惊吓。

(九)崔焕俊

崔焕俊,女,40多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南寺村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被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被黄庄派出所拘禁,一天后转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敲诈勒索四百五十元后被放回家。

2009年10月,黄庄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到崔焕俊家,企图绑架崔焕俊与另一同修未果,后恶警非法抄家,抄走电脑2台、打印机3台、刻录机、大锅、裁纸刀、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崔焕俊被迫流离失所。此事给崔焕俊十七岁的儿子造成很大伤害,孩子当时正是初三中考前断,母亲被迫离家,父亲后来又车祸住院,孩子无人照看一下成绩下滑,明显退步,原本活泼开朗的孩子变的少言寡语,非常孤僻。

(十)王柱明

王柱明,男,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南寺村法轮功学员。1999年8月被黄庄乡政府绑架到乡政府一夜。

(十一)沙美红

沙美红,女,46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南寺村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份被黄庄乡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被派出所拘禁一天后转武清看守所拘留一个月,看守所借机敲诈了她四百五十元钱。

(十二)王术会

王术会,女,46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南寺村法轮功学员。99年后夫妻俩人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7月被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被黄庄派出所拘禁,一天后转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敲诈勒索四百五十元后被放回家。

(十三)石克增

石克增,男,47岁,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南寺村法轮功学员。99年后因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30天。2000年7月被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被黄庄派出所拘禁,一天后转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敲诈勒索四百五十元。后被非法劳教6个月,在臭名昭著的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十四)沈秀君

沈秀君,女,71岁,武清区老米店村人,自九九年7月20日,中共邪党江罗集团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以后,黄庄乡政府不法人员有翠克秀。庞永胜。王永霞和老米店村党支部不法人员史淑会。王仲有。高清奎。樊克有。张金利。周守旺。李建成等人不断找沈秀君没完没了强行。吓唬威胁交书。不让炼了。在一次次残酷的压力下和家庭的劝说下,沈秀君违心的说不炼了,交了大法书。

(十五)顾书艳

顾书艳,女,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打工途中讲真相发放资料和神韵光碟,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遭河西务派出所恶警黄宏成、马跃等人绑架,并非法抄家。在本人不在,家中无大人的情况下,非法抄走大法书籍二十余本、神韵光碟十余张、小册子几十本、DVD两台。在派出所,因本人不配合邪恶遭所长高桂田、和恶警黄宏成,还有一姓齐的恶警迫害。并被非法送往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十六)李树梅

李树梅,女,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法轮功学员。李树梅是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的,仅有几个月时间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就开始了,在迫害期间经过乡政府武清数名警察抄书、绑架,七二零被绑架到乡县办的所谓的学习班进行迫害,强制让说假话放弃修炼,自此每到七二零或邪党开两会都遭到乡政府的关押。

二零零一年,李树梅等同修在小天村开法会,遭到武清公安局的绑架,被绑架到看守所,几天后又被送到收容所坐板凳,一个月回来不让回家被非法扣留在乡政府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由于做法轮功真相标语被河西务派出所绑架,在河西务受到周姓所长还有小警察的打骂,后被送到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劳教迫害二年半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在非法劳教期间经受了超体力劳动,扛豆子、掏粪、掏完粪不让洗澡、每天几点坐板凳、有时干活干到两三点不准睡觉。在二零零三年,强制转化遭到夏姓队长和小高队长等人毒打,后被关禁闭扬言不放弃修炼别想活着出来。还在迫害的人赶快回头吧,历史是一个最好的见证。

(十七)孙国亮

孙国亮,男,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法轮功学员。九八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邪党以莫须有的罪名全面镇压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孙国亮在九九年九月去北京正法被河西务派出所劫持,并在那非法关了二十小时后送往杨村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二十五天,交完各项罚款数以后放了回来。

二零零零年春天,他和几个同修去河西小天村参加法会,被白古屯恶警强行带到派出所。之后,他们与河西务恶警黄永忠、姚宗甫、刘景江等联系直接把孙国亮送往杨村看守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回来以后,河西务派出所继续迫害,又被非法扣留了七天,同时欺骗说只是调查情况,又找来家人做保,订了几项条款必须遵守,被迫交一千元罚款,才让回家。

(十八)张学英

张学英,女,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法轮功学员。九八年学炼法轮功,到九九年半年的时间邪恶就开始迫害了,七月二十日,警察和政府就开始抄书办洗脑班,河西务镇政府和派出所多次迫害,二零零零年,到小天村开法会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关押,后又被转到天津小西关监狱迫害,一个月后放回,又被非法扣留在河西务派出所,被黄所长和宋云朋等警察迫害,打扫卫生刷厕所几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为了证实大法挂条幅被河西务派出所所长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了三年,在这期间给劳教所从一百米外往院里扛一百多斤的大豆包,晚上一二点才让睡觉,被迫害的血压高脑梗塞后不能劳动,后被家人接回。

(十九)王金艳

王金艳,女,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晚上,她和二位同修到水牛村发真相资料贴粘贴,被村里不明真相恶人打110诬告,在回家的路上被恶警强行绑架到大沙河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三人分别被关押并进行非法审问,他们主要是问:资料哪里来的,经常和谁有联系,在迫害中恶警非打即骂,用恶毒的语言辱骂师父和大法,王金艳与他们讲法轮功洪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唯独在中国受到迫害,炼法轮功的人都按真善忍的要求自己做好人,同时也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你们这样做会有恶报的,恶警说不怕遭恶报就先治你。他们用各种流氓手段迫害王金艳,对她拳打脚踢,大声吼叫、谩骂、罚站、不让上厕所,抓头发往墙上撞等,充份暴露出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有一个性杜的恶警欺骗她说:“那两人都说了,都送回家了,就剩你了,你都说出来也把你送回家。”王金艳不相信邪恶的谎言,邪恶用尽了招术也没能得逞。后来有一位同修正念正行闯出了魔窟,邪恶慌了手脚把王金艳和另一同修非法关在一起,用手铐铐在床上,还用床顶住了门。她们齐发正念解体那里的邪恶,这里不是法轮功学员呆的地方,到了后半夜,看管的恶警协勤都睡着了,她们脱下手铐,顺利的闯出了派出所。

回到家又被跟踪的恶警绑架到了派出所。又用各种流氓手段威胁利诱她说出资料来源,资料点在那里。那两个同修都去了哪里,王金艳没有配合邪恶。经过一天的非法审问和折磨,他们又非法把王金艳绑架到了杨村看守所拘留了十天被才放回家。

(二十)刘福平

刘福平,女,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法轮功学员。九八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镇压法轮功,修炼的环境被邪党破坏。她曾于二零零零年正月里去白古屯乡小天村参加法会交流心得,当场就被白古屯乡派出所数名警察劫持。后被河西务镇长翟云奎指派的人伙同河西务派出所姚宗莆等人带回,当夜又被刘锦江等多名警察非法送武清看守所进行关押,六天后又被劫持到天津西青收容所迫害,之后被河西务派出所所长黄永忠等人从收容所送至当地基金会非法关押,不让回家,直到被罚一千元放回。

(二十一)宋有祥,男,六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为了证实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在对政府机关说明真实情况时,遭到了河北屯派出所恶警的毒打。五、六个警察围着,狠狠地抽打嘴巴,脸当时就被打肿了,半个多月才消肿。当天下午被下伍旗派出所所长张文起用手铐将手反铐在背上带回下伍旗派出所,当天晚上,他们把窗帘拉上,张文起和一个白姓恶警用手摇电话接电电击宋有祥,这种邪恶的电击电压很高,人被电的浑身剧烈颤抖,承受到了极限用头撞墙邪恶才罢手。晚上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到八月一日放回共十一天。

九九年九月九日,在下伍旗乡政府炼功证实大法,再一次被劫持到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到十月十一日放回共三十二天。

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左右,被关押在下伍旗乡政府强制洗脑,不让回家,强迫看邪恶造谣污蔑大法的录像,被关了一个星期高压洗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二十八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喊大法好,打横幅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延庆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农历腊月二十五——正月初五,再一次被关押在乡政府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在河北省香河县写大法好的标语,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香河看守所,遭到了令人发指的迫害。被带重拷,拿牙刷用劲刷手指缝,直到出血,往嘴里抹人屎,往脖子里灌凉水,用手铐同时把手和腿铐在一起,人就不能直起腰来。后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邪恶的唐山劳教所迫害。

在唐山劳教所那个邪恶的黑窝,受到了邪恶的“绷床”的迫害,(详细迫害情况在明慧网有过曝光)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人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邪恶怕担责任才将人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在香河县刘宋镇发放真相材料时,被刘宋派出所绑架,后转到武清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十二)高淑舫,女,三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小杨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因病缠身,经朋友介绍走入法轮功修炼,短短几日身体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九九年邪恶的全面镇压法轮功开始后,在十月二十三日那天,高淑舫被从家中绑架到河北屯派出所,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毒打。光是打在脸上的嘴巴就有几十个,有一种胶皮棍的刑具,里面有一种钢弹一样的东西,打在人身上往肉里煞。那年才刚刚二十五岁的高淑舫被打的大小便失禁,邪恶都不放手,还邪恶的大叫:“只要打不死留口气就行”。不光是男学员被扒光了衣服打,女学员也被剥了衣服打的遍体鳞伤,完全是一副邪恶流氓嘴脸。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高淑舫在河北屯派出所被迫害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后被送到了邪恶的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里遭到了更为灭绝人性的迫害(详细迫害情况曾在明慧网有过曝光)。中共邪党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无赖嘴脸散布着弥天大谎。搞那套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邪恶的、强制的洗脑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徒劳的。

(二十三)黄凤荣 ,女,四十六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捕,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在那里天天挨骂,不许说法轮大法好,因为炼功还要挨打,被强迫干长时间的活。回家后,下伍旗乡里还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着,没有行动自由。就连回娘家都被连夜追回,限制人身自由,从精神上、肉体上、精神上都使黄凤荣和他的家人受到了严重的迫害。

(二十四)张春荣 ,女,四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个邪恶的日子里,被下伍旗派出所绑架了一天一夜不让回家。当时的乡政府工作人员在邪恶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的指使与操纵下把法轮功学员集中抓到镇中学,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信仰,写不炼功的保证,并使用文化大革命那一套,唆使法轮功学员不炼功的家人,殴打自己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的亲人。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邪恶的不法人员经常到家中骚扰,抢走大法书籍、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和其他个人私有物品。有人监管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甚至不许赶集,限制人身自由。

(二十五)徐洪兰 ,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法轮功学员。得法前身体多病,多方求医问药无效,经修炼法轮功的朋友介绍,一九九八年十月徐洪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病全好了,到现在一直没有再吃过药,无病一身轻。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打压,为了向政府讲清真相,徐洪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到北京去上访,去证实法轮大法的清白。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捕。晚上六点左右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在回来的路上,就遭到了恶警的一路打骂。二十日上午,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当时行恶的派出所所长叫张文起。

从看守所回家后,乡里“六一零”的不法人员天天上门骚扰、恐吓。

(二十六)王秀芹 ,女,四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法轮功学员。由于坐月子落下了很严重的妇女病。看到村里炼法轮功的人身体都健康了,又是一个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功法,王秀芹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的造谣与诬陷在抹黑大法,法轮功学员每一个人都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是做人的基本道德和良知,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王秀芹与同村的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相约去了北京上访,并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三人同时被抓,被下伍旗派出所所长张文起带人接回。一路上,遭到了恶警张文起等人的疯狂打骂。在派出所遭到的是更为严重的迫害。先是用手摇电话机(一种老式电话)直接充电电人(这是一种邪恶自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刑具,电压很高,接上电线直接电人)。后被戴上手铐,铐在桌子上一天一夜连厕所都不让去。后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拘留了十五天。

回到家中,“六一零”派人天天上门蹲坑骚扰,进行跟踪迫害,干扰了家人的正常工作和学习。

(二十七)杨金莲 ,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东王庄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身体患多种疾病尤其是有很重的胃病,常年吃药都不管用很痛苦。有于性格的原因又爱生个闷气,更加重了身体的不好。

经朋友介绍,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明白了很多的道理,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为什么活着?知道了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善待他人,心胸开阔了,病也全好了,一直到现在从没生过病,打过针吃过药。

这么好的功法却不让炼了,为了向政府讲清真相,杨金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抱着一颗善良的心去上访。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在天安门广场与同去的另外两个同修一同被抓,第二天被回带下伍旗派出所。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邪恶的打骂迫害。派出所所长叫张文起,此人很邪恶,疯狂的打骂法轮功学员,抽大嘴巴子,用手摇电话机电人全是他指使或亲为,并把法轮功学员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杨金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在派出所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后,被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并因此被开除,失去了幼儿教师的工作。

在以后的日子里,乡“六一零”的人派人天天上门骚扰监视,严重的干扰了家人的正常学习和工作。修炼法轮大法,身心都受益,这么好的功法洪传全世界,在中国却遭到不公正的对待和邪恶的打压与迫害,真是天理难容。

(二十八)杨子英,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杨子英在下伍旗蔬菜批发市场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下伍旗派出所的一名不明真相的协警构陷。下伍旗派出所绑架了杨子英并抄了家,从家中抄走个人私有物品及大法书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法像,及大法护身符等,在派出所里,遭到了威胁、恐吓的人身攻击的非法对待。讲真相,是法轮功学员慈悲众生的大善之举,是在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中国民众,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天赋人权。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了解真相,明善恶,选生存的权力,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在中国现行的法律中也都是合法的,是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这也是法轮功学员要告诉中国人的真相。

(二十九)宋淑萍,女,五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邪恶打压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带到乡派出所,在那里,邪恶在肆无忌惮的对法轮大法造谣、诬陷、对李洪志师父大肆污蔑,一切都是邪恶的造谣谎言和攻击。一切都是中共惯用的、搞运动似的那一套,一切都是强制的灌输与洗脑。当时,不让回家,不给水,不给饭,不许讲真话,在下伍旗中学私设公堂,宋淑萍被关在那里几天不许回家,睡在水泥地上,强制逼迫修炼人写不炼功的保证,搞这一套。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宋淑萍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抓捕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二十五天。在那里,对修炼人的迫害比对待犯人还恶,不但要强制干很长时间的活,还非打即骂。不许说法轮大法好,不许炼功。回家后,乡里“六一零”、派出所二十四小时派人看着,有时半夜来骚扰,一直有几年的时间。

(三十)裴广清,男,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邪恶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是邪恶的、铺天盖地的、全面的打压和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个晚上,乡“六一零”的派两个人把裴广清从家中强行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恶警李宝合邪恶的问:“你知道叫你到这干什么来的吗?”裴广清答“不知道”。因为修炼人是在做好人,没做任何违法的事,被抓到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和拘禁,遭到不公正的对待,邪恶却振振有词的问修炼人:“知道到这干什么来的吗”?多邪恶呀!得不到答复邪恶急了,恶警李宝合拿起胶皮棍就向裴广清的身上一顿狠打,至少打了几十下。裴广清一直在不断的向他讲真相,讲自己因为有病修炼的法轮功,身体好了,没干坏事、没有破坏国家。并正告恶警李宝合:“把我打坏了你要负责!”邪恶才住手。过了一会,又把裴广清带到了乡政府院里,准备用电击,一个叫张树臣的乡长(武清区崔黄口人)要把强把衣服脱了动刑,裴广清继续讲真相说:“我因为有病炼的法轮功,做好人,没做任何坏事,打出问题来你负责”有两个明白人替说好话,才免去了酷刑的折磨。但邪恶仍不罢休,强制人在院里冻了一夜。第二天送到了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放回后,又被强迫每天到乡里报到持续迫害了一个月的时间。

(三十一)王奎芳,男,五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亢家庄法轮功学员。武清区河北屯镇中学优秀教师。邪恶全面迫害法轮功时,也就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的一段日子里,王奎芳就被全面的监视起来了,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家里,二十四小时有人蹲守。王奎芳的女儿腿受了伤,在天津天穆骨科医院住院医治,王奎芳去照顾女儿,负责监视跟踪的两个老师跟着就闯进了医院。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王奎芳送妻子回娘家,一路上跟踪的两个人就一直在追,刚到妻子的娘家——下伍旗镇中义村,就被河北屯乡当时镇压法轮功很卖力的乡长张树臣(武清区崔黄口镇人)带着一伙人,开车强行绑架了王奎芳老师和他的妻子。后来放了他的妻子,王奎芳被关在乡里不让回家,进行高压洗脑迫害,强制修炼人放弃信仰,在遭到修炼人的抵制后,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二日被送到了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一天,放回后,被停止了教师工作三个月,关在河北屯文教组继续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在向受蒙蔽的学生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构陷,因此被调离工作岗位。

当时参与迫害的有:

河北屯乡镇压法轮功的急先锋乡长:张树臣

当时不明真相参与迫害的有:河北屯文教组总校:石宝珠

长期跟踪监视的老师:张宝明

(三十二)王冬雨,男,三十五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亢家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镇压全面开始后,王冬雨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到了中共邪党惨无人道的对修炼人正信的迫害和肉体的摧残。七月二十日,王冬雨被带到了乡里,遭到了乡“六一零”和派出所恶警恶人的毒打和电击,更狠毒的是行凶者用皮鞋的后跟劈头盖脸的抽打,顿时头脸变形肿起多高。当时的毒打也好,高压洗脑也好,邪恶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打压修炼人的正信,强迫你放弃修炼。在阵阵的毒打声中,屋子里传出王冬雨和其他修炼人发自内心的大喊:“坚持修炼大法,跟李洪志师父回家!”修炼人的声声呐喊,冲破宇宙震撼天地,震撼了所有人的心。在隔壁屋子里被强行写什么的王冬雨的父亲王奎芳,听到了阵阵毒打声中传出儿子的喊声,毅然决然的在保证书中写下儿子喊出的这句修炼人的心声;“坚持修炼大法跟李洪志师父回家!”(邪恶一贯的阴损邪恶迫害手段,打你的亲人,让家人听着、看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七月二十三日王冬雨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十五天。

由于不放弃修炼,一九九九年的十月九日王冬雨再次被非法抓捕,并送到邪恶的青泊洼农场受迫害,后转到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的天津双口劳教所,受到的是更为惨烈的对修炼人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人被放回来时,双手的手指盖都发黑全部脱掉了。

(三十三)程真英 ,女,四十六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甄马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镇压铺天盖地而来。程真英被抓到了河北屯派出所,被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修炼人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强逼着人放弃信仰,只有中国邪党才干的出来。程真英坚持不写“保证”河北屯派出所让跪着,一个姓王的恶警大打出手。

程真英的丈夫干自家活,上房不小心摔断了肋骨,这事派出所知道后,姓王的恶警便企图栽赃陷害法轮功,搞所谓的假新闻用来欺骗善良的民众。他们叫程真英“哭”,说丈夫是因为炼法轮功炼成了这样(程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太邪恶了!程真英觉得天下太黑了,对法轮功的一切抹黑、诬陷、造谣、颠倒黑白,都是对中国民众的欺骗,中国民众受到邪党的造谣蛊惑,对法轮大法的无端仇恨是犯罪的!在二零零零年程真英为了讲明真相去了北京上访,哪知到那就被抓回直接送到了武清区看守所被关押了十五天。

(三十四)高孟怀,女,六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北口哨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法轮功后,在邪恶的“六一零”指使下,三次被强行关在乡政府班洗脑迫害。

第一次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强行关在乡政府七天不让回家,威逼写“不炼功”的保证。第二次在二零零零年邪恶追查“法轮大法好”的布标下落,被抓到乡政府关押了十五天不让回家,并勒索了两千元押金(后追回)。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年,因不放弃修炼,和几名同修在自己家里学法(学习法轮大法的著作),被再次关押在乡政府十五天洗脑不让回家。

洗脑班,是在“六一零”(一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非法组织)指使下,专门对修炼人进行强制洗脑,威逼、利诱、从精神上到肉体上折磨你,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关押在那不让回家。相对派出所而言,是又一种变换的邪恶嘴脸,地点也不公开比较隐晦。有时修炼人家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亲人被关在了那里,高孟怀的女婿就是找了多日才找到了岳母被关在乡政府的一间小屋子里,马上和他们急了,差点没干起来。

(三十五)王兆瑞,男,六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北口哨法轮功学员。实际上邪恶对法轮功的迫害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就开始了,只是在七月二十日那个邪恶的日子,恶党完全撕开了画皮与遮羞布,急不可待的赤膊上阵罢了。在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之前,强迫法轮功学员交出大法书籍就已经开始了,乡里、村里的邪党干部挨家挨户的走,强行收书,并告知,不交书的要集中到乡里“学习”。在九九年的八月份,河北屯乡政府(全国的政府机构和国家机器都不干正事了,并且狭裹了全体中国人全部参与了这场迫害)在计划生育院里(计划生育是中共邪党限制人生育的那么一个专门机构,超生了孩子要抄家,扒房,不给上户口,孩子便不能上学,中国人很多人深受其害)办了洗脑班。当时约有上百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强迫集中在此,每天灌输邪恶的、造谣的宣传与污蔑,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这次洗脑班约十天。后来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在乡政府的大会议室里,又一次大搞什么“揭批”的邪恶活动,法轮功学员全被集中在那里,强迫在一块邪党早就准备好了的“告别法轮功”的布标上签字,搞邪恶的人人过关,强制洗脑。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河北屯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来到王兆瑞家中,撕下了过年时家门口贴的对联和大福字,就因为大福字上写着“世界需要真、善、忍”。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的今天,中国警察还干这种事,还在迫害法轮功。更邪恶的是,在四天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约五、六个警察,两辆警车把正在村民家干活的王兆瑞绑架到河北屯派出所,并从家中抄走孩子的电脑、照相机、优盘等私人物品。王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后放回。后来虽然物品归还,但这种骚扰行为严重的干扰了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带来了严重的伤害。